“哈哈哈!”花芷郁放肆的大笑几声,闲散的看着我有些无聊而随意道:“公主若是愿意给,我们便也就不用抢了。”

    “给?”我用一副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般的表情嘲讽道:“郁五公主总是说些让本公主无言以对的话啊!给?”我敛了面上的笑冷冷道:“本公主怕郁五公主要不起。”

    “哈哈哈!”花芷郁愉悦的大笑起来,收了笑淡淡看着我:“闭月公主,本公主要不要得起,那是本公主的事,现在本公主只想问一下闭月公主,给是不给呢?”

    “你认为呢?”我笑得温和的反问,“本公主不给,我们确定要抢吗?”

    “看闭月公主这样,应该是不会愿意乖乖给的了。”花芷茗轻轻一笑:“既然这样我们便也不得不使用一些激烈的手段了。”

    “别怪本公主没提醒你们,五国曾经关于神器的公约里,其他四国不得打月国神器的主意,如若不然,不管是何人都可以直接杀无赦,而那人的死,所属之国不得追究,也无权追究。”

    <, br />

    “那多谢闭月公主的提醒了。”花芷郁轻轻一笑,“既然闭月公主如此好心的提醒我们,那本公主也不得不提醒一下闭月公主,还望闭月公主能主动交出神器,不然受苦的可是你们。”

    “呵!”我笑:“就凭你们也想从本公主手上夺走神器?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打赢我们?”

    “如何不能?”花芷郁高傲而自信的抬了抬下巴。

    “嘭!”

    就在花芷郁话落下后,我身后传来人体倒地的声音。我微微惊愕,花芷郁跟花芷茗一脸得意的看着我。

    我微微拧眉扭头看去,只见沉鱼无力的倒在地上,受不了的轻啧一声:“行了,别演了,起来吧!有什么意思?”

    沉鱼眨了眨眼,有些不太乐意的缓缓爬了起来:“公主真是,对方那么辛苦的往咱们食物里下毒,好歹也装一下让她们开心一下嘛。”

    “什么?”花芷郁跟花芷茗同时色变,惊愕的看着站起身拍身上尘土的沉鱼。再看看安然无事的其他人。显得很难以置信:“我们下的毒,根本称之不上是毒,无色无味,你们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们怎么知道。”沉鱼淡定开口:“我们是不会为你解答这一疑问的。”

    “行了。别废话了。”淳于寒烟不耐开口:“你们有什么疑惑。就把这问题带到地府里面去问阎王吧。”

    战斗毫无悬念。现在的我们跟那些打神器主意,一直跟着我们到岛上来的人们的战斗力根本不知高出多少个档次,无需我动手就淳于寒烟一下就悄无声息的结果了十几人的性命。

    仅仅只是出手一次。淳于寒烟站在原地连脚步都没挪动一下,这一手让得花芷茗等人震惊不已。

    花芷郁看了那些毙命的人一眼,眼神阴郁的看向淳于寒烟:“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这世上恐怕没几人能做到。没想到雾宫宫主竟然有这等身手。”

    “小意思。”淳于寒烟冷傲、轻蔑而不屑道。

    花芷郁微微眯了眯眼跟花芷茗对望一眼。

    淳于寒烟邪魅的眼眸缓缓扫视拦路的人一圈,慵懒道:“本公子今日开心,决定做一场亏本的买卖,免费送人上西天,还有谁想去的?”

    “狂妄。”

    大概是看到这边的动静,几伙人从不同的方向往这边来,从其中一伙人里一名男子大喝一声,举剑向淳于寒烟刺来,只是他还未靠近便不甘的倒了下去。

    淳于寒烟看着自己手上沾血的刀刃,那是一种两片柳叶弯刀铸合的双头刃,薄而锋利,闪着嗜血的冷芒,淳于寒烟舔了舔鲜红的薄唇,高傲而恩赐般的道:“还有谁活腻味了想跟这个世界说再见的尽管来。”

    所有企图靠近的人都惊恐的站在原地,仿佛见鬼一般看着淳于寒烟,只听有人不敢置信的呢喃:“一招,竟然就那么随意的一招就把任庄主杀了。”

    看他们这反应这被寒烟一招秒的任庄主武功应该很厉害了!我挑了挑眉,看向有些打退堂鼓的花芷茗与其他所有人,轻轻一笑:“你们跟着本公主到了这里,打着什么主意,本公主心里清楚,若你们现在放弃,本公主保证留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就留下当我们月国神器的祭品吧!”

    我顿了顿,悠悠叹息一声,缓缓地像个神婆一样幽幽道:“话说,神器不喜被打扰,已经有些发怒了。”

    “轰!”

    我话音落下后,一声冲天巨响,从远处平静的海中传来,让我们所站的岛屿剧烈晃动起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惊愕的看向那巨响传来的地方,只见海面猛烈的爆裂开来,海水带着巨大的冲力击向旁边两座略小的海岛,将海岛冲得瞬间粉碎。

    爆炸中心耀眼的亮光,带着海水冲天而起,将这方天空照亮如白昼,冲起的气海在半空中形成一朵无比巨大的蘑菇云,久久不散。

    大概一刻钟之后,我们脚下的海岛才缓缓停止了晃动,只见周围许多人都吓得脸色煞白,久久无法回神。

    我轻咳一声,周围的人这才缓缓回过神来,愣愣看我,我轻轻一笑云淡风轻道:“刚刚大家也看到了,那只是本公主与神器一起给出的一点点警告,这一点威力炸到海里是这样,那你们知道若是炸到陆地是什么样吗?”

    许多打神器主意的人面露惧色,花芷茗跟花芷郁从刚刚震撼人心的画面中回过神来,神色晦暗难明,我轻哼一声傲然道:“不妨再告诉你们,本公主来到岛上是为了最后与神器签订契约,契约已完成,本公主便真正的能随心所欲的使用神器。

    就刚刚那样,若炸在陆地上绝对能轻易的炸掉一座城池,所以,奉劝各位,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不要再打月国与本公主的主意,记住祖上定下的五国公约,不然,下一次神器击中的地方是哪,本公主就不敢保证了。”

    目的达成,翌日清晨我们返航,返回的航行一切顺利,十天之后回到曾城,而这时已是十二月初二,很多消息都已在五国传开,满世界都在议论我月国神器如何厉害的话题。

    琼耀、花音、梵影三国陷入激烈的内斗,三国的合神作书吧也出现了嫌隙,再无心打他国的主意。一场多方预谋的大战就这样偃旗息鼓。

    月国女皇传来信诏,言八府巡按使任务结束,召我回京复命。

    在曾城休息了三天,我们踏上回京之路,淳于寒烟走了与我们相反的方向回五不管地带,不管是“雾宫”还是“须弥云境”都有许多事务等着他去处理,他表示等过年了再去京都与我们一起过年。

    看着淳于寒烟打马离开,我心里免不了生出不舍。而幻跟蓝烨也在跟我们一起走了两日后一起离开,年关将至,再加上出海二十多天他们也有很多事务需要去处理。再之后,左枫也与我们分开回洛城。

    一大行人只剩下我、左宣、迟暮、炎渝、沉鱼、孙思行,这让我有些不习惯,有一种热闹过后清冷的孤寂感,心里充满不舍与思念。

    十二月十九,晌午,天气晴朗,我们回到银装素裹的京都,下雪之后的阳光总让人感觉特别明亮而温暖。

    入城之后,孙思凡跟我们告别回孙府,马车缓缓行走在京都大街上,我心里多少有些激荡,有些感慨,阔别半年多又回到这个地方,时间算起来不长,却让我感觉仿佛离开了很久很久。

    久到感觉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其实京都并没有多少变化,依旧那么热闹那么奢华,变的只是我的心。

    马车在六公主府大门外停下,我们一一下了马车,看着熟悉的六公主府,让我有归属感的地方,我感叹一声:“我们终于回家了。”

    其他人也挺开心,面带感叹。

    早接到我们回来的消息,花瑾带着府上所有人到门口迎接,他与文睿早已在府上等候,这些日子我们都有书信往来,文睿一直住在“朝秦暮楚”不远处那个无名小院,花瑾派可靠的人照顾着他,俩人皆安好。

    “父亲,我回来了。”看着站在大门内的花瑾我激动的迎了上去,其他人跟在我身后也跟花瑾打过招呼。

    “月儿,来让为父看看。”花瑾抓住我的手,再握住我的手臂左右看了看激动道:“回来了就好啊!这些日子辛苦了!走,咱们屋里说话。”

    “嗯。”我笑着点头跟花瑾边走边说的往大厅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文睿在大厅里来回踱步,显得忐忑激动而殷切,不时往外看一看,在终于看到我们时脚步顿住,一脸的欣喜,走到门边带着安心的笑,带着丝紧张静静看着我们走近。

    文睿的身份曾是女皇的贵君,离宫的方式不太光明,不方便到大门,若是不小心暴露,再有人从中神作书吧梗,女皇追究起来那可绝对是个大麻烦。

    当我们走到院外时,文睿再也忍不住从大厅快步走了出来。(未完待续……)

    ps:非常感谢亲耐的热恋投的五分评价~~么么么~~~爱乃~~~一会儿还有一更~~~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