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最失落的莫过于五重大罗之境的鸿剑,本来他口出狂言想在十招之内打败陆鸿的,却不料陆鸿一剑就将自己解决了,若不是他手下留情的,恐怕自己早就挂了。

    纵然到了眼下这个时刻,鸿剑仍是唏嘘不已,陆鸿如此年轻剑法就这般了得,他真的想不通陆鸿究竟是哪一方的高手,不过能横闯骷髅谷,并且能从天罡北斗七星阵中出来,这足以说明他的不凡。

    山庄内,鸿剑径直朝最深处一间看起来相对宽广的独立庭院走了进去,一个镂空的石桌摆在庭院的正中央,四周有四个石凳,此时一个白发老者正坐在石凳上品着香茗。

    在看到鸿剑走了过来时,白发老者波澜不惊,脸色很沉稳说:“我已经知道一切了,让他进来吧。”

    眼下这白发苍苍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神剑山庄的庄主,人称剑神的尘风。

    “庄主,难道你认识陆鸿?他的剑法实在是太诡异了,没想到我在他的手里竟然连一剑都接挡不下来!”

    自己还没说尘风就了然一切,不过在想到他的实力后鸿剑立刻释然了,同时他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对于横空出世的陆鸿,他真的很好奇。

    “你刚才说的一句话很不错,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神剑山庄之外,还有很多剑法强悍的高手,好了,不要让他久等,快去让他过来吧!”镇定自若,从始至终剑神尘风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古井无波。

    “是。”得到了剑神尘风的命令,鸿剑不敢再犹豫,立刻走了出去。

    神剑山庄外,陆鸿在好奇的打量整个山庄后,眼见着鸿剑走了出来时,他一脸笑意,从容不迫。

    “陆鸿少侠,庄主有情!”一脸恭敬,鸿剑不敢再有任何不敬。

    微微点了点头,陆鸿并没有说话,只是跟随在鸿剑的身后朝山庄里面走进去。

    整个山庄的布局显得很淡雅,一看就是那种世外高人所呆的地方,虽然没有看到剑神尘风,不过陆鸿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一个出尘脱俗的绝世高手。

    几经转折,来到剑神尘风所在的独立庭院内时,鸿剑立刻介绍道:“陆鸿少侠,这便是我们的庄主!”

    “晚辈陆鸿见过前辈,此次在九幽森林里修炼,无意中闯入竹海并且进入到了神剑山庄,对前辈的大名如雷贯耳,所以就想来拜访一下,希望没给前辈带来什么麻烦!”在剑神的面前陆鸿可不敢摆谱,一副极其认真的样子看着他,颇为恭敬。

    “嗯,不错,年纪轻轻,没想到你的剑法就达到如此登峰造极的地步,看来我有必要见识一番。”开门见山,剑神尘风极为干脆道,老实说,他也是被陆鸿的强大剑法给震慑住了。

    “前辈过奖了,我那三脚猫的功夫恐怕入不了前辈的法眼!”

    “哈哈,你能从骷髅谷中横闯出来,并且还能不动神色的从天罡北斗七星阵中走出,这足以说明你的实力!”爽朗大笑,说话间,剑神尘风已经站立起来,负手而立,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陆鸿,小心了,这老头竟然达到了洞虚之境,这绝对是你见过实力最强悍的高手,千万不要跟他比拼实力,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你只能跟他比剑法!”蓦地,陆鸿的大脑中响起了如玉震惊的声音,显然,对于剑神尘风达到洞虚之境她有些惊讶。

    “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我只跟前辈比拼剑法!”横起手中的长剑,陆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内心来讲,他也是想见识下这剑神尘风的实力达到什么地步。

    “好,动手吧!”气定神闲,说话间,剑神尘风的手中出现了一柄淡金色长剑,散发出无尽强大的剑势,人未动手剑气已经逼近了陆鸿的身子,让他脸色微变,一副心惊胆颤的模样。

    “他手里那柄长剑是神器,你小心了!”在感受到剑神尘风手中那柄金色长剑的气势时,如玉再次警觉的提醒道。

    天元大陆的兵器一共划分为法器、灵器、次神器和神器四个等级,每个等级有上中下之分,不过次神器十个例外,没有上中下之分。

    眼下剑神尘风手中所握着的是神器,可想而知,这柄长剑有多么厉害,在陆鸿的了解里,就连天龙宗宗主聂傲天手中也仅仅只有一柄次神器而已。

    在注意到陆鸿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准备好了的时候,剑神尘风手中的长剑剑锋陡然一转,下一刻,数之不尽的剑气疯狂朝陆鸿的身子攻击了过去,犹若一张弥天大网一般,彻底封锁住了他的身子,让他根本就没有闪避的地方。

    “呼呼,果然不愧为剑神,没想到这一出手的剑势就让人无路可逃!”感受到剑神尘风剑气的强大之际,陆鸿倒吸一口凉气,随后振臂一挥,直接施展出混沌镜的强大防御,使得自己的身体处于天衣无缝的保护当中。

    “破剑式!”做好了自身的防御之后,陆鸿也是扬起手中的长剑,犹若破天而来一般,极其精妙的划过剑神尘风那无尽剑气所织成的剑网,轻易将其破开。

    同一时间,陆鸿施展出《乾坤逆天诀》第一式身形如电,神出鬼没的来到剑神尘风的身后,厉天一剑,直接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来到他的身前,让剑神尘风猝不及防。

    “嗯?好快的速度!有意思!”陆鸿完全不按章法的攻击让剑神尘风满是错愕,不过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纵然面对陆鸿那破空而来的一剑他仍是从容不迫的接挡了下来。

    不远处,在看到陆鸿竟然凭借自己那精妙绝伦的剑法跟剑神尘风游斗了这么久而不落下风时,鸿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道:“呼呼,没想到他的剑法这般了得,竟然能在庄主的手里游斗这么久,真的不敢想象!”

    剑神尘风和陆鸿两人就这么游斗了下去,转眼间,一炷香的时间便过去了,他们竟然还没分出胜负。

    不过尘风的双眼中流露出极其震惊的神色,陆鸿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扪心自问,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剑法已经达到了极致,根本就没有再提升的可能,可是在见识了陆鸿的剑法后,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剑法之道不过刚刚才起步而已,自己的剑法还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惊讶的不止剑神尘风一人,陆鸿的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本来他以为自己的《乾坤逆天诀》第二式能破解天下间一切剑法的,但是在跟剑神尘交手了这么久他才发现,尘风的剑法是如此缜密,根本就没有漏洞,让自己无机可乘。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当陆鸿和剑神尘风两人手中的长剑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尘风手中的那柄神剑削铁如泥,竟然很是干脆的砍断了陆鸿的长剑,紧接着,尘风的神剑逼近陆鸿的胸口,直接横亘在他的颈脖前一米开外。

    剑神尘风是有意识的没有再继续刺下去,他的心里很清楚,此时自己之所以能占据上风是因为自己手中神剑的原因,真正比拼剑法自己跟眼前这年轻人竟然没有分出胜负。

    不过剑神尘风所不知道的是,纵然他想痛下杀手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一米之内是混沌镜的防御圈,在这个房内想尘风想去陆鸿的性命,太难太难,尤其是在不施展境界实力的前提下。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剑神,我陆鸿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手持断剑,陆鸿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双手抱拳看着尘风,言语间显得很恭敬,一副心服口服的样子。

    “好了小子,你就别折煞老夫了,你不是败在我的手里,而是败在你手中的那柄剑上,我手中的这柄剑名为破天,是神器。”见此,剑神尘风有些不好意思,立刻朗声道。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败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没有原因,今天我算是见识了前辈的剑法,果然是名不虚传!”气宇轩昂,陆鸿很干脆的望着剑神尘风,一副英姿勃发的样子。

    “陆鸿,你师傅是何方高人?为什么你的剑法如此了得?令人防不胜防,而且你的速度也是达到了捕风捉影的地步,据我所知,天元大陆还没有这等厉害的人物出现!”直言不讳,尘风好奇的询问起来。

    “我师傅是天龙宗的长老唐风,不过早就死了,我的这剑法是从另外一位前辈的手中习得,但是那位前辈不让我说出他的名字,所以希望剑神前辈见谅!”脸色沉静,陆鸿自然不会说出《乾坤逆天诀》的存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哪怕剑神尘风并没什么歹意。

    “哦,这我知道,看来天元大陆还隐藏有很多不世高手,陆鸿,你的剑法让我大开眼界了,不过你手中的剑就太差了,怎么样,想不要一柄厉害的神剑?”神采奕奕的望着陆鸿,剑神尘风直言道。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