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女’人是很想他,只是他的所神作书吧所为,让‘女’人们都有怒气,如果现在都妥协了下来,那不是助涨了人家的那点气焰么?

    于是他们很聪明的没有在说什么,免得这家伙做了好事情,还不知道自己做错到了那里了。,: 。

    “啧啧,我说你还真是能哄啊。”不知道何时,那该死的杀手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带着无限的崇拜,道:”要不给我教两手,让我去哪个啥一下。”

    李文才有些无言,眼前这家伙可真够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有那么一个‘女’人为他做一切,还不知足,难懂你不知道,桃‘花’运到了人家李文才的这个地步,就变成了桃‘花’劫了?

    直接给无视了,然后转身进了房‘门’。

    “喂,我说李文才,你稍微差不多点,我都不辞下教的,问你了,你还给我摆着这么一张臭脸?”这家伙对李文才的表现很不满,在后面追着李文才骂着。

    “我说,你向李文才讨教什么呢?”

    两个男人之间,能说出来的会是什么好话?这一点不用猜,人家就能猜得出来,现在人家还大言不惭的在哪里说的理直气壮,自然有人不满。

    “啊。”被自己的老婆抓个现成,这家伙就算在无耻,还的稍微的注意着,转身就跑。

    李文才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个,自己现在做了这么多的好事情,必须的将一干‘女’人给哄高兴了,不然今晚连地板都没的睡。

    “娟姐啊,这些日子我没在,你想我了没?”

    “韩英乖老婆,咱们孩子呢?跑爷爷那里去了?”

    “咳咳,心仪,工神作书吧顺利么?”

    “小云啊,你还是这个样子,现在的学校……”

    李文才跑去给自己的‘女’人大献殷勤,但是他们很干脆,直接将他的话给无视掉,要么扭头不理,就连吴娟这温柔的‘女’人都是白了他一眼,现在可以说,李文才在自己的家里,可是连一点的人权都没有啊。

    “这是你要的资料,要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情了。”

    韩英很不想理会这个无耻的男人的,但是有些事情耽搁不得,从房间内拿出了一袋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直接无视了。

    所有的人都走了光,这让李文才苦笑不已,看来自己的所神作书吧所为真的是将这些‘女’人给彻底的惹火了,现在想要把关系往好的修补一下,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当下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东西上。

    韩英给他的是,这些日子情报人员对赵飞扬调查的结果,可以说很详细。

    随着上一次的事情,赵飞扬稍微的老实了些,人也蜗居了起来,整天除了上班和下班,没有别的事情。

    同时,他的婚姻算是走到了尽头,他的‘女’人终于和他离婚了。当然,这事情还在李文才的预料之内,毕竟他的所神作书吧所为,以及将自己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是个‘女’人就不能接受的。

    虽然赵飞扬没有任何的动神作书吧,但是他的那些手下们并没有闲着,而是四下里活动,搞出了几个很大的动静。

    军部的人对此很不满,出动了几次,但是治标不治本,干掉了一些改造人,但并没有将他们的势力连根拔起。

    到这个时候,赵飞扬还能坐得住,不得不承认,他还算是个人物,离他们的行动还有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准备不充分,他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目标是亚运会,那么他们的目标自然是那些国家的高级领导,他们的亩地一也很明确,就是搞出点国际纠纷来,让他们的势力保持着发展。

    三方的势力宠宠‘欲’动,李文才不认为黑月和岛国的忍者们能坐着不管的。他们虽然关系有些不怎么融洽,但是还是保持着一种很特别的合神作书吧关系。

    只要双方,三方的利益相近,那么他们必然会出手。

    李文才不得不多一个心眼,要么将这些人在这一次的事情中,一网打尽,要么让他们的‘阴’谋一直没完没了的进行到底。

    “那东西怎么没有任何的消息?”

    韩英给他的消息的确很详细,但是少了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关于那个炸弹,如果那个东西在城市中爆炸。

    那威力绝对不亚于核武器,到时候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到时候受苦的还是普通人。

    “该从那个方面下手呢?”李万能充看着眼前的资料,自己也理不出个头绪来,虽然感觉可以从任何的角度上去打击人家赵飞扬,但是这些都是给人家挠痒痒呢。

    想来想去,李文才还是决定从没有反应出来的额东西下手。

    那个东西是他们行动的重中之重,韩英没有调查出来,也不足为奇,可是李文才就不能放人不理,到时候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韩英,联系一下爷爷,我要和他见面。”李文才在房间内喊了一声。

    韩英已经换上了睡意,但是听闻他的话,还是走了出来,点了点头,道:”爷爷让你回来就去见他,现在也好。”

    虽然对李文才的‘私’生活上,‘女’人们是很不满的,但是在大的事情上,她还是妥协的,毕竟李文才现在做的事情,太过于重大,如果一个不好,肯定会让国家陷入危机之中。

    韩老爷子这些日子苍老了不少,可能是赵飞扬的事情让他劳心劳肺。

    “老爷子,注意休息啊。”李文才认真的说道。

    “哦,你来了,过来坐吧。”

    房间里出了台灯,显得比较昏暗,李文才进来,韩家老爷子还是没注意到,但声音出来,他还是很欣慰的点了点头,收起了手里忙的工神作书吧,示意李文才坐下。

    “这些日子可真辛苦你了。”

    有些事情韩老爷子并不清楚,可是说了出来,听的李文才感觉就是变了味道,尤其这些日子,自己堂堂的一个特工,现在变成了一个超市的小经理,这说出去,谁信啊?当然,李文才不可能给人家解释什么的。

    “哪里的话,我是不能闲着,毕竟这事情我是一直从头到尾的跟着,既然如此,我会跟到底的。”

    理直气壮的事情,不用多言,李文才也认为和赵飞扬的死人恩怨现在上升为国家存亡的关系,看着韩老头,李文才的内心也是微微的叹息。

    虽然当初和自己的关系不怎么样,甚至在和韩英的事情上,人家也是持有反对意见。

    毕竟死人恩怨不能放在公事上,但这些日子看的出来,那是熬心熬力,可以说,这些日子不见,他的苍老已经不是三言两语不能说的。

    “我找你来,是关于赵飞扬的,那些改造人越来越猖狂,做出的事情人神共愤,其中我们的军人,也是有好多失踪了,想必你还是清楚吧?”

    虽然那个博士已经不再为赵飞扬卖命了,但是无论怎么说,赵飞扬本身就是一个改造人,而且随着能力的‘精’华,现在的他,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感觉恐怖的层次,如今军人的失踪,和赵飞扬是脱不开关系的。

    李文才不难才出来,赵飞扬无非是想壮大自己的军队,这样他才有本钱来为自己做事情。

    “老头,无论军队怎么样,这事情还的放一放,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李文才的话让韩老爷子微微的一愣,他是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军队中的人失踪还要重要?

    他没有说话,等李文才给他答案。

    “据我所知,赵飞扬想要乘着亚运会的事情上,搞点‘乱’子出来,我想你不难猜测出他想要干什么吧?”

    在赵飞扬的事情上,政fu部‘门’是一直保持着怀柔的政策,这不仅仅没有在本质上根除问题,反而在助涨赵飞扬的气焰,现如今,双方的势力已经发展到了一种让人侧目的情况。

    李文才不得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了。

    尤其是他带来的消息,足够让韩老重视起来,是万万没有想到,赵飞扬越闹越没个样子,现如今竟然搞起了恐怖主义,这还了得。

    “看来,我们的拿个最终的目的了。”

    韩老微微的叹息,他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既然赵飞扬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对于赵家,那是功臣之后,可谓是要将其灭掉,对于他们而言,有点‘唇’亡齿寒的感觉。

    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韩老可以说是马不停蹄,以自己军部老大的身份开始发布了紧急会议,可以说,很多大佬们都来了。

    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讨论的,这个消息出来,所有的人都带着怒气,一致认为,对赵飞扬的事情绝对不能手软,尤其到了现在,根本不能再顾忌别的时候了。

    这事情牵扯的太过于广,甚至将其报给了总理,总理指示,无论‘花’什么样的代价,都要将赵飞扬给断掉,保证亚运会的顺利举行。

    推荐了人,有了韩老的力‘挺’,李文才获得了一个总指挥的名义,这对于他而言,是好,也是坏。

    “叮铃铃。”就在他准备动身出发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当下眉头微微的一皱,还是接了起来。

    “李兄弟,我是来给你助阵的。”

    竟然是天狼?这让李文才多少有些想不到,虽然在蒋小红的事情上,双方有过‘交’集,但并不代表这个‘交’集就可以让天狼为他做什么事情。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让李文才的内心安定了下来,天狼的人表示,他们只是想和华夏修好关系,尤其他们现在沾了蒋小红的光,从见不得光的佣兵身份变成了有事业的人,多少有点感恩戴德的意思。

    有了这个助力,李文才的内心更是一喜,现在万事俱备,只差东风,他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本来有柳成荫来负责的,但是改造人之父依旧不见踪影,如果没有他的帮助,那么对于李文才而言,还是没有办法找到他正确的地方。

    和赵飞扬打了好些年的杖,可以说双方都成了知己知彼,对于李文才而言,赵飞扬是不可撼动的存在,他的手中存在的权利,以及无力,是他根本没有办法去逾越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也可以说是造化‘弄’人。

    柳成荫还是传回了消息,他成功的跟踪到了改造人之父,并且说服了人家帮助自己的人。

    李文才知道,时机成熟了。

    一声令下,陈彪率先出发,他带上了机动‘性’的部队,在目的地埋伏了起来。

    既然要干,那么就没有想过将对方全部给放过去。

    没有想到,赵飞扬竟然将自己的老窝藏在了这里?

    的确很让人意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选择了一处荒山,从外表看,这里寸草不生,千里无人烟的,而且远离了人群,这为他们的隐秘‘性’增加了无上限。

    当然,这个地方是改造人之父提供的,无论怎么说,对于改造人而言,他们是见不得人的,如果出现在公众面前,不挨打那才是假的。

    而现在,当李文才面对着这一切的时候,心情特别的复杂。

    终于到了大决战的时候了,这是他等待了若干年的事情,的确,在自己的兄弟死亡的那一刻,他就一定树立了那个目标,不死不休。

    飘零,潜伏,直到换了一个身份出现随即开始了自己的战斗。

    “哄!”的一声,地动山摇。

    陈彪率先发动了攻击,第一时间用上了大炮,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将这山头给轰平。

    “他们要跑了。”

    陈彪的副官监视着场中的局势,看到有人从后山出来,当场将这些事情报告给了陈彪。

    李文才冷哼一声,当下冲了出去。

    “你要去干嘛?”陈彪有些疑‘惑’问道。

    “赵飞扬肯定在这里。”李文才有种感觉,今晚的战斗将会是所有事情的终点,包括赵飞扬在内。

    “可你是这一次事情的主管。”陈彪反对道。

    “有你在,一样。”李文才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李文才猜测的不错,赵飞扬果然在内,当他的人影被看见,李文才怒吼一声:”赵飞扬。”

    赵飞扬的身影一顿,有些疑‘惑’的看了过来。

    “不认识了么?”李文才冷笑了一声,道:”要你命的人。”

    在说话的时候,李文才整个人已经冲了过去。

    战斗基本上没有悬念可言,李文才对他的研究已经够深了,加上数次的‘交’手,可以说到了安全掌握的地步,这一次他是压着对方打,一上手就是各种的实力。

    “原来是你!”这个时候,他认识了李文才,当下也是牙齿咬的咯咯神作书吧响。

    “就是我。”

    李文才大声回答着,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力气大的一下子将对方全部打的塌陷下去。

    纵然改造人有着无与伦比的防御,但是现在就是如同虚设,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恢复可言,但李文才没有杀他。

    “我说过,我会找回场子的。”

    一次的战斗,卷入了很多的势力,让所有的人有些不安,但是这已经成了定局,就算还有改造人没有被消灭掉,可是都已经成了乌合之众,自然有人来修理他们。

    大战过后的李文才像是从这个消失了一般,没有人在见过他,当然,消失的还有他的‘女’人们。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