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灯亮了起来,江景枫在外边等着,他和病人家属一起坐在外边等着,他还准备了一束玫瑰‘花’,这就是他说的惊喜奖励,送‘花’最实际嘛。

    手术进行的不是很流畅,毕竟她是第一次做这类型细微的手术,动神作书吧有些慢,但是慢工出细活,非常仔细,非常严谨;苗‘露’眼睛里有些赞赏,神作书吧为一个‘女’医生,这技术已经达到一流水平,以后肯定能青出于蓝呀。

    这是一个非常细致的手术,需要强大的心理承受力,长时间的注意力超集中,还有一流的技术,非常好的耐心。

    要不然,分神了或紧张了,那么下手就不稳了,多下刀一毫米都有可能照成手术的失败,但钱爱乐都一口气手术开始到现在五个小时了,她的动神作书吧还是有条不紊。虽然出汗了,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和刚开始一样,稳扎稳打。

    这个手术也许有些棘手,研究了手术方案之后,开‘胸’了之后,才发现病人的脂肪层有些厚,心脏都快被包养了,糖‘尿’病患者,血管很脆,稍微不注意就会引起大出血,她全神贯注,高度集中了五个多小时。

    不让帮手帮,所有流程钱爱乐全都一个人来。

    苗‘露’也就只是说了几句,注意附近的血管,肾线‘激’素打多少毫克,打入肌送剂,注意血压。

    宋笛神作书吧为他们朋友圈的医院,从头到尾时刻注意,钱爱乐缝好伤口,拿出剪刀剪掉线,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苗‘露’,发现罗伯特教授也在,略微有些吃惊,不过苗‘露’和教授都很满意的微笑,点点头。

    一边的宋笛对她也竖起大拇指,钱爱乐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她出国进修这几个月回来,技术更是突飞猛进,本来苗‘露’是打算她回来一个月后,再安排一个难度较高的心脏手术给她,但和罗伯特教授聊了钱爱乐做的功课后,苗‘露’决定提前这个手术,看看钱爱乐到底进步有多大。

    现在苗‘露’很开心很满意,果然是可造之材,虽然动神作书吧慢了一些,可是基本功扎实,就这份冷静和认真,就是一个最好的医生才能具备的;动神作书吧慢,这也好办,多加练习,日后多上几台手术,心理压力没那么大了,她的速度也就上去了。

    大家都用一年时间去进修,但钱爱乐以这样学习的速度,**个月,就能毕业,成为更加出‘色’的心‘胸’科主刀医生。

    “差不多就很完美了,日后多加练习,准备工神作书吧做得充分一些,别紧张,才是最重要的。心理压力别太大,我相信我‘女’儿的医术;再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应该就不用我再旁边指导你了。你就可以自己上了。”

    苗‘露’让人把病人推出去,身为老师,指出它的不足之处,下次改正,慢慢地就成为好医生了,成为权威。

    罗伯特教授也说道,“真的非常不错,我教过很多学生,想你进步这么快的也不是没见过,但大多他们心里太急躁,所以在实践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小纰漏出现,但是你就不会,你很有耐心,这是非常难得的!我很看好你!”

    被这么夸,钱爱乐有些不好意思,脱了手套,去洗手,这时候宋笛过来了,“下刀的速度真快,切口很漂亮。”

    “我用的是你送我的那套手术刀,真的很好用。所以,也要多谢谢你。”

    “我比较喜欢收集手术刀,家里还有很多套,因为我觉得一个成功优秀的医生,也是不能少一套完美的手术刀,是吧?”

    钱爱乐点了一下头之后愣了,“这么说,你家到处都放着手术刀?”这么想想,宋笛家里不就成了手术刀之家?有些可怕变态的样子...

    钱爱乐和宋笛往外走,可她刚挪动脚步,才觉得‘腿’麻了,其实‘腿’早就麻了,站了太长时间,一直在全神贯注的做手术,‘腿’麻了,但这才反应过来。

    苗‘露’婆婆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和护士长谈话,护士长也是四十几岁的大姐了,无非就是说,院长的儿媳‘妇’儿很不错,后继有人之类的。

    苗‘露’婆婆淡淡的笑着,夸奖了自己的‘女’儿,做母亲的都会非常开心的,不管是谁,是国家总统还是普普通通一名护士长,对母亲来说就是最高兴的事情。

    大家都往外走,没注意到身后的钱爱乐,就她慢悠悠的扶着墙往外走,每动一下,‘腿’都又麻又疼的,感觉一个放松就会直接躺地上去。

    江景枫在外边等了五个多小时,刚才看到病人被推出来了,就开始着急他宝宝怎么还没出来呢?

    期间在走廊上都转了百八十圈了,比那些家属还要紧张,站起来转一圈,看看手术室的‘门’,再坐下,再站起来道楼梯口去‘抽’烟再回来,看了看手里的捧‘花’,再不出来‘花’儿都谢了。

    心里念叨着,这时间也太长了吧,没问题吧?她不会紧张到手抖吧?心理承受能行吗?体力跟不跟的上?毕竟是五个多小时待在那小房间里。

    反复的看看时间,坐立难安。幸亏这里的护士都知道,这是苗‘露’院长的帅儿子,不知道的以为他才是患者家属呢。

    等啊等啊,终于等到手术灯灭了,不过他这手里的‘花’真谢了。

    扔了‘花’也不管了,江景枫蹭的一下,大长‘腿’一跨就站到‘门’口,希望下一个出来的就是他的宝贝老婆。可是呢,左等右等,病人出来了,一两个观摩的医生出来了,教授出来了,护士出来了,老妈出来了,宋笛哼着小曲也出来了,可他老婆呢?

    一把揪住了宋笛,一脸的担心,“我老婆呢?”

    宋笛咳嗽了一下,指指里边。

    “后边后边,枫枫啊,我提钱爱乐说句话啊,你自己体力好,但你别一整晚折腾她了行不?几小时的手术做下来,脸‘色’都不对劲了,都是你把她的身体掏空了吧。其实老祖宗可说了,‘女’生生了孩子呢,几年内都是需要好好保养的,你还整天啃呀吃呀,她就是一个‘女’金刚,也被你折腾成病西施。”

    江景枫真想把他给撕成两半,他是哪种自顾自己快活,不顾老婆死活的人么!?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