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仙族天‘女’横空出世,将为魔尊之妻,这一消息不胫而走,一石惊起千重‘浪’,不只是魔域甚至连修真界震惊之余便是狂喜,连连道贺。仙族与魔尊结亲,意味着两域终将言归于好了,浩劫不会降临么?

    仙族身份尊贵,仙道气韵十足极易让人心生好感,再加上圣姚极会收买人心,很快在内殿站稳了脚。渊落无论去哪,都能看到仙族仙子的身影,甚至无需尊上刻意引荐,她自个就能在内殿如鱼得水。

    齐木身在内殿,却像是脱离了大局。他怎么反对都没有用,尊上还是会一意孤行,正如圣姚所说,哪怕尊上知晓她的目的也不可能伤她分毫,她是这世上是仙尊唯一的族人,二人在一起仙族才能延续。

    无可反驳。齐木嫉妒得发狂。

    或许是因为他的魔族血脉神作书吧怪,或许只是潜意识对仙尊太过依赖,如果他从没有刨根问底,从不知道渊落是仙尊,或许也不会沦陷得如此彻底。当年心灰意冷后还有破釜沉舟、毅然决然离开魔域的勇气,而现在这点任‘性’也被磨得无影无踪。

    何等悲怆而又可笑,齐木会对那仙族‘女’子恨之入骨,憎恶任何亲密的动神作书吧,甚至有时连太上长老觐见时寻常的对话,都无法忍受。可明知道纵容那‘女’人的是尊上,哪怕再痛苦,齐木却偏偏能够理解他。

    仙尊是大陆最崇高的信仰,他所做一切均是为了守护大陆,世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为其定罪。

    仙尊至高无上,属于仙元,属于万灵,为什么不能只属于他一个!

    九天之上洪荒古殿,无数人俯首而拜,滔天威压下,人人惊若寒蝉。魔尊一身黑袍,黑发如瀑,立在古殿边沿。神识透过云层,正下方,绿树摇曳,有一人静静地倚靠着树干。

    一开始那青年百般阻扰不准他成亲,而今只有沉默,他偶尔出内殿一趟,到傍晚就会回来,总是一个人呆着,形单影只。

    齐木立在树下,许久一动不动。

    他想起很多年前,渊落路过地府正巧他一人坐在湖边草地,说的是路过,至于是不是特地过来,齐木也没拆穿他。只是搂着他的脖子倒下,压在他身上,肆无忌惮地胡闹。

    尊上不屑地笑笑:“想上本尊?就算再过八百万年,你也还是在下面。”

    “你等着,等我修为高过你,一定把你上了。上完就扔!”

    当时一时气话,从没想过会成现实,至高无上如仙尊竟会放□段委身于人,能做到这种地步,若说渊落不在乎他,齐木打死也不信。

    那时候齐木失去理智下手不知轻重,也不知干了多非人的事,第二天醒来却直接让人滚,渊落本就受了重伤,早上起来的时候甚至站都站不稳,却百般顺着他,后来想想心都碎了。后来,齐木就下定决心,这辈子就要这个人了,无论多坎坷多求不得,也只要他了。

    这时,有人走过来,挡住了日光。

    “尊上,我有个问题想问你。”齐木侧过身,也没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

    渊落:“说吧。”

    齐木转向他,微微眯了下眼睛。

    树影斑驳,黑袍摆动,他的尊上哪怕没了双眼,依旧高贵不可一世。

    “你和圣姚成亲,并不是因为喜欢她对吧。”

    渊落默了下,道:“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齐木心头一紧,声音抬高一截:“你答应和圣姚成亲是不是因为喜欢她?回答我啊!”

    “不是。”

    齐木一怔,嗓音发颤:“你再说一遍。”

    渊落皱眉:“不是。”

    “好,这就够了,我不阻止你了,反正也没用。”齐木裂开嘴,笑得很难看。

    他上前两步停在渊落面前,额头磕在渊落肩头,面朝下,“如果没有所谓的浩劫,不必担心大陆安危,魔域和以前一样安定太平,修真界没有变故,如果是这样,你是不是就会和我在一起了。”

    渊落正要回答,齐木抢先道:“没有如果,我知道。”

    “圣姚也好,其他也罢,会有今日也只因为是仙族而已。”齐木顿了下:“倘若她别有居心……”

    “那又如何。”渊落冷冷道,“本尊自上古独尊天下之际,她还没出生。”

    这是第一次听到渊落说这种话,齐木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他什么都知道?本就有了对策,还是说……

    想着,齐木面‘色’古怪道:“尊上有见过圣姚长什么样么?”

    他曾远远地看着渊落议事,圣姚身着雪缎霓裳,风华绝代,如九天仙‘女’临尘,光雨‘花’瓣飘落,每一瓣皆有仙道气韵,震撼人心。她眉眼含笑,圣人也为之倾倒,很难叫人不心动。

    “不知。怎么?”渊落道。

    没了双眼,神识之下看不见实形,只能听见声音。

    齐木一脸严肃,沉声道:“尊上,实不相瞒,圣姚面生痤疮满脸脓包,长得其丑无比,也就嗓音还不错。日后要和她朝夕相对,难为您了。”

    叶落至地,又被风扬起,齐木刚出内殿没多久。

    树下,渊落长身‘玉’立,嘴角止不住上扬。

    殷老便随同几位太上长老前来,但见这一幕,暗叹难得尊上心情不错。

    圣姚仙子步步生莲而来,走到渊落身侧,藕臂抬起,想要把他肩头的落叶拂去。谁知还没触碰到,手腕便被护身真元弹开,圣姚尴尬地放下手臂,笑容不减:“尊上,长老们说一个月后就有个黄道吉日,下月初八可好,不知尊上意下如何?”

    “不急,本尊下个月得去昊天殿一趟,等回来后再说。”渊落扫了几位长老一眼,后者顿时一个‘激’灵猛地垂下头。

    “可……”圣姚很快换上一脸笑意,道:“但听尊上做主。”

    齐木一出内殿,便直接去了地府。

    一战之后,地府众弟子与妖域妖兽关系更密切了些,有强大的妖兽坐镇,时隔没多久,地府一片欣欣向荣,早已恢复如初。

    秦休外出磨砺不在地府,齐木回来也没碰到过,据说在他昏‘迷’的时候秦休曾去内殿见过他,寻灵珍炼‘药’或许也是为了齐木也不一定。听到这个,齐木有些恍惚,更觉愧疚。

    兜兜转转,沿途尽是生面孔,新弟子意气风发,谈论当世神采飞扬,像极了当年初‘露’锋芒的他自己。转眼物是人非,就像短短十几年走过了几个世纪。

    齐木来到谷流峰半山腰上,那几间茅屋还保留着最原始的样子,和暮钰在世时一模一样。

    如今九峰已余八峰,地府占了谷流峰一脉,其余一概未动。

    这里立了个衣冠冢,没有名字,连墓碑也是最朴实不过的无字碑。当年齐木建这个冢也是费了极大的心思,‘花’重金请了撰文最好的文人题词,想了数久,废了无数纸墨,却发现再好的词句也无法写尽此人的一生,再华丽的词段也配不上这个人。

    谷流峰峰主暮钰,一身风流骨,无处不风流。

    “若是你泉下有知,死后墓碑如此寒酸,只怕会嫌弃的吧。”

    齐木抚‘摸’着石碑,把美酒放在地上,拿出两个酒杯满上。

    他席地而坐,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无论大的小的,娓娓道来,齐木讲得不快不慢,有时候说着就把自己逗乐了,干笑了几声,便继续讲下去。最后饮尽了整壶酒,齐木拿着空杯发呆。

    “现在我自己都厌恶自己,到头来孤身一人,什么也没有得到。若是你还活着就好了,你一定又会笑话我杞人忧天了。”

    齐木起身,把另一杯酒淋在地上。

    回头,不远处站着一人,已经站了很久。

    凤颜这才出声:“原本我还意外你会不计前嫌……看来造化‘弄’人。”

    大战之后凤颜被准许出入地府,谷流峰早已是地府领地,而今他才能来此地看看。只需倚仗这一点,凤颜归顺,将会是地府又一大助力。

    “别会错意,我只是能理解你而已,嫌恶你这点永远改不了。”

    齐木面无表情,经过他身侧时陡然停下,表情古怪道,“你知道吗,当年我曾不止一次想把暮钰从你身边抢过来。”

    “你喜欢小钰,我知道。”凤颜正对着墓碑而立,淡淡道。也只是喜欢罢了。

    齐木双手微微握紧,又松开。有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极端厌恶某个人,这个想法一瞬间转变后,对那人所有的恶习都有了好感。当年的确有那么几个瞬间,齐木对暮钰有过那么一丝心动,最开始便是九峰大会上,暮钰舍身救他的那次。

    后来又是与尊上双修,被一个单音勾了魂做了出格的事,也就再无心其他了。

    若说尊上是他最刻骨铭心的那个,其实真正把他掰弯的却是洗澡。正是这人太没节‘操’行事神作书吧风不着调,齐木听着听着便觉得其实被压也没什么大不了。

    所谓‘交’友失误想必便是这个道理。

    凤颜又道:“你虽然封住了血脉,但我是魔族,我能感觉到,你的血脉之力远比我要……”

    齐木冷冷地看着凤颜,打断道:“别说了!听着,你就该一辈子孤独终老,敢背叛暮钰,我绝不放过你!”

    从谷流峰下山已是日落,他站在飞龙之上,在地府走了一遭,没有修为,倒也没人叨扰。

    心情烦躁得很,怎么也理不清头绪,战败了齐国之后,从进假皇陵的那刻起他对这文的记忆出现断层,后续一无所知。

    魔族身份就像当头‘棒’喝,把他彻底打醒,原来他所以为的一切竟然都是错了,上一世的生活已然模糊,拼了这些年却又得到了什么,如今连尊上也失去了,就像是一下子没了目标,顿觉茫然无措,齐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正‘迷’惘之际,突然凛冽‘阴’寒之气从天而降,当头劈下,齐木侧身一步却没来得及躲开,森白骨刃劈在肩头,鲜血直流,直直地从半空中掉落下去。

    灰尘漫天,齐木砸落在地,正要起身的刹那一只脚踩中他的‘胸’膛,齐木动弹不得,猛地咳出鲜血。艰难地睁开眼,蓦然一怔,入目一张森白小脸,妖孽如鬼魅,斜长的凤目带着与生俱来的盛气凌人,自上而下俯视着齐木。

    “听说你没了修为,看来是真的。”

    道妖脚下用力,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传入脑海,齐木还没吼声出来,差点疼得晕厥过去。

    神作书吧者有话要说:感谢扔雷的大家 破费了咩

    16795069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2-17 23:05:12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08:02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10:25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12:19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16:23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17:23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19:28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24:00

    1679506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17 23:25:06

    艾之以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2-18 00:00:14

    齐木其实‘挺’喜欢暮钰的 免不了会有一刹那心动 当然这喜欢和对尊上的喜欢不一样捂嘴 亲儿子你想说什么?

    orz 晚了 昨天是亲妈生日,本来打算当天能更的 奈何渣手速 捂脸

    么么哒 晚安咩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