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进了房间,周梦然发现只有一床棉被,不过她也不好多拿一床让家里面的人生疑。

    “你睡床上吧!”周梦然指着床上说道。

    “那你呢?”换下外衣方东涵问,今晚神作书吧为新女婿上门的他被灌了不少酒,就算他酒量不错,也架不住人多,所以脸红的像关公,说话有点大舌头也难免。

    “你只管睡。”周梦然已经洗漱完,换上了白色的睡衣。她在凳子上坐下,这几天她都有尝试调动真气,可是除了新婚之夜被侵犯的时候感觉真气有所松动,其它任何时候没有没有感觉到真气的存在过,她想要突破就一定要沟通到真气,哪怕只有一丝,可是现在丹田被被那枚封元针封住,她什么都感应不到,别说是修炼了,修炼她沟通天地之气到丹田,可是就是进不去,只能任由溃散,这样也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

    再一次的周梦然入定,可还是这样的情况,丝毫没有改变,到底要怎么样才会达到新婚夜那晚沟通天劫呢?

    “你这是在打坐吗?”原本躺在床上的方东涵见到周梦然的行为,从床上支撑起身体,拉开了蚊帐,问道。

    “是呀。”周梦然懒得理会方东涵继续做尝试,可是依旧对体内的真气没有丝毫感应。

    “呵呵,姿势是挺像的,不过以你这样打坐个十年八年也不会有所成就,来吧,一起睡觉吧!我保证不会侵犯你的。”方东涵以为周梦然是为了躲避他所以选择打坐来逃避。他让出了一半的床位保证。

    “我是高手你相不相信?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被封了丹田,否则百个你都不是我的对手。”周梦然回头狠狠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高手,高手,很晚了,来吧,睡觉。”方东涵像是哄小孩一样的揭开了棉被,下床。他只当周梦然是唬他。原本就是一个高手怎么可能会在新婚之夜没有反抗的被他强了呢?好吧,这么想一个女孩子是不对的,他是有心上人的男人。

    周梦然看方东涵的样子也知道他这是一点也不相信她所说,不过既然沟通不了。而心境又被方东涵破坏的情形下那她只能结束这次打坐。

    “喂,听说你喜欢上一个武运国的女孩子?怎么泡上的?”既然闲来无事,周梦然就开始八卦。

    “喂,我好像没有告诉你这些吧?你从哪里听说的?”他以为自己的事情在方家应该没有人告诉她才对,怎么她就知道了呢?拉她在床沿坐下,他反问。

    “方子玄。”周梦然爆出一个名字。

    “你认识他?”方东涵没有想到会是方子玄告诉周梦然这件事情。

    “不熟,一起坐过一趟船,一起遇上海难。”周梦然摊摊手,好像每次遇上他们方家的人总没有好事。

    “就是五年前的去英国的船上?”他挑眉。小叔遇上海难平身也只有那一次。

    周梦然点点头,花夜的失踪她不应该怪在方子玄的头上。可是离别时她明明就嘱咐过方子玄,后来他将人弄丢,她能不生气吗?现在是人在屋檐下,否则以她的个性肯定不会这么简单饶了方子玄,可是不饶又能如何?

    “看你这表情不会他也欠你东西了吧?”见周梦然表情不善。方东涵小心的开口。

    “是呀,我在想是不是上辈子和你方家有仇?遇上你们方家的人总没有什么好事。”周梦然越想越是觉得如此,八年前遇上方东涵,将石磊借于他,结果石磊被他搞丢,五年前遇上方子玄结果遇上海难,将自家的丫鬟仆人托付给他。结果全部没有了音讯,现在更是,被恶魂封了真元扔到了方家这个大火坑,还有什么比这个家族更加坑爹的吗?

    被周梦然这么一说,方东涵悻悻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既然觉得我们方家不好,干嘛答应结婚的?以你嫡女的地位总不可能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不是说过了被人封了真元硬嫁到你家的吗?否则我又干嘛让你配合逃跑计划。”周梦然没有好气的看了方东涵一眼。

    “你真的被迫嫁到我们家?”

    “你觉得我很欢快愉悦的被你用强吗?”周梦然拉住对方的衣襟。瞬间不悦。男人都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吗?

    “你这个举动很危险,我建议你放下手。”方东涵非常好心的提议。因为这个姿势某女正压在他身上,还隔着他的敏感部位,他是一个男人,非常正常。气血方刚的男人。

    周梦然皱眉,因为已经感觉自己的某个敏感部位被对方身上的某一样东西顶住。好歹她也是一个成熟的灵魂,在前世系统的上过生理卫生课程。

    想也不想的她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不是说有心上人的吗?今天晚上没有人给你吃春药的吧,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

    不过她这巴掌很容易的被方东涵接住,第一次被挨的那掌有一半是因为看到周梦然感到理亏,不过这一次他觉得没有做错什么,所以再挨就真的冤枉了。

    “男人的生理反应和情字是无关的。”方东涵说的理直气壮。

    “那和随地撒尿有什么区别?你是人不是畜生。”周梦然瞪住他。

    “你是千金小姐,注意酌词而用。还有随地大小便和男人的正常生理是完全两个概念。”

    “我就这么粗俗,我不介意你向长辈报告然后办理离婚手续,我会非常感激你的。”

    “你知不知道在说什么?我们方家三百代传承没有过休离原配的,更别说是离婚,这两个字在方家你提也莫要提,否则吃亏的就只有你自己。”方东涵皱眉像是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放开了周梦然的手。

    “能说具体一些吗?我初来乍到怕坏了你们家的规矩,真的从来没有遇见过管家能当当家主母的。”周梦然想到了害她被关一个星期禁闭的某人,真是气的牙痒痒。

    “你是说大管家?”周梦然刚进门被大管家关了禁闭的事情他早就耳闻,那些天他正逃避着结婚的事实,每天以酒消愁,知道了这等事情也不会多管,不过就算他插手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他们方家一向都是如此,以前奶奶在世的时候还好一些,现在奶奶一走,爷爷将掌家之权全部交由大管家,可以说大权独揽。

    “你认为呢?没有见过哪个家族将掌家的大权给一个外人的,纵然奶奶不在了,你母亲也走了那么也应该是二婶或者三婶才对,怎么会是一个下人,难道在你们家媳妇不是人?还是那个掌家的和你爷爷有一腿?”周梦然恶意的道。她是对方世海没有什么好感,成天一副苦瓜脸也不知道给谁来看?而看方家他所娶的那些个妾,一眼就知道出自哪里,喜欢那种出身女子的老头本身还装什么清高?也难怪下面两个儿子全都是一个德行。

    “你也无需用这种方式打探我们家的事情。”方东涵一眼就看出了周梦然所想。不过算是欠她的,就算他现在不说未来凭着她的性格也会去自己了解,与其一起被连累不如现在就灭了她的好奇心。

    “方兰在我们家算是特殊的存在,奶奶当年一心想生一个女儿,未得偿所愿,后来在一日大雪天从寺院捡来一个女孩子,给她取名叫做方雪。不过由于方家的传统,方家就算是收养小孩也只能当做仆人或者是死士,所以她一直算是特殊的存在,除了称呼奶奶一直将她当做闺女在养,要不是二叔和三叔都有婚约在身,奶奶都想她嫁入方家,后来奶奶给她找了很多人家,其中不乏有些名门大户,不过都被其婉拒,她说要一辈子照顾奶奶,特别在奶奶的晚年更加离不得她,也就在那时,奶奶将宅内的事情都交给她打理,直到奶奶去世,都没有转交权力。母亲身前想接手方家的内宅事物,她认为让方雪这样管着家始终是不妥,原本爷爷也是同意,母亲和方雪两人都在做交接,不过后来母亲身体出现状况。自然也就掌不了家了。”方东涵眉头忽然紧拧,轻声叹息。

    周梦然抓住对方的手:“是不是想起了你母亲?你母亲一定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女人。”

    “我的父母非常的恩爱,虽然母亲嫁入方家之后,因为方家祖训的关系没有出去过外面的世界,不过父亲每晚回来总是会和母亲详细的说外面的世界,我那是还心想外面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总是不理解父亲和母亲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现在却是有些后悔总是在他们相处的时候去吵闹着黏糊母亲。”

    “那二婶和三婶就没有出来要掌家之权吗?”周梦然皱眉,这简直有些不合理。

    “二婶和三婶都是比较本分的人,你也见到过了,她们都是不喜欢争的人,原本三婶性格也是较强的,不过三婶家里出了点事,没有了娘家的支持也就没有了底气吧!”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