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凤倾天下,王的绝色弃后 > 番外-不悔(轻舟vs狐狸)+小剧场(全剧终)
    夜凉如水,月已上中天。

    书房里,十组十来颗鸽子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分别悬挂在房屋正中,以及四壁,将整个房间照得明亮如白昼。

    萧轻舟笔直的坐在案前,他微微低头,一手轻搁在桌上,一手拿着蘸了朱砂的毛笔,飞快在折子上批阅。

    他的脸庞清俊,形容认真,如一副绝美的画面。

    终于把最后一本奏折批阅完,他这才抬手,在眉心处按了几下,然后优雅的将奏折放到一边。

    “来人。”他起身,依旧是清润的声音,如高山上清泉流过的。

    下人很快走了进来,他下巴往桌子上微微一扬:“收拾一下,送进宫里。”

    “是。”下人答,然后一边收拾桌上奏折,一般小声提醒,“公子,孟宫主还在外面等你。”

    呵,那只狐狸……萧轻舟失笑,他竟还真把这桩事忘了!

    很快走了出去,只见夜色中,那一抹白色分外显眼。

    他没有坐在石桌旁的凳子上,而是举着一壶酒,高高的,坐在树梢。见萧轻舟出来,将手上酒壶微微一举,邀请的姿势。

    萧轻舟笑,轻轻一跃,跳到他旁边树梢坐下。

    “怎么坐在这地方?”萧轻舟随口,树梢这种地方,虽看起来不错,可坐上去,绝对称不上舒适。

    “角度好。”孟狐狸很快答,意味深长的看过萧轻舟一眼,然后仰头,一口酒入喉。

    角度好?萧轻舟侧头,就见目光正对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书房的窗户。打开的窗户,与视线呈一直线的,正好是自己的书桌。

    这个人,一个晚上竟坐在树梢,一直在看他……

    心下复杂,正要开口,便听见孟狐狸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怎么,真要做一辈子老黄牛?”连带着,还有赫赫风声。

    萧轻舟伸手,一把抓过扔过来的酒坛,往口中倒上几口。

    美酒入喉,带着雪的清冽,莲的清香,嘴角笑意不由扩大,他朝地上空酒坛看过一眼:“这名义上是给我带的酒,怕是一半都被你喝了!”

    “怕什么?我叫人再多酿点就是!”孟狐狸满不在乎的,然后,他的目光追随着下方书房门口,正将一摞摞奏折搬进马车的下人,第二次问了那个问题,“怎么,从来潇洒无边,风`流无度的萧公子,打算下半生就这样被俗事所扰?”

    “反正无事。”萧轻舟笑,几分调侃的,“这半年来,日日处理奏折,发现很多事背后,还挺有趣!”

    有趣……

    呵。

    骗谁?

    若真有趣,他就不会在端木靳登基到退位那几年,对朝政不闻不问,顶着右相的头衔,除了掌管暗处的势力,其他事情皆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萧轻舟也是笑,抬手,再喝酒。

    垂眸间,思绪已过万重。

    打理朝政,辅助小包子,自然不是因为他所说的单纯的有趣。而是——

    他需要大量事情,分散自己的精力。

    否则,他怕他会被思念,折磨得体无完肤!

    端木走了,直接抛下轩国的万里河山,直奔他想念的女子。

    这样的潇洒,他也想。

    甚至,没有江山的羁绊,他比他更具备这样的优势。

    可是——

    她不爱他,她不爱他……

    在那样不可重来的岁月,或许,她也曾动心,可他们终究不曾开始。

    如同……一朵尚未盛开就已经枯萎的花朵。

    而余下息息岁月,或惦念,或祭奠,却终无法重新燃烧。

    曾经的风`流,曾经的潇洒,曾经的不羁,遇见她,就被生生折了去。

    而他,竟是如此感激那场相遇!

    没有刻骨铭心,没有缠`绵悱恻,却是那样坚定不移的守望。

    她若安好,便是晴天。

    “萧轻舟。”孟狐狸忽的喊了一声。

    萧轻舟抬头,便看见孟狐狸一脸嫌弃的:“你知不知道,你这副样子,真是让人倒胃口极了!就好像一个……”他思索着,然后吐出两个字,“怨妇。”

    “那你可以选择不看。”萧轻舟失笑,眸光流转间,仿佛漫天的星光都跑到他的眼里,“没人叫你巴巴从雪山上跑下来!”

    孟狐狸微失神了一瞬,明明他才是世上排行第一的美男,可不知为何,萧轻舟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那样容易牵动他的心神。他很快换了个话题:“喂,我说,你真打算一辈子不娶?”

    一辈子不娶?这个问题,萧轻舟还真没想过,同样没想过的,还包括是否应该成家,是否应该娶个媳妇儿。

    再笑,然后扬眉,眸中一丝兴致阑珊:“怎么?你打算帮我找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

    “有用吗?”他问。

    “你说呢?”萧轻舟笑,举坛,微微仰头,清冽的酒随喉而下,两鬓的发在风中微拂,有着说不出的致意。

    有用吗?当然没用!

    就算皮囊一模一样,可灵魂终究不是那个人!

    孟狐狸不再接口,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答案那么明确而唯一。

    他不会忘了她,放下她,就好像自己,明知道结果,却依然舍不得放,也舍不得忘,且永远不能说出那一个字!

    “这次打算在京城住多久?”萧轻舟随意的。

    “不定。”

    “既然来了,就多住一段时间吧。”他再开口,再喝酒,然后看看已然泛白的天,将酒坛丢给孟狐狸,笑,“不早了,我该去早朝了!”

    说着,他从树上一跃而下,施施然往外走去,月白色的袍子渐行渐选,终究消失在圆拱形的门口。

    孟狐狸收回目光,看了看酒坛坛沿的湿痕,然后直倒入口中。

    或是酒倒得太快,或是心事太多,他竟一口呛住了。

    “咳咳,咳咳咳……”

    “孟宫主,您没事儿吧?”下方,有小厮仰头,关切的问。

    孟狐狸摇头,摆了摆手,他很快发现脸颊竟有湿痕。

    有些失笑,很快用指尖擦过,目光锁在若隐若现的月亮上。

    果然,太久没有咳嗽了,竟咳出眼泪来了。

    可是,萧轻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那样爱你……

    (全番外完)

    ……

    小剧场:

    xx年x月x日,某记者招待会。

    嘉宾区:端木靳,李憬臣,上邪辰,萧轻舟,孟无欢,尾巴。

    记者区:众读宝。

    读宝a:“我有三个问题要问勒勒(lele),第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喜欢上辰辰的;第二问题,到底和上官云有没有一腿;第三个问题,既然辰辰后来选择了李憬臣,你为什么不放弃?你明明值得更好的。”内心呐喊:比如我,比如我!

    嘉宾区一片茫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尾巴小心翼翼的问:“亲,您确定你没有走错场?这个文中没有勒勒(lele)。”

    “怎么没有?!”读宝a长指往端木靳(jin)一指,“就是他!轩国皇帝,一头银发!”

    “咳咳。”“咳咳。”“咳咳。”台上众人不厚道的咳成一团,目光转向端木靳。特别是李憬臣,那目光中,奚落甚多。

    端木靳脸上立即冰冷了几分,转头看着尾巴,目光如要杀人,咬牙切齿的:“这就是你所谓的高素质的好读者?怎么连字都不认识!”

    尾巴一阵毛骨悚然,忙小步跑到端木靳身后,又是给他捏肩膀,又是朝上邪辰递眼色的。

    “靳,别计较这么多!人家肯看正版已经是对尾巴亲妈的支持了!”上邪辰笑,一双蓝眸流光溢彩。

    听得上邪辰帮说话,端木靳火气小了一点,脸上依然是冰冷的:“首先,朕,叫端木靳(jin)!朕和辰辰命定三生,自然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说那个上官云,朕没碰过。”

    “她后来都跟了李憬臣了,根本配不上你!”读宝a不服。

    端木靳微眯眼,冷笑:“配不配得上,朕说了算!”

    眼看端木靳就要发火,尾巴忙笑容可掬:“好了,有没有下一个提问。”

    “我!”读宝b一把抢过话筒,她很激动,眼睛一直在孟狐狸和萧轻舟身上转,“我的问题是,轻舟和狐狸,究竟谁是攻,谁是受?”

    一句话落,台上又是一阵抽气声。

    一向清润的萧轻舟笑意僵硬了几分,孟狐狸却是笑着,慵懒的,还漫不经心看过萧轻舟一眼。

    “这个问题……”孟狐狸拖长了尾音,狭长的狐狸眼微眯,看向萧轻舟的眸中如有桃花万朵,然后缓缓的,“只要相爱,谁攻谁受不都一样么?”

    “哇!那一定狐狸是受,轻舟是攻!”读宝b异常开心,“蹭”的蹦起来,双眼满是桃心,瞬间脑补出各种画面。

    这时,萧轻舟看神经病似的看过孟狐狸一眼,难得冷冷的:“本公子……不喜欢男人。”

    不喜欢男人……读宝b立即就颓然了,“那就是说,一直是狐狸一头热,唉,好可惜,还想看看基情!”

    “本宫会继续努力!”孟狐狸立即道。

    读宝b忙点头,捏拳:“狐狸,加油,我看好你喔!”

    台上再默了一下。

    “现在已有两个读宝提问题了,还有其他人要提问么?”

    “憬帝,我比较关心你和辰辰的姓福问题,尾巴后妈两次写你秒射,请问究竟具体到几秒,感觉如何?”读宝c站起来。

    这都是些什么奇葩问题?

    李憬臣依然保持神之子的圣洁笑意,淡淡的朝尾巴投过一瞥:“不是说不涉及**吗?”

    “那啥……那啥……她们一向不听我的。”尾巴欲哭无泪,“我保证,这个问题之后,再没有尖锐问题!”

    “你的保证……呵呵。”李憬臣浅笑,丢出个冷酷命题,“今儿出场费需要翻十倍。”他说着,寵溺的朝上邪辰看过一眼,“待会儿陪你买衣服。”

    “好啊!”上邪辰轻笑,朝李憬臣投过缱绻笑意。

    看着那两个人郎情妾意,端木靳不爽,食指在椅子扶手上敲了两下:“要腻歪回去腻歪!李憬臣,快点回答问题!”

    瞧着端木靳迫不及待的催促,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众读宝暗自揣测:这个人,真是太坏了!他这是在用对比彰显他的时间长么?

    李憬臣很淡定,目光徐徐从端木靳脸上掠过,然后轻笑:“你们不知道朕平均时长折算成现代时间,都是一个小时以上么?至于那两次意外,自然是……”他顿了一下,卖了个关子,然后继续,“太舒服了!”

    他看着端木靳,缓缓的再补充了六个字:“真是,欲,死,欲,仙。”

    眼看着端木靳马上就要发神作书吧了,尾巴再次不怕死的挡在两个男人中间,笑得那个不自然:“好了,这么私密的问题,憬臣也回答了!现在还有最后两个问题的机会。”

    “辰辰,你长这么漂亮,请问有秘诀吗?是不是被滋润太多?”读宝d问,

    这个问题,虽说依旧带了一点点颜色,但显然,比前面所有问题平和许多。

    上邪辰笑,露出一丝与杀手气质截然不同的小幸福:“女人嘛,想要美,而且保持很久的美,一方面要多睡觉,另一方面,自然离不开身边人的滋润。”

    她朝李憬臣笑了一下,落落大方,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然后继续道:“还有就是尾巴的淘宝店‘鸢尾小屋’,里面有很多很不错的护肤品……”

    话未说完,只听读宝d已继续抢着:“先别忙着打广告,辰辰,你确定你睡眠充足?听说你和憬帝的七天七夜之约至今没完成!”

    上邪辰忍了一下:“你们能不能不要随时都这么黄渣渣?!”

    一句话落,只见下面所有读宝手指头齐刷刷指向尾巴:“都是她带坏的!”

    “咳咳,我……其实很纯洁。”尾巴尴尬的笑,“好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指定只能问我!”

    “切~”

    “切~”

    台下一阵嘘声,根本没有问题想问你好不好。

    过了许久,读宝e站了起来:“尾巴,你打算什么时候开新文?”

    尾巴立即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这个问题问得好!今儿所有问题,就这个问题问得最好!尾巴计划今年5月开新文,大家记得捧场喔!绝对惊喜,绝对比《绝色弃后》更好看!另,再次给尾巴淘宝店做一下广告,进入淘宝页面,然后查找‘鸢尾小屋’……喂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喂喂……”

    看着一拥而上,疯狂找台上另外五个人签名的读宝,尾巴再次感慨自己命运多舛,叹一口气,沉默着孤独的往外走。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欣长,穿灰色毛衣的男子,他的眉角轻挑,薄唇轻启:“尾巴……终于写完他们,下一个,轮到我了!”

    “你是谁?”

    “玉,寻,欢。”

    (全剧终)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