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怒剑龙吟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超越宿命 (大结局)
    回瞥了眼风韧,天罚神耸动双肩一笑:“不,不是我擅自给他的,而是他真有那个资格。? ?.? `而且,裁决她也是同意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你我都输给了这小子,上万年来,她对你我不曾有一个好眼色,却在转世轮回之后,这一世的她对于这小子青睐有加。”

    闻言,风韧心中微微一凛,没想到天罚神依旧有话没说全,当年他与修罗神,竟然还追求过裁决神?

    缓缓从突起岩石上立起,修罗神摇头一笑:“是吗?这一点上的话,我们两个是输了。不过比起复仇大业,那份悸动的情感我早就抛弃。怎么样,最后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与我联手?在这里,我可以多透露一点,这数万年来,其实我一直在远远观察着父亲的那个位面,就在三千年前,生了一场异变,恐怕留下的强者不多了。虽然因你和她的干扰,不能第一时间赶过去,但是就算多给他们三千年,也绝对不是我们联手之敌。怎么样,难道你不想回去看一看?”

    “三千年了,没想到你的仇恨之心从未消减过。难不成是这地心世界太过暴戾,你吸收地脉熔岩之力的同时,反而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了?答案三千年前我就给过你。今日,更不会改变!”天罚神义正言辞,若非那样的决心,今日他也不会匆匆赶到此处。

    顿时,修罗神吼道:“哼!你有没有想过,龙愿和我爹为何要将十万生灵送往这边吗?难不成,只是单单想要保存着血脉延续?不,怎么可能只是那样,他们是想要在这个位面重新集结新的反抗力量,等待着反击之时。而现在,也算是最好的时机,再拖就可能痛失了,你明不明白?”

    “虽然隔了数万年时间,但是我也能大胆猜测一下,当年带着十万生灵火种出逃,如若真的为了集结之后反攻的话,最初的严厉就会导致轮回之战的宿命,这个位面正反两面每三千年一次的轮回不可能出现。如若真的是为了反击,以轮回之战磨砺的力度是不是太小了?”风韧沉声缓缓说道,如果可以,他不想打。

    “我想,最初他们的愿望,寄托给令尊以及龙愿大人的希望只是众多血脉生灵可以在新的位面里继续延续,不至于走向灭亡。轮回之战只是在警醒着他们,不要重蹈覆辙。”

    挥手一指,修罗神怒道:“给我闭嘴,你一个区区连我岁数零头都没有的狂妄小子在胡猜些什么?你们只想着继续留在这里享福,哪里还记得曾经我父辈他们的血仇?既然不能达成一致,还是手下见真章吧!等杀了你们两个,待我炼化秩序天平中的神力,孤身一人杀回去便是了!”

    风韧毫不惧色地回道:“我并没有说过将当年的仇恨放之不管,而是继续等待更合适的时机。只是你这样冲动,竟然为了复仇想要颠覆这个位面的亿万生灵,唯独这一点,我绝不容许!”

    “所以说,今日依旧不可能达成一致,那就只有最为简单纯粹的办法。胜者,令败者永远闭嘴!”

    修罗神一声嘶吼,抬手一招,分裂两截的滚滚岩浆重新合拢汇聚,一柱柱炙热喷涌而起,凝为一支支长矛激射而出。

    “你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拨指一弹,天罚神望着身前的熔岩长矛尽数凋零。

    “我的实力,你很清楚。他的实力,比当初的裁决的更强。试探性的招数还是免了吧,不然的话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够结束这荒唐的一战。”

    冷冷一笑,修罗神从汇聚到他身侧的翻滚熔岩中抽出一杆长枪,哼道:“这三千年来,我的实力比当初更强,你不会不知道吧?又是二打一,但是没有了当年裁决以身殉道对我心境的触动,你又如何能够伤到我。而今日,我心中曾经唯一的一点破绽也是没有了。”

    身形一晃,长枪钻动突刺,看似平淡无奇的动神作书吧中却是瞬间爆出一阵磅礴劲力。

    乒!

    双剑交叉挡下枪尖,风韧眉头紧紧一蹙,对于主神的实力,他可不敢有半点小觑,可是才这般随意交手一招,已是隐隐察觉到了对方那份实力的强横实质。

    确实,厉害。

    只不过,融合了霍晓璇前世的神祗传承之后,他也同样今非昔比。

    “给我退开!”

    双剑一颤划动分开,咆哮的双重剑意在虚空中凝聚成一柱奔涌寒芒,所至之处,下方岩浆纷纷黯淡分剥。

    铛!

    退身扭枪一挡,修罗神也是随意化解了风韧的这双剑之力,只是还未来得及反击,天罚神的攻势也赶到他身前,虚空幽冥之中,一抹深邃寒意凝为利刃斩落。

    叮!

    枪与刀堪堪一碰,望着近在咫尺的故友,修罗神戏虐一笑:“不是你说的要全力以赴吗?怎么才这点力量,莫非,这便是你的全部了?”

    亮红色长枪一扫,天罚神退开,修罗神并未追击,而是一枪插向脚下熔岩。霎时间,千米直径的法阵转动在翻滚岩浆之上,空前狂暴的炙热汹涌喷。

    “当然不是,只是老朋友见面,多少也要寒暄一下不是,真的上来就动真章,我只是说说而已,别太较真。”话虽如此,天罚神瞥了眼下方转动法阵,心中骤然一凛。

    “只是你,这么快就出杀招了,也太不留情面了吧?”

    对面远处,修罗神催动着法阵运转,更加炙热的暴戾轰然涌动,他冷冷一笑:“我已经等了三千年了,若是你再不来,我可就要过去找你了。现在,一分一秒也不再想多等!”

    下一刻,他挥手一劈,转动的法阵中交错突刺起无数荆棘熔岩流注,直贯上方顶端岩石,啸动的炙热凌厉瞬间将天罚神彻底吞噬。

    然而,也仅仅只是一刹那,转动的刀光寒芒将荆棘拦腰截断,天罚神从中跃出狠狠一刀劈斩而下。

    乒!

    一枪拨开刀刃,修罗神顺势一脚顶起,膝撞的劲力瞬间重击在天罚神小腹之上,将他震飞出数千米远,而后扭头目光瞥向另一侧,在那里,风韧的蓄势已然完成。

    时空乱舞,咆哮!

    霎时间,昏暗的熔岩世界都被映亮,然而却又在地面上才有的昼夜交替中不断变幻,咆哮的时空风暴撕裂一切束缚,振翅的巨大魔影跃动而至。

    巨龙之型颤栗虚空,凰魄幽影破开熔岩,而在它们身后,一道生于幽冥虚无中的虚幻秃鹰悄然现形,尖锥中喷出无尽毁灭之光。

    见状,就算是修罗神都微微一愣,他从未想到过,天罚神带来的帮手竟然同时传承了龙愿与他父亲的力量。

    然而,他也仅仅只是稍微迟缓了些,纵身一跃毫不受影响地从时空风暴的咆哮中飞跃掠过。长枪一劈,威武龙影拦腰截断。枪尖一钻,振翅凰影身异处。而后长枪再度一扫,将极星哀泣的喷魔光尽数击溃。

    真正来到那冥暮龙鹰身前的时候,他再次犹豫了,摇一声苦笑。

    “竟然为此而留手,就这份心境,我还如何复仇?”

    嗤!

    枪落,冥暮龙鹰斩成两截,但在它身后,啸动的三十六柄璀璨剑罡一同舞动,迷离幻彩的星光幽影悄然中斩下深寒剑意。

    三十六路乱舞星河剑,齐鸣!

    叮叮叮叮叮——

    长鸣声骤然响起,修罗神一枪举起,舞动剑罡全部崩裂。然而,他嘴角边也是流下了一抹鲜血,随意抬手一抹,动神作书吧之快,风韧与天罚神都不曾觉。

    “可恶,果然棘手。”

    风韧喘息着望向重新赶回来的天罚神,时空乱舞都能寸功未收,眼前的是何等强敌,他甚至已经不敢再去妄加猜测。

    似乎,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若是不强,何须两次都要以二敌一?”天罚神也是小口喘息着,他敢肯定,比起三千年前,眼前的修罗神确实更加强大。

    “怎么了,刚才还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这么快就不行了吗?看来,你们没有资格成为我选中的同伴。所以,还是死在这里吧。”

    修罗神冷冷一哼,抬手一招,下方喷涌岩浆凝聚成一匹烈焰战马,直接顶在了胯下。骑上之后,他挥枪一指,威势更盛。

    “若是不行了的话,乖乖受死便是,也少几分痛苦。”

    “还没结束,你就一副必胜无疑的姿态做什么?像你这样的敌人,我已经打倒了不知多少个。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风韧挺身一喝,双剑再现于手中。

    “如若还是不行,只好我再行当初裁决神所做之事,只是往后监视这个位面平衡的工神作书吧,只能交给你了。”天罚神苦笑一声,握住刀柄的十指再加几分力度。

    “那可不行,我还等着回去过好日子呢,哪里能一直去做那样无聊之事?所以说,我不会让你死的。”

    独自一人踏出,风韧孤影双剑立在修罗神之前,剑眉翘起一扬。

    “继承了神祗传承,主神间的战斗我还想着用曾经的武学解决,看来真是高看自己了。正巧,刚才脑子里多出了一个念头,似乎是融合神祗传承之后,全新的武学,现在就拿你试一试威力好了。”

    “是吗?那你想试,可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这一招,我势必杀你。”

    策马上前,修罗神全力冲锋,手中晃动的长枪枪尖一裂,五只暗红色尖峰闪现成型。随着他坐下战马每一步踏出,这熔岩世界都是为之一颤。

    “同样的话还你,若是想看的话,你的机会也只有这一次。真正杀你的机会,只有这一次而已。”

    话音落时,风韧竟然垂下手中双剑,双眼一合,静静立在那里,岿然不动。

    霎时间,修罗神心中一凛,双方距离在迅缩短,然而他心中的不安却是越加浓郁。但是已经到了这地步,不容他再退了。

    “小子,受死!”

    一枪突刺,岩浆战马全力奔腾,若是改转枪尖朝上,修罗神有信心将整个位面都刺穿。

    然而,他在下一刹那就不得不承认另一个事实。唯独眼前的那小子,他刺不穿。准确的说,是刺不中。

    嗤!嗤!

    电光石火之中,两方身影易位,就算以主神的眼力也是无法捕捉到风韧的身姿。然而,他确实来到了修罗神的身后,保持的姿态不曾变过,就好像是一尊雕像被人挪了位置一样。

    但是两道在虚空中一闪即逝的剑光在告诫这修罗神,一切绝非那么简单。

    轰!

    岩浆战马崩塌,他身形落下,翻身又是一枪钻动突刺。

    既然没死,那就还有机会。

    “大道无形,无招无式,却是最为凌厉的锋芒。看来,这才是无道级的精髓所在。”

    乒!

    转瞬间,风韧翻身一剑斜挑,暗逐冥锋应声脱手,但是一同飞跃而起转动的还有修罗神的长枪。

    星穹月寒也是顺势抬起一刺,在他握剑之手,另一只虚无氤氲的小手悄然按下。

    这一剑,并非一人而舞。他的战斗,也并非至于自己一人。

    叮!

    贯穿躯体的利剑直入后方熔岩之中,连同着修罗神的躯体硬生生钉在了那上面,剑尖贯穿左胸,足以致命。

    胜负,分晓。

    望着身侧的那道模糊虚影悄然淡去,风韧露出了一抹微笑,而后目光又是回到了修罗神身上,叹道:“刚才那一击,你留手了对吗?”

    嘴中不断溢出鲜血,修罗神苦笑回道:“其实早在三千年前,我就身负不治之伤,靠着夜夜日日在这里吞噬着地脉熔岩之力才得以残喘。复仇的可能,从那一天开始就不再有了。只是,我能抛弃自己的那份骄傲,决不能改变初衷,所以今日只能一战。你赢了,我输了,也许这便是我的命。”

    “修罗,你在胡说些什么?”天罚神一跃而至,一脸的不敢置信。

    原来,他今日的一切都在做戏。

    “这些年的残喘,我也逐渐明白,那么冲动的做法只会让父亲唾弃我,而不会赞扬。但是感谢你和她,在大错铸成之前,将我击败。本身那时我还有复仇之心,只是现在,早已烟消云散。”

    修罗神的声音逐渐虚弱,双眼也在缓缓合上。

    “小子,你很强,不愧是转世后的她能够看中的男人。希望你好好待她,毕竟是曾经唯一让我心动的女子。我的命,只能如此,但是你的命,还有着无数的机会。之后,杀回去还是继续在这里度过余生,选择全在你自己手中。快走吧,这一部分熔岩世界的地脉之力叫我吸收得差不多了,我一死,这里必然崩塌……”

    轰隆隆!

    上方,碎裂的岩石坠落向下方翻滚熔岩中,天罚神也是神色一变。不知为何,他的空间能力受到莫名干扰,无法直接传送回去。

    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风韧抬手一招,却也现自己能够动用的元素之力弱上七分,空间的力量更是紊乱得无法掌控。

    “不是吧,把这一块区域搅成一团糟,他就这样扔下我们不管了?”

    ……

    春去秋来,三年的时光很快逝去,大地上的创伤也是愈合吐露出了充满生机的新绿,汩汩流动的小溪清澈见底。

    那场轮回之战后,整片大6再无干戈,都在忙碌着重建,曾经的仇恨随风散去,每个生灵都在小心呵护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宁和,靠着无数英魂忠烈奠基才有的和平。

    英雄的传说不断在大6上歌颂着,救世主的故事更是在大街小巷无数酒馆茶楼里诉说,然而人们却也离奇的现,当年奠定最终胜利的几人,早已没有踪影。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被忘却。

    北大6,对于天谴遗族搬入一事,多少还是有不少九族之人对此有异议,然而风悠炎力排众议,况且就连赎罪了的天武一脉也可重建,这点虚无的宿怨又有何用。毕竟,他们也是轮回之战的功臣。

    共同相处的时间,天谴遗族意外地现,其实远古九族之人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恶劣。而九族之人也是现,天谴遗族也没有传言中那般不堪,彼此间倒是挺为融洽。

    立足在悬崖之上,风悠炎感受着吹来清风,淡淡一笑:“所谓的旧世宿仇,其实很简单就放下了,不是吗?”

    在他身后,风天涛挠了挠脑袋,回道:“现在看来,这些天谴遗族与我们也没有太大差别。想必今后,也不会有多少摩擦。不过爹,让你当初能够做出那样重大的决定,是不是因为他?”

    “谁知道呢?”风悠炎莞尔一笑,而后突然问道:“对了,风碧芙还在阻止着你迎娶她女儿过门吗?”

    顿时,风天涛皱了苦瓜脸:“是啊,好不容易搞定了小的,谁知道老的还有一条古怪的规矩。因为当时小墨是和风韧指腹为婚的,既然违背了初意,那么至少要他在场才能够举办婚礼。可是,新时代留给了我们,当初的救世主,到底去了哪里?”

    东大6,三年前恢复自由身的赵健扬与彩叶回到了曾经故土,望着满目苍夷的大地,他们两人立志要重建一个只有欢笑的国度。

    而在许多人的帮助下,他们真的做到了。

    “赵健扬,你还准备睡多久,今天可是答应了别人去城门口帮忙修缮的!”

    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上,彩叶一脸不爽,而她的小腹却是微微隆起状,孕育着新的生命。

    “好好好,我这就去,彩叶别乱动啊,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

    急忙翻身下床,赵健扬披上衣袍就冲了出去。他一直有些苦闷,明明是城主,干的却是苦工的活。

    北去一千里,流云殿,轩辕浮屠俯视着下方练习的众多弟子,有些无奈地瞥了眼在一旁与长老下棋的刘君。

    现在,刘君可是流云殿的名誉长老。当然以他的修为,当殿主也绰绰有余。

    “罢了,再给他几年悠闲时间,反正现在我还不准备离开。”

    亡灵族领地,雷纳尔无奈摇头,望着艾莉珞再次躺入远古棺材之中。

    “你又何必这样呢?世上值得你去赏识的好男人不少,就非要继续等他,而且……到时候再狠狠揍他一顿?”

    东大6,曾经的三皇族只剩两支,不过裂空比蒙与天穹青龙关系缓和了许多,也许暗中勾心斗角不少,但是至少短时间里不可能再动干戈。

    新建的妖灵天狐领地,小奈略有无聊地望着依旧没多少的族人,说实话,她从没想过要重振王族之威。

    “族长,你能不能再用心点?距离上一次你跑到南大6去才过了一个月而已,我们约好的可是三个月才能一次啊。”在她身后,一名女族人也很是无奈。

    神作书吧为妖灵天狐一脉的族长,小奈的心根本不在这上面。

    “就不能再改一改,两个月一次好不?”

    中域,昔日战乱纷飞的这里如今已成了自由都市错落的地带,曾经因为战火而失去家园的人不少来到了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当然,平日里纠纷是不会少的,但是这里的每一位驻民都知道,有一个名为湮世阁的实力,曾经是中域的主人,现在依旧是。

    然而湮世阁只会驱逐妄想搞乱之人,对于正常经营生活之人,绝无骚扰。

    嘭!

    一大叠文件拍在了桌上,曾经的天英星,现在的副阁主幽幽说道:“处理吧。”

    望着那堆积如山的文件,秦毅成面露苦笑,无可奈何地从最上方抽出一张,摇头叹道:“为什么,原来的人享清福去了,只留我们继续在这里苦熬?”

    现在,他可是总阁主。

    “怎么了,你还是更想当初的杀伐征战不成?”天英星冷冷一哼。

    见状,秦毅成急忙回道:“哪里哪里,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吗?话说小舟,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了。你也知道,继续等他没可能的。”

    “我当然知道,所以不用你废话!”

    南大6,北庭帝国差不多重建完成,而且之前一直是宿敌的晋轩帝国也是出了不少人力物力,化解的仇恨之下,再也不用兵刀相见。

    无论是齐贤还是卫恪,心里也明白着一点,若是万不得已两国重新开站,唯独那个地方不能被波及到。

    晋轩帝国边缘位置,一片翠绿的山脉之中,几座小屋交错坐落着,简约而精致。

    虽然还没到饭点时间,然而厨房方位却是飘出了缕缕炊烟。

    小口咀嚼着,虽然并不想承认,但是风轻柔不得不承认,自己最后的这一道菜肴,霍晓璇也是学会了。

    从今往后,她再也教授不了什么。

    听着对方的认可之声,霍晓璇却是没有半点喜色,软绵绵一倒坐在了椅子上,双眼一眨,清泪已是滑过脸颊。

    “小风韧,当初,你不是说最迟时刻,只要当我把风轻柔所会菜肴全部学会之时,你就回来的吗?然而,你失言了,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答应了我的!”

    一旁,陪吃的巫颜夕与宇文坤也是一脸忧愁,三年了,他了无音信。

    嘭!

    突然之间,房门被人从外踹开,屋内所有人目光共聚而去,眼里刚刚涌现的一丁点激动与期待顿时消散。

    门口,一手抱着婴孩的司空巧儿胸口喘息着,抬手一指:“宇文坤,说好了这个月你带孩子的,怎么他尿裤子了你竟然还在这里大吃大喝?”

    宇文坤急忙起身,摇手说道:“那个,我不是来观摩一下霍晓璇的进展结果吗?你也知道,她学得比我快多了,这之后,不还是做给巧儿你吃的吗?”

    “但是我也说过,孩子的事情第一优先,别想找别的借口搪塞过去!”司空巧儿拽着宇文坤的耳朵将他拖出了厨房,留下后方一片想笑又笑不出来的眼神。

    “没想到了,巧儿嫁人后竟然性情变成了这样,之前我倒是没看出来啊。”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了餐桌前,直接用手夹起一块鸡丁塞入嘴中,连连点头赞道:“不错嘛,晓璇你真的学会了轻柔的手艺。”

    霎时间,霍晓璇娇躯一颤,不敢回头。

    “风轻柔,是不是我又幻听了,还是你看看吧,不要到头来依旧只是一场幻梦。”

    “我也不敢回头,怎么办?”声音在呜咽,风轻柔的泪水也是止不住流下。

    唯独巫颜夕还能够保持平静,回一望,顿时笑颜如花。

    “那个……欢迎回来。”

    刹那间,霍晓璇与风轻柔同时转身,熟悉的身影就在她们身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这三年来的担忧与悲痛,一齐冲了出去,扑在了他怀中大哭起来。

    见状,巫颜夕悄然退去,既然等到了他回来,那么她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不如,游历大6的旅行,就在今日开始吧?

    搂着怀中两具瑟瑟抖动的娇躯,风韧也是觉得鼻子一酸,带着歉意说道:“晓璇,轻柔,对不起,遇到些麻烦事情,回来得晚了……而且,你们都换了住处,好在霍云还是原地,我找他问了问才知道了这里……”

    “小风韧,你为什么没有食言,那样我就可以天天在心里骂你一千遍,一万遍了!不过,既然回来了,就好……”

    霍晓璇几乎哭成了一个泪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煞是可爱。

    嘭!

    房门再次打开,听闻了巫颜夕通知的姜渊与风欣紫匆匆赶到,不过看着屋内的情景,还是识趣地选择了退开。

    紧接着,顾雅音也是赶到,左右手各自牵着虫虫和小霏,在她身后,兰瑾也是抱着两个小家伙,一脸惊喜地赶来。

    望着匆匆赶来的两女,风韧也是挤出了一抹歉意的微笑:“对不起,这些年来,辛苦你们了。一个男人的责任,今日起,我不会再逃避。”

    目光往后,他又是瞥见了抱着孩子的银月心,顿时心中一惊:“嫣儿,这是你的孩子?”

    银月心笑着点了点头,回道:“主人,你和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那么……”

    风韧欲言又止,努努嘴示意了一下还在自己怀中痛苦的两女。

    结果,兰瑾摇了摇头,而后又戏虐说道:“不过,你爹娘倒是给你又添了一个弟弟。另外,你姐姐也给李廷申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而后,她又是微微一沉默,试探性问道:“这一次回来,不再走了吧?”

    风韧回想了一下当初回到神界疗伤之时,天罚神问他是不是并非真的没有动过杀回原来位面的念头,他只是笑而不语。

    也许,确实不会去了。

    “嗯,不再走了。英雄的时代已经结束,救世主的传说还是继续留在传说里就好了。无论英雄还是救世主,这片大6已经不再需要。我也累了,倦了,所以只想好好平静度过剩下的时光,也好好弥补一下对你们的亏欠。好吗?”

    同时,他心中又是一叹。

    “还有你,小寒,一起平静地生活下去吧。”

    虚无之中,风韧好像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冲着他微微一笑。

    (全文终)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