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车缓缓进站了,等车辆一停稳,他就急匆匆地下了车,打算去寻找心爱的洁儿。突然他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呆呆地站在路边陷入了沉思:“偌大的一个洁市,到哪里去找她呢?简直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她说来配眼镜的,该不会在xx眼镜店吧。再说了,那可是全洁最有名的一家呢!”

    考虑到这些,他马不停蹄地向他所熟悉的地方赶去,走在繁华的大街上,他无心去欣赏动听的音乐,无心在意过往的行人,一心只想早一点见到白玉洁。无意间,桥头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车身上的广告牌写着:xx眼镜店搬至西关。云冰清驻足看了一眼,心里想:“这该不会是原来的老店吧!怎么会呢?原来的店生意兴隆。应该是另一家吧!”想到这些,他心急火燎地向眼镜店赶去,等到他到了的时候,原先的店面已经人去楼空,换了招牌。不由得,他的心里一阵沉闷,苦笑着想:“白玉洁应该就在西关不远处,不行我要转身回去找她!哪怕现在就见到她也嫌晚。”

    “洁儿,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呢?我想你!你的镜片配好了吗?”

    “好了,亲爱的。”

    “你在哪里呢?我想你!”

    “我先办点事,你到老地方等我!”

    “好吧!早点来。”

    约好地点之后,云冰清连忙拦住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向目的地出发,刚走还没有多远,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他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云冰清心中一阵狂喜,扒着车门伸着头对着窗外大声嚷着:“玉洁,玉洁,我在这呢!”

    白玉洁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回过头向四处望了望,根本没有见到熟悉的影子。转过身仍然继续往前走。

    “司机师傅,快点停车,我要下去!”云冰清迫不及待地叫着。

    “别着急,我要靠路边。这里不安全!”司机看到他那着急的模样,心平气和地说,随后把出租车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云冰清一路小跑沿着公路追了过去,边走边喊:“玉洁,玉洁!”

    “难道是清子在叫我。”白玉洁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再一次回过头,不错!是云冰清正风风火火地向她这边追来。微笑着望着他,匆忙穿过街道在一个茂盛的白桦树下立住了脚步,静静地等候这心爱的他的到来。

    没过多久。云冰清跑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情不自禁地说:“洁儿,见到你真的好开心,眼镜配好了吗?”

    在光天化日之下。白玉洁感觉有点腼腆,不好意思地抽回了手,嗔怪着:“傻瓜,当这么多人的面,也不知道羞。等我办完事就去找你!好吗?”

    “好吧!快去快回。”云冰清苦着脸说,“我一步也不想和你分开,好想和你待在一起。”

    “听话。清子,我忙完就回来,不会太久的!”白玉洁看到他那心急如焚的表情,连声安慰着。

    “我等你,不要太久。”云冰清温柔地目光望着她再三叮咛着。

    “好……好!我尽快。”白玉洁含情脉脉地盯着他答应着。

    两人暂时分开各奔东西,一个去“老地方”。一个前往办事。他们揣着同样的心思,期待着早一时重逢。

    云冰清站在公路边又拦了一辆出租车,再一次向“老地方”驶去。由于他经常在那里入住,和老板比较熟悉,简单登记后便进入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躺下休息。他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脑海中又浮现出白玉洁那温文尔雅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心里想:“洁儿行走一定非常辛苦,等她到来的时候,我一定要亲手为她泡泡脚,这样也能缓释她的疲劳。想到这些,他匆匆走下楼,到了吧台提了满满的两壶开水,又拿了两个百年好合的红边瓷盆进入房间,默默地等候着心爱的人到来。

    真无聊,玉洁怎么还不来呢?云冰清躺在床上翻过来,调过去不得安宁。呵呵!他忽然想起洁儿最喜欢欣赏音乐,拿着遥控器搜索着音乐频道。

    周冰倩《真的好想你》再一次勾起了他的相思之苦,多么渴望白玉洁能早一会来到他的面前。

    正当他牵肠挂肚念叨着白玉洁的时候,《梦中新娘》的音乐铃声骤然响起,不用看就知道是她打来的,急忙接通了电话。

    “国子,我事情已经办好了,你在哪里呢?”白玉洁慌里慌张地问。

    “洁儿,我在老地方等你呢!”云冰清一听,神采飞扬高兴地回答着。

    “可是,可是我不清楚是哪家宾馆了,已经找不到了。”白玉洁吞吞吐吐地说。

    “你径直向西来,我下楼迎接你的大驾光临。”云冰清笑眯眯地耍着贫嘴。

    “不要,告诉我名字就行了,我会找到的。”白玉洁一边急急忙忙地走着,一边聊着。

    “我看见了。”白玉洁忽然欣喜地叫了起来,“告诉我房间号,我随后就上去。”

    “021314”云冰清一五一十地诉说着,生怕有一点遗漏,担心她会找不到。

    “我知道了!”

    就这样,他们结束了通话。云冰清特意起身把房门打开虚掩着,焦躁不安地等候着。

    “咚咚咚”的敲门声伴随着白玉洁那娇滴滴的声音:“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云冰清一听兴奋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弯着腰绅士般鞠了一躬,甜甜地说:“白女士,请进,已经恭候你多时了。”伸出手接过她的手提包放在了床头柜上,两人深情地拥抱在一起。

    “洁儿,你请坐,我为你泡脚!”云冰清一边说着,一边把她按到了床边坐下。

    “傻瓜,又不是晚上,泡什么泡,我的脚干净得很。”白玉洁的双眸中闪出异样的光芒,温柔地说。

    “不!我就要为你洗脚,难得能和你在一起,我怎么能错过这表现的大好机会呢!”云冰清撅着嘴,摇摇头固执地说。

    “坏蛋,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好好地为我效劳吧!”白玉洁开心地笑了。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