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洁说完挂掉电话,撒着拖鞋,穿着衬衣走出房间,迎面吹来阵阵凉爽的秋风,她抱紧臂膀,感觉一阵冷意,但是想到心爱的冰清马上就来到她的面前,哪里还顾得了这些呢?一路小跑走到了大门前,急急忙忙地把大门打开,拉开大门,欢迎冰清的到来。走出大门,向冰清来的方向望去,她翘首以待,几分钟还没有见到冰清,由于已是深秋,天气渐渐变凉,她冻得直哆嗦,怀着失落的心情,她悄悄地回到了宿舍,在静静得等候心爱的人到来。

    冰清骑着电动车在坎坷不平的石子路上行驶,可是车速太慢,只有干着急,只有独自埋怨,可是恨铁不成钢,想快又能快得了吗?电动车像个木偶似的不解风情,冰清真是后悔,当时为什么要骑着电动车,为什么不换一辆车呢?哎!既然已经到了半路,远远便看见了学校,那是多么熟悉的校园,那是他和玉洁爱的起点。想到这些,冰清把电门加到最大,可是电动车仍然是慢腾腾地行驶着,并没有因为他的着急而快多多少,冰清却感觉电动故意和他神作书吧对似的,恨不得把电动车给砸了。

    再短的路,有了相思便觉得漫长;再远的路,无情之人便觉得无路可走。正因为冰清和玉洁心相连,爱意浓浓,便多了相思,多了牵挂。

    紧走慢走,冰清骑着电动车风风火火地赶往学校。秋日的风景异常迷人,可是再美好的风景又怎能比得上见到玉洁呢。他无心去欣赏,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赶。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终于到了学校的门口。大门敞开着,操场上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花园中五彩缤纷的菊花竞相开放,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毕竟好久没有来到这个校园了。冰清一阵惊喜,一阵激动,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心爱的玉洁,他心潮澎湃,好不激动。

    穿过宽阔的水泥路,冰清来到玉洁宿舍门前,房门紧闭,他礼貌地轻轻敲击了两下,等待着回应。几乎在他敲门的同时,从里面传来微弱的声音:“亲爱的,门没有销。进来吧!”

    听到这微弱的声音,冰清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感觉好无助,好无奈。冰清定了定神,轻轻地推着门,门是虚掩着的,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门打开。冰清明白玉洁已经等候多时。

    “玉洁!”冰清人未到,声音先到。

    “清,我在里面呢!快进来吧!”玉洁急切地说,声音中既有苦涩,又有着欣喜。

    随着微弱,苦涩的声音,冰清轻轻走进屏风后面,看到令人心酸的一幕:玉洁歪歪斜斜地倚靠在墙上,耷拉着脑袋;原本光洁鲜亮的秀发散乱地垂在胸前;一双眼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苍白的脸上莫名其妙地起了一些相思豆;浅红色地衬衣套在身上,是那么宽松,是那么不和谐。

    见到冰清走进,她强颜欢笑,露出苦涩的笑容,她想挣扎着起来迎接冰清,可是彻夜难眠的她实在是没有一点力气,没有一点精神。想不到一夜不见,心爱的人却面目全非。冰清的心在流着血,他的心在痛。顾不得手中提着的电脑,轻轻走到玉洁身边,紧紧地把她搂在怀中,心里酸溜溜地说:“傻瓜!昨天我们不是还见面吗?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冰清说着,眼中含着泪花,眼前的玉洁已经模糊不清。

    “清,一夜我忍不住想你,昨晚我练了不少的毛笔字,可是都不好看,没有一个字能让我满意的!我写了无数个‘清’字。但每一个字都不如你有光彩,在我的脑海中满是你的影子,我默默想着你。”玉洁趴在冰清的怀中哽咽着说。

    听到心爱的玉洁痛苦的哭泣声,冰清陪着掉泪,他把玉洁搂得更紧了。此时冰清说不出话来,他害怕玉洁听到他的嗓音会更加难过,强忍着心中的酸痛,不住地亲吻着玉洁的额头,拍拍她的肩。

    冰清把脸向里面转着,头仰望着天花板,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冰清吸了一下鼻子难过地说:“洁,我来了!我就在你身边。我爱你!我们永远不分离。”玉洁依然趴在冰清的怀中哭泣着,那是对爱人的相思,那是对最真的表现,世界上相爱的人为什么要承受相思之苦呢!

    “洁。别急!马上就帮你整理好了。”冰清回首望了玉洁一眼,然后继续整理满是狼藉的书桌。好久冰清才把垃圾彻底打扫干净,看到一个假期不在,桌子上布满了灰尘,他又找来一条干净的抹布蘸了一些水擦得干干净净。地面尘土将要飞扬,冰清到厨房端来一盆清水撒在地面上,找来一把笤帚一片一片地扫出去房间。

    冰清边扫,边嗔怪着:“玉洁,看你把满屋子搞得多凌乱呢?怎么会这样呢?”

    “我想你,昨天回到家,不见你的影子,我心烦。也无心打扫!“玉洁苦笑着说。

    玉洁哭泣一会,冰清看到玉洁渐渐平静,他松开拥抱玉洁的双手,坐到书桌前。

    眼前一片狼藉:她最爱的化妆品东倒西歪;卫生纸成了长长的白丝带一半耷拉在书桌上,另一半已经滚到了床底下;练字的纸和毛笔也分道扬镳;钥匙摆得七零八落;手机和手机套分离;原本鲜亮耀眼的头箍失去了光彩;一些常用药东一粒,西一粒的……

    看到这乱七八糟的一幕,冰清认认真真地一点点整理着,归类着,摆放着。突然,他看到书桌上的报纸,上面写满了“清”。所有的一切,冰清已经明白:玉洁是在想着他,一夜都在想着他。回想着以前冰清教玉洁练字的时候,又看看眼前,他懂,他什么都懂,他知道玉洁是那么在乎他,是那么牵挂着他。

    当冰清在整理书桌的时候,玉洁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和动神作书吧,她感到的是痴迷,感到的是幸福。玉洁把身子向床边挪了挪,伸出无缚鸡之力的手,好想冰清抱着她,她深情地望着冰清的后背温柔地说:“清。别管那些,来!我要你抱抱我!”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