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阳勋带着一票人去到不远处的花园中,却见里面除了他的婢女,还有两名仙人候着;

    “见过姜尊主。r?anw?e?nw?en`”姜阳勋飞落下去,那两名仙人当即朝他行礼;

    “不知元仙人是有何事?”姜阳勋直接问道,那两名仙人直起身来,还在仙云上了众人神色都是微异;

    却见那身着一黄一蓝长相尤为俊美的两名仙人,不仅眉心有着一只竖眼,就是那行礼时伸出的两只手,掌心也各有一眼,虽然他们说话间双眼目不斜视,但是手心那两只眼却是带着审视的看着陌路离殇他们。

    “这是我们尊主命我们送来给姜尊主的口信。”姜阳勋开口,那两人只招招手,随后一道光影咻的飞到姜阳勋面前露出了真容;

    姜阳勋伸手把那露出模样的雪白玉佩拿到手里,瞬间,那玉佩就直接幻化,变成了一道和姜阳勋体型身高类似,但是却有着一头火红长发,神色冷漠的端正男子的光影;

    “姜仙人好兴致。”那端正男子光影一清晰彻底,眼睛当即灵动了起来,直接看向姜阳勋,然后目光不由移动到了陌路离殇还有其他躺在仙云上的众人,平直说道,然而那认真的语气,却是让流墨墨他们神色微异。

    “元仙人是有何事,不妨直说;”对于元仙人认真的意有所指的话语态度,姜阳勋并没有多言的意思,反而沉眸说道;

    “凌池关失守,沐家冠英仙人和冠鸿仙人陨落,急需尊主级别的仙人去镇守~!”元仙人说道,姜阳勋神色顿变;

    流墨墨他们虽然早已知道现在是战时,但是一直不清楚战时具体是什么,而现在忽而听闻关卡失守,怎么感觉竟是如凡人国家城池一般??

    “其他人呢?”而姜阳勋神色严峻,只立即问道;

    “其他关卡也出问题,我正在赶往石冀关,你也尽快赶过去吧,沐家人撑不了太久~!”元仙人说道,姜阳勋神色变幻,最后还是咬牙应下,而得到他的应诺,元仙人的光影也当即散去不见。

    “你们先回去吧。”姜阳勋正色看向那两名元仙府的仙人说道;

    “是。”那两人闻言立即应了,随后就在婢女的带领下,只迅速离开了;

    然后姜阳勋只转身看向陌路离殇他们一众;

    “你们先回丹枫园,我会派战仙保护你们;”姜阳勋回头,正色看着众人说道,随后顿了一下又道;

    “他我会带走,若是有可能,我会尽量保住她,如若不行,你们也节哀;”姜阳勋认真说道,说着的时候尤其多看陌路离殇,让陌路离殇脸庞不由绷紧,有怒有怨,却是无从提及怪罪;

    毕竟,那个家伙也不是姜阳勋能对付的,不管是战力方面还是背景方面。

    “明白,但是,他们这样是怎么回事,能解决一下么?”陌路离殇苦笑,然后只认真追问;

    “他们的神魂被锁定着与肉身分隔开来,是他的能力,我无法解除。”姜阳勋沉默了一下说道,让众人都是神色一变;

    几个意思?他们以后就这能这么躺着了??

    “不过,诸位原本就不是真的,我会派信得过的人,帮诸位分离开来,先解决了这层再说。”姜阳勋又道,流墨墨他们闻言一怔,陌路离殇只沉声开口;

    “你的意思,是要把他们和肉身分开?!”

    “正是。”

    “不可~!”姜阳勋的话一出口,陌路离殇离脸色顿时一变;

    “若无身体,如何存在于此?!”陌路离殇凝声说道,姜阳勋闻言看向他,然后开口;

    “我会提供。”

    说完,陌路离殇怔楞,流墨墨他们也是齐刷刷的看向他;

    “我会安排好,我比你们自己还重视你们的性命。”姜阳勋忽然转头,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然后在众人沉默看他的时候,他只转过头,然后迅速把各项命令传达了下去,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我送诸位回去。”然后就有婢女上前说道,陌路离殇点头应下,随后那婢女脚下生出的仙云只托着众人直接飞去;

    那婢女带着众人一路飞驰,直接把他们送入了丹枫园的堡垒中;

    安冷和安敏见流墨墨他们全是躺着回来的也是大惊,不过那婢女迅速说明了一下,然后只招呼他们,又叫上了丹枫园的婢女奴仆,直接在大厅中布置了一番,把躺倒的众人分别放到了上面。

    “我奉尊主命,征调战仙七人护卫各位,且关押犯事仙人六名已经提来,医仙六人还在路上,诸位还请稍候片刻。”而他们被安置好没一会儿,就有婢女带着一大波人进来了;

    躺在床上的众人侧目看去,带头的几名白衣婢女眼熟,是之前姜阳勋手底下的,而在她们身后,七名神色淡漠,看着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女孩只如同拎小鸡仔一般各自拎着一名全身僵直的成年人了;而在他们身旁,另有一名空手的站着。

    “劳烦了,诸位请。”而那婢女说完后,安冷和安敏就立即恭敬回应,然后垂眸示意;

    随即,那六名战仙上前,各自站到流墨墨他们众人身前,而空手的那个男孩则直接站到了陌路离殇身边。

    “战仙规矩,相互通报姓名后,即可成立契约。”而在七名战仙站定后,之前那婢女又开口说道,流墨墨他们现在只有眼睛和耳朵能用,只疑惑看向各自面前那男孩女孩;

    “成立的契约是何种?”陌路离殇疑惑开口,

    “护。”那婢女出言,

    “保护?”陌路离殇一怔,狐疑问道;

    “是。”那婢女点头,让陌路离殇一噎,然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惜字如金啊。”

    那婢女垂眸不言,让陌路离殇轻啧,也没有再扯下去,只神色古怪的看着她又问;

    “所以他们现在不能说话,你觉着怎么完成契约??”

    “待医仙处理之后。”那婢女微顿,然后回道;

    陌路离殇没有再问,也没有和他身旁的那个战仙通报姓名,只神色平静的等待着;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后,那些医仙就到了,不够并没有陌路离殇上次见过给易红仙人治病的那个。

    而见医仙们到齐,那婢女就正色和他们沟通,然后医仙们神色肃穆的分别到了躺着的六人身旁,同时身旁的战仙也把手里僵直的成年人放到了六人身旁留出的空位上;

    而他们一把人放上去,陌路离殇就惊讶发现,那些人却是还有意识的,眼睛滴溜溜的打转,里面盛满了各种情绪,让人看的不喜;

    不过在场人都没有在意这个细节,毕竟即使不拿他们来给流墨墨他们当新的肉身,他们作为囚犯被关押着,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准备就绪之后,请诸位点燃聚魂灯,且无论发现什么,换体结束之后再言。”那婢女严肃说道,医仙们应下,然后几乎同时挥手;

    却见一盏盏婴儿臂粗的青铜灯浮现到了流墨墨他们六人的眉心上方,冒出的一点点灯芯刷的亮起,一粒青幽幽的豆焰安静的燃烧了起来;

    医仙们开始动手剥离他们六人的神魂,不过只一开始,医仙们就发现了不对,神色都是惊异,不过想到那婢女前一刻的严肃警告,虽然心头疑惑翻滚,但他们手上动作并没有任何影响,只稳稳的进行着;

    陌路离殇沉眸看着,虽然不太懂医仙的能力手法,不过看着他们行云流水般的进程,心头也还算平静;

    待换体结束,那些新身体缓缓的睁开眼睛,然后在医仙确定之后解开肉身的封印,五人只刷的坐了起来;

    “都没事吧~!”陌路离殇则在他们坐起时就迅速过去,一一从众人脸上划过,确定都是熟悉的眼神,这才略微放下,只开口问道;

    “感觉,还行。”流墨墨活动了一下这具新身体,又关心的问了问雪如楼的,得知他们的都能如臂指挥并无不妥后,这才缓下精神;

    而换体没有问题后,七人只看向各自面前那神色淡漠和自己同性别的战仙;

    “互保姓名是怎么个通报法,且成立的契约具体是何?”流墨墨转头看向一旁的白衣婢女问道;

    “直言与战仙约定契约,通报战仙姓名,获得战仙保护,战仙同意则回应自己姓名,若不愿,则无法成立。”那婢女解释道,众人明了,然后只看向自己面前战仙,开口说起,然后报出了姓名;

    战仙们都冷漠看着,因是姜阳勋分配过来的,并没有真出现不愿的;

    而众人互通姓名,契约成立之后,虽然战仙们没有多说一个字,但是神色间的冷漠基本都散去,只是依旧冷淡着脸,步步紧随着他们。

    “可惜了,也不知舅舅和吴幸现在怎么样了”自身有了安全保护后,陌路离殇神色微松之余,也不由叹息一声;

    陌星子是确定‘死’了的,吴幸情况诡异,不过能平安脱险的可能性很低,‘死’出去也是基本确定了的;

    而只想到这个,陌路离殇就只觉满怀的惆怅。

    而身体问题解决了,安全也暂时有保障了,最重要的是,附身去吴幸那具身体的人形虚影被姜阳勋直接带走了~!

    而他会直接把危险置在身旁,他当时也说的直白,那么做就是为了让他们能活着~!

    从一开始就对他们很好,到现在更是直接把危险捆到自己身边去~!而他这次出去要做的,明显是更加危险的事~!

    辣么在这种情况下,姜阳勋付出了这些,到时候他要的收回去的必然会更多~!

    流墨墨他们也有些挠头了,承受了拒绝不了情,也不知瞪还回去的时候他们受不受得了

    医仙们离开了,婢女们也散了,安冷和安敏在给其他人安排好住处,送上压惊的仙茶和仙食后也乖觉的关好大门离开了;

    而经过之前那吃瓜吃的折了两人,集体中招的糟心事后,在没滋没味的把那些仙食吃了,补充了身体的需求后,流墨墨就让大家随意,然后只和雪如楼回房间休息了;众人基本也都是一样的选择。

    而这般的闭门休息持续了几日后,安敏忽而来报,有娘娘的车架至丹枫园,让懒散了好几日的众人都是一怔,诧异于这时候姜阳勋的妃子怎么会突然跑来;

    “该不会是姜阳勋外出,怀孕的那个逮着机会要报仇了吧?!”陌路离殇忽然说道,流墨墨他们不由一怔;

    “她?那次晚宴,我们那也不算得罪她吧;”流墨墨无语说道,然而除了她,众人还真想不起来还会有哪个妃子特意来找他们。

    “不管了,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流墨墨摆摆手道,他们杵在屋里猜测也猜不出来,还不如亲眼去看看呢~!

    众人一同往外走,每人身后多缀着一个战仙,这几日他们会一直闭门休息,这些战仙也是原因之一;

    毕竟要带着一个脑子天生就有点儿问题,非要步步紧随怎么样都说不通的二货小尾巴,不管是要习惯还是要调节,那多是需要时间的,嗯,尤其是需要有耐心的时候,毕竟,打也打不过

    众人走出了堡垒,远远的已经看到了安冷和安敏去接的那颇有排场的车驾,不由暗暗嘀咕;

    该不会真是怀孕的那个吧~!她怎么想的啊~!

    “,可知那车驾是哪个妃子的?”流墨墨盯着上空正不疾不徐飞过来的车驾,问起身旁她的小战仙道;

    “没有威胁流仙子安全,不知。”

    “”小战仙的话让看流墨墨一噎,同时怒瞪了过去;

    “等她威胁到我生命安全的时候你才知道是不是太迟了~!”

    “不迟。”小战仙淡定说道,

    “你大爷的~!”流墨墨竖起了眉毛,

    “我没有大爷。”小战仙淡定说明,

    “不想和你说话,能把我气死~!”流墨墨心头一哽,只咬着牙道;

    “不会气死。”小战仙却是较真的看向她强调道,让流墨墨差点没把牙给咬碎了~!

    “呵呵~!!”

    打定主意不和这个一天能气死她八百回的二货说话后,流墨墨只板着脸看着已经开始降落的车驾,同时暗暗戒备了起来。

    “娘娘,到了。”车驾落地,一名婢女当即到了车门口恭敬说道,

    下一刻,车门打开,里面的婢女先出来,然后又回过身去扶里面的人。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