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狐的反应虽然快,但依旧快不过蛇灵王。

    它来不及避开就被蛇灵王的巨尾扫中,重重的摔了下来。

    “轰!”

    酒池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鸾狐的诡谲之体四分五裂,藏匿于它翅膀下的金色坐标已暴露出来。

    寒歌与凌楼对视一眼,双翼一展就朝着金色坐标冲去。

    它们非常忠诚,为了护住王的安危可以献出一切。

    “砰,砰!”

    两名鸟主还未靠近,就被蛇灵王直接抽飞出去。

    蛇灵王的长尾轻轻一卷,已将金色坐标卷到自己跟前,放进了自己嘴中。

    一般人想要破坏坐标并不容易,敲除坐标需要专用的空间锤。

    但对于蛇灵王而言并非难事,它将金色坐标放在嘴中嘟噜道,“我最忠厚老实的朋友,永别了……”

    就在蛇灵王要一口咬下去时,它尾端丈许处忽然闪烁出一点黑光。

    当这黑光想要的一瞬,蛇灵王的表情忽然变得异常惊恐,原本放松的蛇身在这一刻变得僵尸一般硬直。

    “呜……”

    尾端的黑光不断地扩散,竟顺着蛇灵王的身体游走起来。

    诡谲之体是没有骨骼的,包括蛇灵王级别的诡谲也没有,但这黑光硬生生从内部勾勒出一条清晰可见的脊椎,一直延伸到蛇灵王头部,将蛇灵王的头骨也勾勒出来。

    “不能杀它……”蛇灵王说道。

    “为什么?”蛇灵王愤怒的问道。

    “因为狩还有用,”蛇灵王回答道。

    “可它会坏事……”蛇灵王愈发愤怒。

    “我说不能,就不能……”

    蛇灵王说着猛然一吐,将衔在口中的金色坐标猛的吐向寒歌。

    金色坐标带着巨大的惯性,将寒歌砸翻在地上。

    “我!”

    蛇灵王非常不甘心的又朝着金色坐标冲过去,但还没冲出两步,身体又是一僵,竟转动身体朝着反方向离开酒池战场。

    这一幕把双歧大蛇,寒歌,凌楼和鸾狐都看呆了,浑然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王!王!”

    双歧大蛇跟在蛇灵王身后。

    “退兵!”

    蛇灵王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可到了这一步,完全可以将鸟灵门全灭,现在……”

    双歧大蛇不甘心的说道。

    但它的话说到一半,蛇灵王忽然调转头来,一双月牙瞳孔中布满阴森森的黑芒,“想忤逆我?”

    双歧大蛇贵为蛇灵门的二号人物,是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蛇灵王,从来都是忠心耿耿,这恐怕是蛇灵王对它最严重的的警告。

    “我,我……不敢!”双歧大蛇期期艾艾了一阵,这才无奈的发布退兵了命令。

    其实酒池战场厮杀至今,双方的诡谲都已消耗的差不多,即使双歧大蛇不下令,诡谲们在陨落后也会自然回归……

    玉清天上的这场恶战,便以如此诡异的形式告终。

    ……

    归墟坟场,神钟城。

    又到了一月一度的敲钟日,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一众彼岸境都异常兴奋。

    诸多彼岸境按照顺序开始敲钟。

    这次敲钟过程中,最备受瞩目的还是华天命。

    自从华天命踏上天地玄黄塔三十二阶后,震动了整个归墟坟场。

    他一下子成为所有人登顶的希望!

    获得礞石后,华天命修炼的速度几乎倍增,前不久刚刚踏上三十二阶,短短时间挑战三十三阶便顺理成章。

    “咚——”

    随着一阵悠扬而绵长的钟声响后,华天命再度坐在那口神钟下方。

    闭上眼睛,他便进入了天地玄黄塔。

    华天命很喜欢塔内的氛围,每次进入其中都有一种欢快感,他曾想过这座塔的主人应该是个开朗的人。

    但这一次进入其中时,华天命却敏锐察觉到气氛出现微妙的变化,一股凝重的氛围在塔内盘旋着。

    “是因为我登顶吗?”华天命默默地想着。

    他已经来到了三十三阶,目光更是焊在那把“孤剑”上。

    天地玄黄塔内的氛围的确很凝重。

    太上老君和他的四名弟子都已聚齐,默默地注视着华天命。

    “那把剑,还是让华天命承载吧,”度真说道。

    “我同意,”真形说道。

    “我没意见……”玄都点点头。

    “师父说了算,”鹤云说道。

    太上老君颔首说道,“当初孤剑出了问题才变成一把废剑,现在罗念已将孤剑修改,按照罗念所说,他将孤剑连接在十一层,威力今非昔比,你们不后悔?”

    四名弟子被困在“空泡”内许久,许多野心似乎都消弭了,齐齐点了点头。

    “不后悔,”度真说道,“何况当初故意培养华天命,引导他上三十三层就是因为这把孤剑,现在我们拿走华天命作何感想?”

    “可罗念尚在主界,虽然现在杳无音信,但他万一试图通过孤剑传递讯息我们该如何?”真形问道。

    这一点太上老君早有准备,他淡然一笑,翻手便多了枚血红色的玉佩。

    几名徒弟看到这玉佩后神色都微微一变,度真更是失声道,“老头子,这血魂玉佩……”

    这玉佩是天上老君的血脉所化,在他体内温养无数年,是太上老君打造的一尊分身,其蕴藏的威力堪比本尊。

    “你们各自化一道分魂,我将它融入孤剑,”太上老君说道。

    度真,真形等人有些奇怪,不知太上老君为何突然有此安排,玄都问道,“师父,为何有如此安排?”

    一般人留下分魂都是面对巨大的危机时为自己留一个后手,他们藏匿在空泡内应该是安全的。

    太上老君的面色变得沉重起来,“上次度真回归,暴露位置后我心中始终不安。”

    “空泡是无法被追踪的,我们已经将方位移动,那些捣乱的掘金兽也被真形师兄一口吞了,”玄都说道,他觉得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

    太上老君轻叹一口气,“我也知道,但这几日总有些不安,化一道分魂总能以防万一。”

    四名弟子虽然对太上老君的担忧不甚理解,但还是按照师父的命令各自从脑海中划出一道分魂钻入这枚玉佩。

    随后太上老君便伸手将玉佩挂在孤剑上,这枚玉佩挂上去的一刹那,便溶成一根根血线依附在剑身上,很快血线慢慢渗入孤剑内部。

    华天命看不到太上老君和他的徒弟们,也听不到他们说话,连玉佩融入孤剑的过程都看不到。

    一段时日不见,孤剑的气息又有了变化,先前看上去是如此残破,剑本身的气息都不存在,真的像是一件凡兵,可现在孤剑内蕴藏的能量非常惊人……

    其间发生了什么华天命也捉摸不透,但他对孤剑的兴趣一如既往。

    “嗡,嗡,嗡……”

    神钟城那口大钟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的颤抖起来,时间快结束了。

    华天命面露笑容,伸手便握住了孤剑,等到声音结束后他会自动离开天地玄黄塔。

    但就在华天命转身的一个瞬间,面色顿时为之一变,他面前出现了一位仙风鹤骨的老者!

    “你是……”华天命本想问老者是谁,但转念一想便道,“你是天地玄黄塔的主人?”

    太上老君点点头。

    “因为我登顶的缘故,所以你会出现?”华天命问道。

    能够见到天地玄黄塔的人,华天命并没有太多意外,他甚至觉得是必然。

    太上老君却摇头道,“我要你给罗霄带一句话。”

    “给霄圣带话……”

    华天命很奇怪,为什么他好不容易爬到三十三阶,终于见到塔主人,居然是给罗征父亲带话?

    “什么话?”华天命问道。

    太上老君手中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蝴蝶,他随手一抛,这蝴蝶便朝着下面飞去,停留在塔内第八阶上。 “让罗霄敲钟入塔,承载这只蝴蝶,”太上老君说道。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