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山庄,在外面是一片世外桃源。

    可在云海山庄的地窟,却是犹如一片修罗炼狱。

    此地,名为云窟。

    云窟内!

    也就是在云海山庄的地基下,里面一片幽暗,洞道蜿蜒,纵横交错,四通八方,感觉像是通往未知地狱,不知幽深。

    当林辰踏入云窟,一阵阵森冷彻骨的阴风冷袭而来,石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挂着一盏油灯,看起来摇摇欲灭。

    在云窟内,存在着许多地牢,关押着各种各样的囚犯。

    毕竟极乐盟做得业务很广,除了杀人买卖之外,还有夺取机密,铲除异己,或者囚禁一些能人异士,为极乐盟所用。

    而极乐盟的杀手资源,一是来源于天生培养的杀手,极乐盟一般会在四方挑取有一定潜力的孤儿,这些孤儿培养起来忠诚性极高。

    二来是后期逼迫的杀手,极乐盟会以强大的信息网,搜捕一些有潜力成为杀手的人才,将他们强行逼迫成为杀手。

    而逼迫的手段,就是用尽各种折磨,消磨意志,最后不得已屈从成为极乐盟的奴驭。像是这种杀手忠诚度是比不上自小起来培养的杀手,但这些杀手也无法接触到极乐盟的内部机密,只是负责在外履行各种任务而已。

    当然,除了这两种杀手外,还有许多自愿加入极乐盟的杀手。这种人往往都是因为性格心理扭曲,以杀人为乐,最为憎恨。

    所以,极乐盟的杀手,许多值得让人同情,也有许多让人痛恨。

    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极乐盟这颗毒瘤。

    江灵就是受害者之一,也是林辰的逆鳞,正是因为江灵为自己而惨死的缘故,让林辰加深了对极乐盟的恨意。

    这时!

    林辰面色平静的行走在忽明忽暗的幽深密道中,行过之处所见镇守的黑衣杀手,都会毕恭毕敬的向林辰行礼。

    而林辰可以清晰得听到,在云窟内传来各种凄惨的嘶叫声,整个云窟也充斥着浓烈的怨气,感觉就像是一片深渊炼狱似的。

    更为恶心残忍得是,可以看到些只有十余岁龄的孩童,在密牢里相互厮杀,最后以啃食对手的血肉为食,得以求存。

    残忍!

    甚至让人感到痛恨!

    想着江灵所遭受的同样经历,林辰心中对极乐盟的恨意也是越来越重。

    忽然!

    一道鬼魅残影,如同幽灵般毫无预兆的闪身挡住林辰的去路。

    “夜护法,看你两手空空的,不像是来送猎物的吧?”一道阴森沙哑的声音传来,让人感到非常不适。

    却见!

    一位黑袍男子,满脸纵横交错的刻着清晰而恶心的疤痕,显得极其狰狞丑陋。一身气息宛若死灵般,散发出浓重摄人的森寒之气。

    这是因为常年活在阴暗中,才具有阴寒之气。而且戾气极重,目光冷桀,像是利刃般直勾勾的盯视着林辰。

    不错!

    此者正是暗夜,龙门右使,修为已臻三转化龙境。

    “不错,这次我是奉命来提人的!”林辰淡然道。

    接收了夜龙的灵魂记忆,林辰也是跟着习惯了跟暗夜打交道的方式,反正两人一见面都是谁都不服谁的样子。

    但只要是龙煞交代的任务,暗夜也不敢刻意为难“夜龙”。

    “是要提谁呢?”暗夜皱眉问。

    “是前段日子所擒的那几个江湖武者,门主那边有令,我必须得立刻带走。”林辰语气冷淡。

    “这几个江湖武者可是门主特别交代要重点照顾,也有意培养为盟中要员,夜护法是要带往何处?”暗夜表示怀疑。

    “门主的意思是你所能揣摩的?要是耽误了门主交代的指令,到时受罚可别怨我没提醒你!”林辰阴沉着脸。

    暗夜虽然有些疑惑林辰的意图,但两人也算是共事多年,而且都是龙煞的心腹,自然不会拿龙煞的命令来开玩笑,更不会愚蠢到去背叛龙煞。

    因为在极乐盟,也根本不会发生背叛上级的蠢事,所以就算暗夜再起疑,也不会去怀疑同为龙煞心腹的“夜龙”。

    “跟我来。”暗夜幽幽转身。

    林辰也懒得多言,尾随而去,半途再无交流。

    直到!

    云窟深处一间幽暗密牢门前。

    却见!

    暗夜施手结印,开启阵门。

    作为魔魂真体,林辰对黑暗反而变得极其敏锐,透过黑暗可以清晰得扫视到,断刀五人正死气沉沉的靠在冰冷的石壁上。

    可以感觉到,断刀他们身上的气息极其微弱。

    “我已在他们身上施加了散功粉,无法施展任何的功力,形同废人。”暗夜冷森森的笑道,像是这种下三滥的囚禁方式,在极乐盟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先给我解药,人我带走!”林辰淡然道。

    “解药?”暗夜紧皱眉头。

    “难不成,区区几个金丹武者,暗护法还会有所顾忌?或者说,你觉得凭我的能力,还无法对付几个金丹武者?”林辰鄙视道。

    想想也是,断刀他们只有金丹境修为而已,在化龙境强者眼中就形同蝼蚁,根本不足为患。

    但暗夜大是不解,即道:“若是现在就为他们解毒的话,他们的意识必然会清醒过来,就这么放纵他们离去的话,我们云海山庄的内部机密岂不得暴露?”

    “放心,门主真正的目标只是星辰而已,这几个江湖武者跟星辰那小子重情重义。现在星辰已经在向门主妥协示好,那我们极乐盟也自然得表示我们的诚意与歉意。”林辰郑重其事的说道。

    “恩,门主竟然出山了,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自然是易如反掌。”暗夜点了点头,感觉有些不对劲,可面对着“夜龙”,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思来寻去,暗夜潜意识的认为,作为龙煞的心腹,共事多年,“夜龙”没有任何理由去背叛上级。哪怕是再觉得不对劲,暗夜心里也是琢磨不透。

    毕竟,谁能想到,此“夜龙”非彼“夜龙”呢?

    不由!

    暗夜便掏出一瓶解药,随手丢过给林辰,正色道:“要说诚意的话,我觉得最好不要让星辰那小子怀疑是我们云海山庄所为。”

    “不必担心,如今星辰树敌诸多,此番露面也是遭到剑宗弟子的追杀,仇恨自然会转移到那些剑宗弟子的身上。是我们从那些剑宗弟子手中救下了他的兄弟们,要说也是星辰承我们的情才是。”林辰阴笑道:“不过,为了避免起疑,还是得让几个手下捎出去再为他们解毒。”

    “有理!”

    暗夜拍了拍手,几位黑衣杀手迅速闪身掠现,而且都是一等一的金丹境高手,跪地待命。

    “将里面的人给押送出来,随夜护法前去复命。”暗夜命道。

    “是!~”

    那几位黑衣杀手,效率极快,迅速将意识模糊的断刀他们给解押出来。

    “跟我走!”林辰淡然道,转身而去。

    旋即!

    众黑衣杀手,便押送着断刀他们,正欲尾随林辰而去。

    “等等!”暗夜突然又唤住了林辰。

    “暗护法还有何事?”林辰皱眉。

    “本来你我共事多年,都是门主的左膀右臂,我本不该怀疑你!”暗夜语气郑重的说道:“可既然是门主特别要照顾的目标,你要带人走的话,总该需要有门主的密令吧?”

    “既然你都知道你我共事多年,都是门主最信任的部下,你突然间这么怀疑我,不会是刻意为难吧?”林辰冷声道:“即便你我往日多有不和,但此事事关重大,耽误了门主的指令,误了门主的计划,你担当得起这责任吗?”

    “竟然是事关重大,那就更需要门主的密令!毕竟门主出山之前曾再三告知,没有他的密令,谁都不得擅自执行任何的任务!”暗夜沉声道。

    “恩?”林辰心下凝重,难道是暗夜起疑了?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