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瑶见是林辰,颇为惊喜,可见林辰毫无顾忌,直接击杀了天漠,令秦瑶备是担忧:“辰,无冤无仇,你怎么杀了天漠师兄呢?”

    “媳妇,你是不知,昨日我回碧云门,本不想惹事是非。可这犊子,不仅数番羞辱我与虎兄,而且还敢打你的主意,为此作为要挟我的筹码。”林辰满是无奈的说道:“本来是无冤无仇的,是他心胸狭隘,已经严重触犯了我的底线!”

    “我知道,可再怎么说,天漠也是二长老的首徒,又深得掌门器重。而且我们秦府还未在青云镇站稳脚,我担心会对秦府不利。”秦瑶忧心忡忡。

    “媳妇,你真是太天真了,这天漠已经对你起了歹念,若是他活着,才是对秦府最大的威胁!”林辰一本正经的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是我杀了他,是天收了他,又岂会怪罪在秦府头上呢。”

    话毕!

    林辰扬手一挥,烈焰而过,天漠瞬间化为灰烬。

    不由,林辰又道:“别担心,我已经面见过我师尊了,以后自然会多加照顾秦府。”

    “不,你不知道,岳峰长老已经将天漠收为义子,情同父子。若他得知天漠遇害,必然不会罢休。”秦瑶语气深重。

    “义子?”林辰皱眉,确实有些棘手,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无妨,无凭无据的,岳峰长老也不敢为难我。更何况,现在占理的是我,岳峰长老就更没理由找我说事。”

    “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秦瑶轻叹一声,道:“不过你也真是的,怎么到处都能招惹到麻烦呢?”

    “没办法,人帅就容易遭人妒忌。”林辰打趣一笑。

    “油腔滑调。”秦瑶白了眼。

    “玩笑归玩笑,不过媳妇以后可真要多长几颗心眼,这世道不是谁都会那么善良。尤其是回头的敌人,更加可怕。”林辰正色道。

    “知道了。”秦瑶微微点头,若是没有雷驹护身的话,还真有可能被天漠得手了呢。

    “知道就好。”林辰笑道:“对了,我有件礼物一直想要送你,只是近来麻烦诸多,一时都没机会送你呢。”

    “礼物?”秦瑶颇为惊奇期待。

    旋即!

    咻!~

    寒光一闪,伴随着摄人的剑气,一柄晶莹剔透的长剑扬现在手。

    “好剑!”秦瑶美目闪亮,心知不凡。

    “此剑为念心,是我在炼器盛会上所炼制的一把宝剑,也是斩获冠军的胜品。此剑妙用无穷,可以提升你的实力。”林辰道。

    “念心?”秦瑶轻轻接过念心,爱不释手,惊然道:“此剑该达到玄品了吧?”

    “媳妇要眼光。”林辰微微一笑。

    “这怎么可以,你可是位剑修者,念心在你手里才会更适合,给我只是暴殄天物而已,而且对你来说也有很重要的意义。”秦瑶正欲拒绝。

    “宝剑赠佳人,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意义。你就放心收下吧,像是这样的宝剑我多得是。咱们都快成亲的人,就没必要如此客气了。”林辰笑道。

    “谁要跟你成亲。”秦瑶一脸娇羞,蹙眉问:“竟然你舍得将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我,不是要跟我道别了吗?”

    “不急,路途遥远,要你一个人返回师门,不是放心。反正隐龙盛会尚有半月之期,不如我先送你回缥缈宗吧?”林辰说道。

    “古奇这事估计已经惊动了元承长老,而且一入缥缈域也是属于古家的势力范围,你我同行的话,反而会吸引目光,招惹麻烦。”秦瑶正色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不放心。”林辰郑重其事的说道:“只要我们低调点就是,我答应你,绝对不会惹事。”

    “恩…”秦瑶沉思了会儿,其实心里也舍不得林辰,清甜一笑:“好吧,知道你心里舍不得我,就随你吧。”

    “媳妇真好,那待会我们就跟伯父打声招呼,明日就启程吧。”林辰笑道。

    “不如多等两日如何?毕竟天漠在碧云门的分量不轻,若是得知天漠惨死在外,我总担心会给秦府带来麻烦。”秦瑶满脸堪忧。

    “那好吧,就听你的。”林辰微微点头,其实心里也感到不太踏实,因为所认知的二长老天华,可是极其护短。

    巧就巧在,昨日刚与天漠闹了冲突,若是找不到林辰的话,这源头自然就得找上秦府了。

    不过林辰是绝对不会后悔的,只要是伤害了自己的媳妇,就是天皇地府,也得被林辰给翻了。

    果然!

    二长老天华听到昨日的消息,这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威信,大是震怒。

    本来碍于大长老碧海的权威,岳峰本不便追究,但作为自己的爱徒,也不可能不闻不问。便想要去找天漠去询问一番,却发现天漠竟不再执法堂面壁思过。

    接着!

    岳峰将每日随从天漠跟班的那位小弟子叫唤了过来,那些小弟子哪里承受得住岳峰的威严,一下子什么话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这孽徒,可真是好不争气!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想得出来,真丢了本座的脸!”岳峰大发雷霆,但想到自己义子爱徒彻夜未归,心神不宁,便想要前去青云镇前去一探。

    ……

    秦府!

    入迁青云镇,以秦府的实力,很快就在这个小城镇站稳了脚。择了块宝地,如火如荼的重建着秦府的府邸。

    有强权家族坐镇青云镇这个小城镇,镇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起码能够得到更多的庇护。而且一个家族势力,也能带动整个城镇的经济发展。

    所以,有许多镇民,得知秦府安居在青云镇,甚至还纷纷前去帮忙。

    青云镇外!

    咻!咻!~

    剑影舞动,剑气纵横,两道残影,正切磋着剑艺。

    的确!

    秦瑶拥有了念心之后,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剑艺,再加上林辰的精心指导以及秦瑶本身的悟性,受益匪浅。

    咻!~

    剑光闪掠,林辰轻巧而精准的一剑,把握力度,轻轻逼退秦瑶。

    “不错,这段时日同我修为,你的剑艺提升诸多,只要再多加磨练,应该就可以领悟大成剑心了。”林辰笑道。

    “呼~”

    秦瑶轻呼了口气,跟林辰切磋,确实进步很大,只是对自身精神压力与消耗不轻,一个时辰下来便感疲惫。

    “好了,修行得循环渐进,不能过于强求激进。好好闭关思悟吧,我会为你护法。”林辰笑道,知道秦瑶是累了。

    “恩。”秦瑶轻轻点头,正欲坐关。

    忽而,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传荡而来:“真是意外,想不到这小小青云镇,竟然会有小兄弟这等剑修高手!”

    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穿华服,仙风道骨,体态威仪的老者,步沉而来。表情沉肃,目光炯炯,明显是来者不善。

    秦瑶心下一惊,一眼认了出来,立马行礼道:“弟子秦瑶,拜见岳长老。”

    不错!

    来者正是碧云门的二长老,岳峰,修为已臻三转金丹境。

    闻声,岳峰冷眉一挑,语气带刺的说道:“噢,原来是小瑶啊,还以为是离开了碧云门,到了大宗门进修,就看不起本座这位小长老了。”

    “弟子不敢。”秦瑶惶然道。

    而林辰在碧云门的时候,除了自己师尊与掌门之外,对其他长老本身并无好感,所以并不用买岳峰的情面。

    而岳峰直接无视林辰,沉声问:“本座听说,天漠知道你们秦府在青云镇落脚,特地想过来跟你打声招呼,可有见他?”

    “这…”秦瑶一时难以回答。

    “恩?有什么话还不方便说吗?”岳峰面色威沉,隐隐之间,大有压迫之意。

    秦瑶内心惊惶,撒谎并非是她擅长,便对林辰投去求助的目光。

    “人我们是见了,该走的也走了。只是想不到岳长老会这么上心,时刻关注着自己爱徒的行踪,只是不是听说天漠道友关禁闭了吗?怎么会得空下山呢?”林辰带有几分讽刺说道。

    岳峰皱眉,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辰,确为不凡,颇为不悦的问道:“想必小道友就是昨日在我碧云门闹事的主吧?”

    “闹事?晚辈倒是没听明白,这不应该是天漠道友滋事在先吗?”林辰反问道。

    岳峰气得老脸一红,自己爱徒做了什么可耻之事,心知肚明,还真没有十足的底气去质问林辰,只能站在碧云门的立场上沉声道:“我们碧云门虽小,但也不是任人欺凌的地方!而且门有门规,但凡外客,都必须得经过长老的同意,而且还得在门中留个拜访记录。天漠是按照门规行事,是你们藐视门规,难道这不是闹事吗?”

    “这个问题,碧海大长老已有判定,岳长老若有异议,不妨可以去请碧海大长老过来。”林辰淡然道:“对了,昨日在碧云门,晚辈与碧海大长老相谈甚欢。”

    相谈甚欢?

    岳峰阴沉着脸,大是恼怒,沉冷道:“听你这话,是想拿碧海大长老的身份要威胁本座是吗?”

    “不敢,只是想求个公道而已。”林辰道。

    “本座没兴趣跟你谈什么公道,现在只问你,天漠何在?”岳峰板着脸问道。

    “岳长老这话不合逻辑吧?你就是要找人,也不是跟我要人。”林辰语气冷淡。

    “天漠昨夜就在青云镇,今日便失去了行踪,不问你问谁!”岳峰冷哼道。

    “那就更有问题了,我听小瑶说,她跟天漠道友往来并没有什么交集,这大半夜的前来寻访,不合道理吧。”林辰嗤之以鼻。

    “你…”岳峰气得面红耳赤,自知理亏,又无凭无据的,还真难以反驳。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