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林辰与古奇对峙而立,争锋相对。

    咻!~

    古奇扬手负剑,透着刺目的寒光,刃如秋霜,剑气逼人。

    反之!

    林辰手中的长剑,锋芒不露,沉寂得有些诡秘。

    “小子!本少所炼制的上品玄器!乃是取炼于二十八种上等精石异铁,赋予了五百八十道玄纹!可谓吹毛利刃,削铁无声,犀利无极!”古奇藐视道:“本少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神兵利器!”

    “多说无益,一较高低!”林辰淡然道。

    “放心,本少一定断了你这把华而不实的废剑!”古奇神情傲慢,盛气凌人,恨意滚滚。

    “又是一场龙虎之争啊!”

    “不知是上品玄器犀利,还是中品魂器锋芒犹胜一筹?”

    “剑修之斗,往往一剑便可分高下!”

    ……

    众人目光炙热,期待至极。

    “炼火剑绝!”

    古奇厉喝一声,带着十足的恨意,剑光闪烁着炽烈锋芒。

    咻!~

    一剑绝空,如白蛇吐信,嘶嘶破空,骤如闪电,锋芒无匹,所向披靡。带着凶狠至极的凌冽杀机,朝着林辰疾驰极刺而来。

    炼火剑绝!

    是古奇的拿手剑技,尤其是在上品玄器的加持下,威力暴增十倍,锋锐破空,灼穿气流,如风雷而至,直取林辰心穴。

    然而!

    面对如此强劲凌厉的炽烈锋芒,林辰纹丝不动,稳若磐石,心如止水。唯独一双眼瞳,厉光烁烁,早已窥破了古奇的剑势轨迹。

    是的!

    竟然是要争锋对决,林辰并未想过避让古奇的剑势。

    “破!~”

    林辰轻喝一声,激活剑魂,堂堂正正,迎着古奇那凶悍无匹的凌厉剑势,不慌不忙,不避不让,直面交锋。

    那一刻!

    全场所有看众几乎同时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这一幕。

    咻!咻!~

    两道强劲凌厉的锋芒,带着无匹的剑意,彼此不甘示弱,将剑器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快绝无比。犹若两道闪电霹雳,破空交织。

    铿锵!~

    锋芒交错,两股强劲犀利的锋芒瞬间激碰在一起,连着一股股凌厉炽烈的剑气,以两人为中心绚丽绽放,纵横肆虐开来。

    肉眼可能无法感受,可古奇在与林辰正面交锋之时,却惊骇至极的感觉到。手中强劲炽烈的剑气,一触碰到林辰手中的利剑之时,剑劲如同石沉大海,竟被念心吸走了大半的剑道之力。

    反之!

    吸收了强劲剑道之力,林辰手中的长剑,威力再度暴增。如雷霆一般,强横霸道的反冲过来,封禁锋芒。

    “呃!?”古奇神情骇然,在真正交锋之时,才意识到林辰手中的剑器是有多可怕。

    更何况,林辰的剑道修为,本身凌驾于古奇。若被吸走了大半的剑道之力,古奇根本无法再跟林辰正面抗衡。

    叮!~

    金铁激鸣,锋芒溃散,气流晃荡。

    古奇满脸恐色,只觉延绵霸道剑劲,如雷霆般激震入体,骨脉悲鸣,气血翻腾。甚至能够清晰感受到一股股凛冽寒气,让人心悸。

    “噗嗤!~”

    古奇口吐腥血,惊叫一声,踉跄步退,面色惨白。

    “霸道!”

    “明显,古奇师兄根本不是对手啊!”

    “意料之中,即便实力暴增的剑炎,都不是星辰的一剑之敌!古奇想要在剑道上胜过星辰,根本毫无可能!”

    ……

    众人惊声议论,对于结果并不感到意外。

    “活该!自取耻辱!”独孤雪轻哼道,因为林辰的关系,对古奇也是颇为反感厌恶。

    “看来这小子的剑道实力,依旧还是有所保留啊!”独孤云皱眉道:“只是这小子的剑技,与剑宗渊源不浅,难怪剑魔长老会有收徒之意。”

    “好霸道的一剑!”元承惊声道。

    “的确!这一剑并不在于个人,而是本身这把剑器的属性非常强劲,不仅奇比强硬,甚至还能吸走对手的剑劲,以强制强,以锋破锋,堪称神兵利器!”剑魔情绪激动,赞赏有加。

    “感觉的出来,这小子并没有动用真正的本事,而是源于本身剑器强大的属性威力,果然是名副其实啊!”云龙惊赞道。

    “有了前车之鉴,古奇还敢跟林辰比拼剑技,他这是对自己的上品玄器期望过高,还是过于愚蠢了呢?”云月暗暗摇头,她最反感得也就是像古奇这般的伪君子。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啊,做事冲动,意气用事。”云通暗叹一声,瞅了眼高台,暗道:“不过剑魔长老竟然已经有意收徒,即便是元承对林辰的表现不满,想必也会出面维护吧?”

    的确!

    古奇战败,无疑是当众打了元承的脸。

    但元承作为宗师级强者,即便是脸上无光,风度还是有的。

    可古奇依旧是愤愤不甘,咬牙切齿道:“不公平!论剑道修为,你本胜我一筹!你只是在剑道上胜我,并不取决于剑器!”

    “果然如此,竟然古奇师兄不服气的话,那不妨好好看看你的剑!是不是真有你说得如此犀利!”林辰沉声道。

    “恩?”古奇一愣,细细注视。

    这一看!

    吓得他两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以他骄傲自负的神兵利器,在剑锋上竟然被破开了一道小口子。

    虽然只是道小口,但却显得无比的扎眼。

    “呵呵,你这所谓的神兵利器,怎么就跟豆腐渣一样?”林辰添油加醋的讽刺道。

    “你…”古奇气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望着手中长剑破开的口子,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真金不怕火炼,若是古奇师兄依旧还不服气的话,那可以请在场更具权威的宗师前辈鉴定!”林辰语气冷淡。

    “输了…”古奇满腔的怒火,一下子像是萎了般泄了下去,冷冷传音道:“小子!算你狠!明日就等着为那女人收尸吧!”

    “威胁我?只怕你是搞错了对象!”林辰面色骤冷,不提秦瑶还好,一提到怒火更盛。

    哐啷!~

    林辰大手一挥,数百块精金落在地上,戏虐道:“如今我已战胜你,按照你我之间的斗约,你必须得吃了这些所有的精金!”

    天!

    古奇气得眉毛都绿色,更可恨得是,才隔了一两天,林辰什么时候整出了这么多的精金?要真让他给咽下去,不得要他命?

    “哈哈!这下可真有趣了!”

    “这么多的精金,够呛一壶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要不要这个君子,就看古奇的表现了!”

    ……

    全场皆笑,幸灾乐祸。

    古奇简直快要气疯了,咬牙道:“小子!别太过分!”

    林辰二话不说,直接亮出字据,铁锵锵的说道:“古奇师兄!这可是你白纸黑字亲手写明的!别跟我说,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古奇师兄是想要不认账吗?”

    古奇脸上充满了怨毒,痛恨得都快咬碎了牙齿,一双眸子差点喷出火来,沉冷道:“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只是随口之约而已,至于如此较真!”

    “不好意思,我这人向来是说一不二!当然,若是师兄不在意自己的颜面,我也是无法强迫你,毕竟脸面是要自己争的,想必师兄也不想成为全天下的笑柄吧?”林辰讥笑道。

    古奇气得直打牙,强忍着怒火,妥协道:“都是同道中人,没必要如此斤斤计较,就随便吃几块意思意思一下如何?”

    “一半!这是我的底线!是不是言而有信的君子,就看师兄你了!”林辰笑眯眯的说道。

    一半?

    就是一半也吃不下去啊!

    元承觉得脸面挂不住,终于出面了,沉吟道:“星辰小友,可否买老夫一个面子?小奇只是一时冲动,意气用事,绝非有意冒犯!还请你高抬贵手,老夫会给你作出相应的补偿!”

    “元承长老终于出面了!”

    “能不出面吗?要吃下那么多的精金,就跟玩命没什么区别!”

    “是啊,虽然这次古奇师兄是输了一筹,但也获得极大的提升,元承长老还是挺看重古奇师兄的,会出面一保也是在于情理。”

    ……

    众人议论纷纷,如果元承不出面,那就真没道理了。

    古奇则是暗松了口气:“师尊终于为我出头了,看来还是挺在乎我的。”

    本来以为,只要是元承亲自出面,林辰几分薄面还是会给的。

    不过,以林辰的个性,岂会如此轻易罢休?

    秦瑶险些被害,林辰心里一直积压着怒火,他这一次参加炼器盛会,不仅是为神匠世家夺取荣耀,重振声威,更重要得是让古奇这个卑鄙无耻的阴笑小人身败名裂。

    不由!

    林辰拱手道:“元承长老,恕晚辈失礼,并非晚辈不给您面子,而是晚辈一直都是有原则的人,所以这事没得商量!”

    闻声!

    全场哗然,瞠目结舌,这林辰是疯了不成?

    “这…”云龙亦是直冒冷汗。

    “好胆魄!”剑魔暗赞,竟然他已经看中了林辰,若是元承有意为难的话,剑魔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元承威容一抽,倍感惊愕,还真没想到,林辰竟然真得不给自己面子。

    “放肆!”古奇怒斥道:“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没落的神匠世家传承者而已!竟敢冒犯我师尊,真是不知死活!”

    “我行得正,站得直,何来冒犯!”林辰昂首挺胸,神情傲然。

    霸气!

    全场纷纷为林辰竖起大拇指,敢当众不给元承颜面的人,林辰绝对是第一个。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