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遁!

    残血无痕,瞬息十里。

    雷绝感知敏锐,虽然眼前毫无异常,但心里总有不祥的预感。毕竟林辰的诡异身法他可是亲眼目睹,就是他也难以窥透。

    果然!

    雷绝潜意识惊觉,虚空如线绽开,一道犀利无极的寒芒,微细如丝,充斥着炽烈无匹的气息,灼裂虚空,突截去路,直袭面门。

    “滚!~”

    雷绝怒起一剑,斥雷斩空,虚空开裂,霸道至极。

    铛!~

    锋芒交错,寒星四射,虚空呈涟漪般荡漾开来。

    雷绝元气大伤,明显不敌,剑遭反噬,气血大冲,经抗不住,踉跄迫退。

    “雷谷主!胜负未分,是要往哪里去!”炽焰闪耀,林辰从虚空凝现,神情酷然,轻蔑傲世,气势逼人。

    “阁下!成王败寇,我已愿意妥协赔礼,为何你却要苦苦相逼,赶尽杀绝?”雷绝咬牙道。

    “可之前雷谷主气盛之时,可未曾留情收手,更是叫嚣着想要血洗天火门的满门,可谓嚣狂无情,心狠手辣!那时你死死相逼,又何曾想过留情?”林辰语气冷淡。

    “别逼我!若是我殊死相拼,你也讨不了便宜!无冤无仇,何必要弄得两败俱伤?”雷绝恨恨切齿,怒火滚滚。

    “不好意思,对待敌人,我从来不会有任何的仁慈!”林辰淡然道:“战吧!你不是注重自己的颜面吗?别丢了最后的尊严!”

    “去你的尊严!”雷绝大怒。

    咻!~

    一剑惊雷,雷霆万钧,剑光充斥着强烈雷光,携载着霸道无匹的雷霆剑意,霹雳破空,洞穿气流,瞬息刺向林辰。

    林辰目光一凛,神虎之威,弥漫而出。

    “虎虹!”

    林辰冷喝一声,剑如残形,一剑绝空,剑光斥炎,虎形凝实,化作惊虹。伴随着神虎怒威,残虹一剑,犀利破极。

    咻!~

    炽烈一剑,似乎可以焚绝所有,如同长虹贯日之势,掠破长空,断截气流。感觉像是一头猛虎,张牙舞爪,虎相相合,凶猛至极的直扑过去。

    嘭!~

    雷光激荡,琉璃错乱,正面交锋,雷绝根本不是林辰的对手,手中剑光被强行击溃,直震气血。继而无形的神虎怒威,强烈冲击着他的心神。

    “呃!”雷绝沉闷一叫,惊惶震退。

    可林辰却誓不罢休,面色冷厉,残虹踏步,势若游龙,剑气激鸣,炽烈无匹的剑气,如同掀起万丈骇浪,浩浩荡荡的铺盖过去。

    “天雷破!”

    雷绝怒喝一声,霸雷一剑,如斩断江海大势,迸射出漫天狂雷。如蛟龙翻海之势,一道道强劲霸道的雷霆,绞裂奔腾而来的炽焰。

    林辰形如鬼魅,残影无形,忽闪忽现。

    忽而!

    林辰金瞳一凛,寒芒闪烁,满目杀机。

    血遁破杀!

    林辰身形纵闪,残血遁空,早已找准了雷绝的攻势空隙,诡异游走突入。像是凭空乍现般,残形近前,炽烈锋芒,连带破空而出。

    快!

    快到毫无防备,这可是非常考验雷绝的突变反应意识。

    可惜,雷绝损耗极重,再加上林辰攻势迅捷,出手神鬼莫测,步步紧逼,雷绝的意识再强,也防不住林辰步步为营的突袭。

    哧!~

    锋芒如针,犀利破空,雷绝倍感惊惶,反应意识稍微慢了半拍,刚好避过致命要害。

    噗嗤!~

    炽烈无匹的剑锋,凶狠至极的贯穿雷绝的右肩,喷溅的鲜血,迅速被炽焰烘干蒸发。

    “啊!~”

    雷绝不禁痛吟,先是传来滚热剧痛,继而剑锋中。像是病毒入侵般,滚滚炽焰,纵横入体,如飞流激荡,肆虐游窜。

    血肉筋骨,乃至是心神灵魂,皆是遭到炽焰焚蚀。

    “畜生!去死!”雷绝怒起一掌,掌心暴雷,充斥着狂暴至极的雷霆,近距离的对准林辰的丹田暴击过去。

    却不知,林辰反应更快,在他凛凛金瞳盯视之下,雷绝的一举一动,根本难逃林辰的法眼。

    “残兵败将,何足为惧!”林辰沉冷一声,后掌翻动,早已蓄动着浩瀚强盛的炽焰,如同幻化出神虎怒爪,带着炽烈的掌风与虎威,强势迎向雷绝的掌道。

    嘭!~

    双掌震碰,雷霆炽焰,绚丽绽放。

    一来雷绝已被剑伤,炽焰侵体;二来雷绝状态不振,正面交击,明显不敌。

    林辰这一掌过去,不仅轻而易举的震溃雷霆,带有的滚滚霸烈炽焰,横冲直撞般激震入体,对于雷绝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

    “噗嗤!~”

    雷绝扬颈喷血,在滚滚强劲波荡中,如同骇浪中的一叶扁舟,直接被打翻,翻身倒飞。

    龙血飞针!

    林辰面色骤冷,弹指之间,灌注强大气血,一枚枚血针,疾驰如电,飞掠无形,刹那而至,对准雷绝浑身要穴,缠丝绕线般,游走洞穿雷绝的血脉要穴。

    “呃!”

    雷绝如遭雷击,浑身如麻,气血窒堵,玄元封禁。感觉整个肌体像是进入假死状态般,浑身僵硬,麻痹间动弹不得。

    更痛苦得是,炽焰斥体,邪毒入侵,如同伤口撒盐,痛苦万分,生不如死。身形沉如落石,急速下坠。

    林辰横空过去,正想搭把手想要去抓住雷绝,却是故意落空。

    砰!~

    雷绝一个直线着地,狠狠坠落在地,砸成一片地坑,乱石四溅。整个人宛若烂泥般,遍体鳞伤,灰头土脸,奄奄一息的倒在废石中。

    不由,林辰闪身落地,冷眼藐视,戏虐一笑:“嘿嘿,真不好意思,一时手慢,让雷谷主摔得不轻,还望谅解。”

    一时手慢?

    你出手的时候,可是快得连影子都看不到。

    雷绝暴目切齿,意图挣扎,奈何浑身软绵无力,感觉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了般,只要稍微一动身,就感觉全身痛苦难当。

    “混账东西!你若还有一点人性,就让我死得有尊严!”雷绝恨恨切齿,愤愤不甘,心知在劫难逃,只求痛快一死。

    “不!你还欠了我们天火门一笔恶账,就是死,也要接受正道审判!”林辰沉冷道,像是老鹰捉小鸡似的,一把手揪出雷绝。

    旋即!

    林辰纵空一闪,打道回府。

    ……

    天火门内,翘首以盼。

    反之,绝情山谷这边,人心惶惶,忐忑不安。

    忽而!

    杨天炎似有感应,施手印诀,解除天火阵禁,山门敞开。

    “恩?天火阵禁竟然解除了!”

    “难不成,星辰长老要凯旋归来了么?”

    “掌门向来谨慎,看来一定是感觉到已经分出了胜负。”

    ……

    天火门等众,情绪高涨,倍感期待。

    解除了?

    绝情山谷等众,见到重重迷雾消散,光明正大的袒露出山门,似有觉悟,一个个面如死灰。甚至是麻木了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果见!

    一道熟悉刺眼的身影,正御空而来。

    “是星辰长老!”众人惊呼,如同仰望正归来的王者,崇拜不已。

    “辰兄!真得是辰兄!父亲真得是料事如神啊!”杨宸激动万分。

    “谷主…”

    绝情山谷见到林辰手中正提着雷绝御空而过,别提有扎眼。

    惨败!

    堂堂绝情山谷的大谷主,竟然败给了一个小辈,绝对是奇耻大辱。

    此刻!

    林辰神情冷峻,衣袂飘飘,威风凌凌,一手揪着形同废人的雷绝,御空而来,循着天火门的山门,缓缓飞落。

    “漂亮!”

    “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雷绝他应有的下场,咎由自取!”

    “太解气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

    众人看到林辰手里提着雷绝过来,全场不知有沸腾,差点就要放礼炮庆祝了。

    “噗通~”

    林辰直接将雷绝丢倒在地,拱手道:“掌门!狂贼已擒!请您处置!”

    “还需要怎么处置!这狂贼恶贯满盈,心狠手辣,意图灭我满门,不将他碎尸万段,难解心头之恨!”杨宸却是愤然道。

    “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

    众人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一副副恨不得吃了雷绝的模样。

    雷绝简直是气炸了,怒视着杨天炎,恨恨切齿:“杨天炎!我不服!你明明是我的手下败将,你自己技不如人,便倚靠外人之手对付我!你这个卑鄙无耻,道貌岸然的懦夫!你枉为掌门!有胆便放了我,来日你我公平一战!”

    “死到临头,还敢张狂放肆,我现在就诛你狗命!”杨宸直接拔出了斧头,杀气凛凛。

    “宸儿!不得无礼!”杨天炎扬手制止,直视着暴目切齿的雷绝淡然道:“雷绝!你暗中勾结本门中人,觊觎我门天火石,欺压我门,枉为道义!本座已对你再三劝阻,你却冥顽不灵,执迷不悟!即便事到如今,也毫无悔改之心!我可以对你仁慈,但我的仁慈不是纵容你的猖狂!”

    “废话少说!你就是个无耻的懦夫!我死也不会向你低头!”雷绝暴怒道。

    “父亲!跟这个疯子何须浪费口舌!不如顺从众意,将这狂贼碎尸万段!”杨宸冷凛道,恨之入骨。

    “竟然人是星辰小友带回来的,不如就由他处置吧。”杨天炎淡然道。

    “哈哈!辰兄!那你可就不能便宜这狂贼了!”杨宸得意大笑,林辰的手段他还不清楚吗?对待敌人,绝对是心狠手辣。

    殊不知!

    林辰并无立刻诛杀雷绝,拱手道:“多谢掌门,只是此人对我还有些用处,暂且留他狗命,但我保证会给天火门一个公道!”

    话毕!

    林辰直接封禁雷绝的形神,转手收入龙魂戒中。

    这可是八转金丹境强者啊,要是就这么挂了,多浪费资源啊。

    杨宸一愣,本想开口相问,但了解林辰的性格,绝对不会敌人心慈手软,可能会有后手,便识趣管住了嘴。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