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司马皓龙脑海顿如电击,双眼惊瞪,一枚龙血飞针直接从他后脑,洞穿脑穴,从眉心中破射而出。

    那一刹!

    只在于瞬间,司马皓龙整个脑神经像是麻痹了般,意识陷入短暂的恍惚,脑海变得一片空白,如死一般。

    继而!

    司马皓龙的整个攻势节奏,直接中断,神情僵硬,瞠目结舌。整个人像是突然定格了般,凌冽剑势,随着戛然而止。

    当司马皓龙惊醒过来的时候,惊恐只见,一道霸道凌冽的锋芒,已然逼至。

    噗嗤!~

    胸口殷红,司马皓龙浑身一疆,只觉心口传来一阵剧痛,竟骇然所见,一把森冷的长剑,却已贯穿他心穴。

    “呃!”司马皓龙瞳孔急缩,神情蜡白,面如死灰,绝望满盈。

    他真的想不通,明明近在咫尺,为何突然间会莫名其妙的丧失,瞬间被林辰给反杀。

    林辰神情冷酷,面色阴霾,冷冰冰的说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已存心饶你性命,不知珍惜倒罢,还妄图暗算我!竟然你如此狠绝无情,那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咻!~

    血芒闪掠,林辰抽现出血弑。

    司马皓龙正欲开口,一道凌冽阴邪的寒光,绕颈而来。

    噗!~

    血芒如电极刺,洞穿司马皓龙的喉口,让他痛不能言,如死一般的窒息。双眼暴凸,面如白纸,似乎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却吐不出任何的声音。

    “别再跟我求饶!我会替你感到可耻!若要悔悟,就滚进地狱再去忏愧吧!”林辰面色骤冷,手中血弑一凛,邪光大方。

    吞噬!

    精血迅速流失,精肉枯萎,灵元抽离,生机速断。

    司马皓龙浑身剧烈抽搐,五官扭曲,双眼布满血丝,头发直竖,肌肉绷紧,恐惧绝望,懊悔万分。

    想他堂堂御兽阁灵榜第一弟子,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左右林辰的生死。可就是让他如此轻视的蝼蚁,竟然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只能眼睁睁的任由自己的精血流失,生机断绝。更可恨的是,苦修二十多年的修为,就这么被他所痛恨的敌手所夺舍。

    愤怒!痛恨!不甘!

    可最后,一切都化为了绝望。

    “别怨我,当你决定侵犯我之时,就已经注定了你的结局!”林辰沉冷道,邪气侵蚀,加剧吞噬力度。

    “啊!~”

    一声凄厉而绝望的声音在脑海里回奏,扭曲的苍白面孔,皱纹纵横交错,血污布满了整张脸孔,万念俱灰。

    而林辰刚进阶五转灵武,正巧夺舍司马皓龙的毕生修为,一举巩固到五转灵武巅峰。

    同时!

    浩瀚精血,涌入气血,狂血沸腾。

    “吼!~”

    林辰如兽怒吼,浑身血光闪耀,宛若烈火般熊熊燃烧。洗经伐脉,精血蜕变,成功迈入狂血沸腾五玄之变。

    悲剧的司马皓龙,迅速化为了一具丑陋的干尸,林辰狠狠抽出重剑血弑。夺舍司马皓龙的灵戒以及刚得到手不久的另一颗八翼龙蛟之瞳。

    奇怪的是,当林辰得到两颗八翼龙蛟的眼瞳之后,四周的魔藤竟然不再攻击林辰。

    “爽快!”

    林辰深深吐出了口浊气,修为大增,神清气爽。

    “最后的胜者?呵呵,应该是我才对。”林辰淡淡一笑,目睹着司马皓龙的干尸被漫天魔藤缠绕,迅速沉入沼泽。

    其实林辰该庆幸,只有司马皓龙一人追上来,要是与独孤天狼他们联手的话,那就真得是在劫难逃了。

    眼下!

    威胁尽除,性命无忧。

    咴咴!~

    一道雷光,闪掠而来,正是雷驹。

    “雷驹!”林辰惊喜不已,大笑:“哈哈!兄弟!你竟然还活着!”

    “咴咴!~”

    雷驹抬着马蹄,面对林辰的质疑表示不满。

    “好好,知道你厉害,区区一只孽畜,岂能犯你性命。放心吧,这次你立了大功,我定会好好补偿你的!”林辰笑道,当时真以为雷驹真得命丧于八翼龙蛟毒手。

    不由,林辰循着魔雾沼泽深处望去,思量道:“但凡凶兽领域,必有奇宝相伴,竟无后顾之忧,一探究竟又何妨?”

    不过雷驹伤得不轻,林辰便先召唤了回来,独自潜行。

    有八翼龙蛟之瞳护身,魔藤根本不会再侵犯林辰,甚至缠绕四方的魔藤,感应到林辰的到来,竟是主动让开通道。

    嗖!~

    林辰疾驰如飞,如入无人之境,逐步逼近魔雾沼泽的至核心。

    眼下!

    魔藤纷纷散开,一阵阵阴邪之气,弥漫而来。

    “好重的邪气!”林辰心惊不已。

    感应之!

    无形厉目,透过重重魔障。

    乍见!

    一口魔障充裕的幽暗山洞,冷森森的盘踞于沼泽的核心,显得孤寂阴冷,洞口里面弥漫着一股极其浓重的阴邪之气。

    林辰本身修习的功法,就不是正统道法,对于阴邪魔物,不仅没有任何排斥,反而对他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当下!

    林辰加快行速,越过重重沼泽,逼近那口幽暗山洞。而缠绕在洞口中的魔藤,也是自行散开,不用说也知道是八翼龙蛟的巢穴了。

    倏而!

    林辰落入洞口,一阵阵浓重的阴邪之气铺盖而来,直透林辰的心神,形神禁不住一颤,寒毛直竖,有种彻骨的森寒。

    “邪气深重,若有异宝,必为至邪之物!”林辰暗道,虽说八翼龙蛟已除,但还是缜密行事,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中摸索着。

    一步一步,越是深入洞府,邪气变得更加浓重。

    洞道极深,起码延伸千丈,时不时回荡来的滴水声,似乎幽灵活动般,噤若寒蝉,胆颤心寒。

    魔魂!

    林辰释放出魔魂,周遭邪气魔障,便不自主的渗透入体,滋润着林辰的魔魂。即便置身于黑暗中,在林辰的魔魂感知下,亦是洞察清明。

    直至!

    接近洞府的尽头,一道淡淡的邪光,如同鲜血一般,染红了周方石壁,邪气变得极其的强烈活跃,甚至产生了阵阵鬼哭神嚎般的呼啸声。

    嗡嗡!~

    血弑激鸣,显得极其兴奋。

    林辰暗惊道:“这邪气如此浓重,竟能与血弑产生强烈的共鸣,果然是个邪物!”

    不由!

    林辰循着邪光,一步步接近。

    殊不知!

    血弑反应得更加强烈,似乎要脱手而出,连着林辰体内的气血,像是失控般沸腾起来。

    “恩?”林辰惊然,感受到邪气来势凶猛,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的气血。脑海立即默念清心诀,稳守心神。

    虽然感觉有些危险,但又强烈诱惑着林辰,一时忍不好奇心,又朝前迈了几步。

    乍见,一株仿佛被腥血染红的血花,花蕾结果,一颗像是血宝石色的血果摇曳着,不自主的弥漫着血腥邪气。

    血!

    的确是血的味道,隐隐间还存在着微弱的生机。

    林辰蹙眉,这颗血果根本闻所未闻,而且感觉像是活了一般,林辰便释放出魔魂,谨慎小心的循着血果窥透过去。

    刹那!

    林辰脑海一震,无数的怨念,凶猛冲击而来。

    林辰神情大变,来不及抵制,脑海中似乎无数的阴魂,带着浓重的怨气,化作无数张狰狞的面孔,冲透入林辰的魔海,凄厉尖鸣,纵横肆虐。

    “呃!”林辰脑海一抽,感觉整个脑像,像是被无数的魔鬼啃食着,凶残至极的撕裂吞噬着林辰的魔魂。无数的魔道恶意志,一个个都在试图夺舍着林辰的肉身。

    绝望、恐惧、愤怒、嗜杀、贪婪与怨恨,各种强烈的负面情绪,好似在林辰的魔海中形成恐怖的风暴,狂暴冲击着林辰的魔魂意志。

    “啊!~”

    林辰嘶叫一声,双头抱头,双手闪烁着寂黑魔光。一股股强烈凶盛的魔气,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整个洞府猛烈轰鸣。

    是的!

    林辰真的没料到,在这一颗小小的血果中,竟然深藏着无数死去的魔魂。而且这些魔魂都充斥着强烈的怨念,排山倒海一般,冲击着林辰的魔魂。

    果然是好奇心太强,极易致命。

    同时!

    林辰手中的血弑,亦是变得异常活跃,强烈激鸣着,狂血沸腾,邪光冲耀,内外交织,几乎要让林辰形神崩溃,走火入魔。

    辟邪珠!

    林辰以仅存的意识,召化出辟邪珠。

    辟邪珠,其功效可以免疫魔障邪气的侵蚀,可惜这些魔魂怨念,已经侵蚀入林辰的脑海,辟邪珠只能稍微减缓外部魔魂怨念的再度侵犯,也能克制住血弑的异动。

    当下!

    林辰盘膝而坐,脑海默念清心诀,死死稳住心神,能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识。

    即后!

    林辰的意识,直接全融入魔魂。以魔魂为力,凝聚出魂刀,林辰怒喝道:“区区小魔,也敢犯我!”

    咻!咻!~

    林辰的魔魂,扬动魔刀,一道道袭掠冲击而来的魔魂怨念,直接被斩灭。而破灭的魔魂怨念,却不由自主的汇入林辰的魔魂。

    杀!杀!杀!~

    林辰杀性如狂,以魔魂为体,疯狂斩灭不断冲击而来的魔魂怨念。

    啊!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那些魔魂怨念过于分散,根本不是林辰强大魔魂的对手。

    随着一股股魔道怨念的斩灭,一丝丝魔魂被动性渗入林辰的魔魂,一点点的凝练,林辰的魔魂也在不断强化,魂脉剧烈撑动起来。

    只是,这股怨念也同时侵蚀入林辰的魔魂,负面怨念也在不断加深。会让林辰变得忌恨怨世,走火入魔,杀性成狂。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