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见!

    一位身材魁梧的青年,高视阔步,步沉如山,气势凛凛,沉步而来。

    方脸宽额,鼻梁削直,两眼如电,紫铜的脸膛棱角分明,仿佛石雕,闪闪发亮。虽然说不上英俊,的但眉宇间却是透出几分英气。

    行足轻扬,举步生风,盛气凌人。

    “剑山师兄!”

    “竟然连剑山师兄都出面了!”

    “听闻剑山师兄,在盘龙城历练半年,斩杀恶兽无数,战力强悍!”

    “林辰就是太猖狂了,已经严重侮辱了剑宗名誉!只怕在场观战的所有剑宗弟子,都恨不得上去教训林辰!”

    “真可怜,以眼下的形势,只怕林辰还没熬到明日的北荒试炼,就得出师未捷身先死!”

    ······

    众人唏嘘不已,可以想象来者在盘龙城的名望不低。

    “竟然是剑山这个怪物!”独孤天狼颇为惊讶。

    “你认得?”司马皓龙不禁问。

    “以前跟他交过手,只是当时彼此修为都不高,而且论修为我还高过他两转,但最后却是我险胜一筹!”独孤天狼回道。

    “恩,修为的确不凡,该有五转灵武境修为了吧?”司马皓龙皱眉道:“但林辰竟能轻松有余的对付剑痕,本少看这剑山也未定占得了便宜。”

    “剑宗弟子强者如云,天赋超凡,别用寻常的修为逻辑去判断他们的实力!”独孤天狼一本正经的说道:“待会他出手的时候,你就自会明白!”

    “噢?”司马皓龙感上了兴趣。

    林辰两眼注视,感觉到来者一身气息厚沉,灵元必定强大精纯,而且瞧来者的体格,应该是位修炼了体术的剑修者。

    至于修为的话,至少超越了四转,处于五转灵武之间。

    “这家伙,看来不简单啊!”林辰暗道,感觉到少许的压力,但更多得是兴奋,可算是遇上值得一战的对手了。

    “剑山师兄!”

    剑痕等人拱手道,顿时没了脾气。

    “废物!真丢了我们剑宗的脸!”剑山冷斥一声,直接徒步踏上剑武台,冷视着林辰,语气霸道的说道:“你就是林辰?”

    “正是在下!”林辰回道。

    “在盘龙城也敢如此放肆,真当我剑宗无人!”剑山怒形于色,气势凶凌。

    “这位师兄言重了,在下初到贵城,本想寻处安顿。可你后面这位师兄,却是硬逼着与我切磋剑艺!在下迫不得已,只得应战,绝无挑衅剑宗权威!”林辰抱拳道:“当然,若有失言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剑者该有剑者的气魄,别再我面前说得文绉绉的,我不吃你这一套!”剑山语气霸道,沉冷道:“你不是很狂吗?那我倒要看看,我够不够资格让你拔剑!”

    “若师兄诚心切磋剑艺,在下自然不敢拒绝!但若师兄只是呈一时之气,未免就有伤和气了。”林辰淡然道:“毕竟,我有权拒绝!”

    “拒绝?你们御兽阁的弟子,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孙子吗?”剑山态度蛮横,整得就是个粗犷的性格。

    欺软怕硬?

    剑痕憋着满肚子的闷气,敢情把自己说得很软弱?

    “剑宗弟子的确嚣张霸道,目中无人,这话说得可令人感到可气!”独孤天狼也是感到有些恼火。

    “反正给御兽阁丢脸的人也不是我们,你我就欣赏这场好戏就是了。”司马皓龙不以为然,在他眼里,剑山也不过是个狂妄自大的跳梁小丑而已。

    司马天琪则是愤然道:“欺人太甚!就算盘龙城是你们剑宗的地界!也不至于如此羞辱欺负人!你们剑宗弟子就只有这点休养?”

    “我们男人之间的决斗,你一个娘们插什么嘴!”剑山冷斥道,像他这种霸道武夫,估计一辈子也得是光棍了。

    本来林辰还有点欣赏剑山的,毕竟这种直性子的人不会耍什么心计,就是谈吐举止极其过分,令人大失好感。

    不由,林辰便道:“竟然这位师兄执意如此,那在下就斗胆赐教一招!”

    “本该如此!”剑山面色一沉。

    砰!~

    地面一震,一把粗宽重剑,势沉如山,剑锋沉沉落地,剑尖所指,地石龟裂,连着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感,气势霸道无边。

    “这就是玄武重剑!”

    “听闻此剑,重达千斤,威力如山!”

    “传闻剑山师兄,轻松将一座百丈大山,劈成粉碎!同级层次武者,几乎无人能守得住剑山师兄一剑之威!”

    “而林辰的修为,应该处于四转灵武境上下,而剑山师兄的修为可是将近六转!我看林辰这个瘦弱的身板,一剑就得被劈成两半!”

    ······

    众人倒嘘了凉气,心惊肉跳。

    “这剑是什么来路?”司马皓龙也大是吃惊。

    “玄武重剑!据说是取于龙牙与玄铁融合所炼,重达千斤,一般人可不易掌控此剑!可在剑山手上,此剑却轻如鸿毛,当年我也是险些吃了大亏。”独孤天狼肃然道。

    “那他也应该是位体修者吧?”司马皓龙又问。

    “当然,他的体境与修为,完全是同等的,看来林辰真得是遇上劲敌了!如果他敢正面交锋的话,必得受挫!”独孤天狼一副毋庸置疑的语气。

    林辰也是感觉到玄武重剑的不凡,更是两眼发亮,一种想法涌上心头,笑赞:“好一把重剑!”

    “少废话,你若能正面接我一剑,击退于我,此事就此作罢!”剑山霸气十足的说道:“若你败了,必须当众向整个剑宗道歉!”

    “师兄果真率性,但我可不会平白无故与人决斗!竟然都是为了维护宗门名誉,那我也有个条件!”林辰道。

    “什么条件?”

    “竟是比武,那总该有个彩头!”

    “你需要什么彩头?”

    “若是我侥幸赢了,我要师兄你手上这把重剑!”

    林辰一脸狡黠,第一眼便看中了这把玄武重剑。

    “好胆!”

    “这林辰果真狂妄,竟敢打剑山师兄的主意!”

    “暂不说胜败如何,就是这把剑到了林辰的手上,以他的小身板,能握得住这把玄武重剑吗?”

    ······

    众人纷纷鄙视,感觉林辰是狂妄得太天真愚蠢了。

    “这小子还真会占人便宜,却从不考虑对手的底细,是对自己的实力信心过头了!”独孤天狼淡淡一笑。

    “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必然得栽跟头!”司马皓龙轻哼道。

    “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没见这小子吃亏过呢。”独孤天狼满脸期待,笑道:“呵呵,这一下,应该可以显露出他的真本事了吧?”

    “又来了!这臭毛病还是改不掉!”司马天琪气愤摇头。

    “连我都相信他的实力,为何你这位做师姐的却总是怀疑他呢?”云月忍不住说了句。

    “你根本就不懂!”司马天琪冷瞥了眼,语气厌恶的说道:“还有,本小姐跟你很熟吗?请你离我远点!”

    “切!~”

    云月一脸冰冷,移步别处。

    剑山愕然,双目一眯,冷笑道:“呵呵,我还以为你只是狂妄自大,看来还是一个贪婪无比的愚蠢之辈!”

    “在下是位剑者,见到些宝剑,自然热衷!”林辰微微一笑。

    “那你可知,剑者,视剑如命!你想夺我的玄武重剑,那等于是要我性命!”剑山沉怒道。

    “我知道,所以师兄也可以选择拒绝!当然,无缘无故的,我也不会接受你的挑战!我相信在这盘龙城,还是有规则的!”林辰刻意刺激。

    “你这是在动我用激将法,虚张声势!”剑山面色阴沉,又道:“那要是你输了,又该如何?”

    “任你处置!”

    “好胆!”剑山恶狠狠的说道:“要是你输了,我不仅要你向我剑宗赔礼道歉,还得废了你的修为,敢不敢!”

    “林辰!适可而止!”司马天琪急了。

    众人则是幸灾乐祸,废除修为,这赌注可就大了。

    “有意思了,想不到事态竟然会发展到这地步!”独孤天狼笑眯眯的说道。

    “我看这小子是存心找死!不过要是变成一个废人,也正合我意,到时还不是任本少蹂蹑!”司马皓龙阴狠道。

    林辰蹙眉,淡淡一笑:“呵呵,无冤无仇,师兄这赌注未免太狠了吧?”

    “正如你所言,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剑山得意不已,总算是气势上压过林辰了。

    “富贵险中求,人生不就是一种赌博!”林辰笑了笑,突然面色一沉,嘴角一勾:“我接受!”

    “真接了!”

    “林辰真是个不要命的疯子!”

    “若他不是疯子,也不会到处闹得风风雨雨的!”

    “刚过易折,注定是要吃亏!”

    ······

    众人惊呼,难得见到传闻中最瞩目的风云人物,转眼间只怕就得陨落惜败,还真为林辰感到惋惜。

    剑山一愣,蔑视道:“虽然我不知你何来的信心,但你这份骨气,却让我欣赏!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会堂堂正正的击败你!”

    “在下也会全力以赴!”林辰战意盎然。

    废除修为,如于生死一战。

    众人的目光,牢牢集中在剑武台,纷纷凝聚在林辰的身上。

    “这个大蠢蛋!”司马天琪气急败坏,竟然双方都应战了,那就是无力回天了。

    “傲性不减,这才是我所认识的面具!”云月展颜一笑,倾城如仙。别说一个剑山,就是当初面对云罗天这位金丹境强者,林辰也未曾屈服过。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