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读者大大真是抱歉,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从早忙到晚,现在才临时更新,谢谢理解)

    神匠铺,内堂之!

    “铁老,你我也算是老交情了,你就别再跟老夫打妄语!”

    “什么交情?老夫跟你谈得上什么交情?少在老夫面前倚老卖老,老夫还嫌你嫩呢。”

    “铁老,老夫只是向你打听一个弟子的下落而已,已经对你数番客气,请你自重!”

    “该自重的人是你,真当我神匠铺后继无人,好生欺负,一入门便大呼小叫!你身为堂堂宗门长老,连个最基本的礼数都不懂么?”

    “老夫只是一时心急,多有失礼,何况老夫已向你诚恳致歉,你又何必得理不饶人!”

    “哼!若非是老夫亲自出山,你会有这么好的脸色!”

    ······

    内堂中,铁老与独孤云厉言相对。

    独孤云气得直咬牙,可又有求于人,心急如焚,强忍着怒火,低声下气的说道:“那云某再次向你道歉,还望铁老多多包涵!”

    “恩,总算是有求人的态度了。”铁老气定神闲。

    “那敢问铁老,可否见有我御兽阁弟子在贵府作客?”独孤云客客气气的问道。

    未及铁老开口,一道娇气的声音传呼而来:“爷爷!”

    “恩!”

    独孤云威容一怔,立马循声望去。

    乍见!

    独孤雪一身亮洁,笑意盈盈,满是欢喜走来。

    于身后,正是独孤冲与玄风。

    “天!我的宝贝孙女啊!你可真担心死爷爷了!”独孤云激动奔泪,瞬间闪身过去,一把手抓着独孤雪,上瞅下看,生怕伤了宝贝似的,满是担忧的问道:“雪儿,身体可有不适?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那小子没欺负你吧?”

    “爷爷,你抓疼我了。”独孤雪吃痛道。

    “是是,是爷爷心急了。”独孤云笑容颤抖,见到自己的宝贝孙女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顿时生起一种失而复得般的喜悦感,满目通红。

    “爷爷放心,小雪的体况好得很。”独孤雪轻声道。

    “苍天眷顾,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独孤云连连点头,喜极而泣。

    “见过云长老。”

    “晚辈玄月门弟子玄风,拜见云前辈。”

    独孤冲与玄风,毕恭毕敬行礼道。

    “恩!”独孤云微微点头,颇为不悦的问道:“林辰那小子呢?不会是怕老夫吃了他,都不敢出来面见老夫了吗?”

    “他现在是老夫的亲传弟子,也是我神匠世家的后人,岂容你说见就见,真当老夫是空气不成!”铁老沉哼道。

    “这?”独孤云颇为惊讶,神匠世家向来单脉相传,从不外传,什么时候神匠铺的这位老古董,突然开窍,破天荒的招收了位外族弟子?

    那这么说的话,林辰已经成为了一位炼器师了?

    独孤云又是惊喜,又感到无奈,这小子还真是无术不通。毕竟能让铁老破格收为关门弟子,可见天赋非同一般。

    独孤云心知铁老的脾气,又自知理亏,不敢多言,便对独孤雪问道:“小雪,你们不是在堕魔谷吗?什么时候竟然跑回天荒城来了?”

    “小雪也不清楚,只知道当时遭到尸魁的偷袭,一时疏忽大意遭了暗算,此后便昏迷至今。”独孤雪亦是满脸困惑。

    “暗算?”

    独孤云蹙眉,暗暗扫视着独孤雪体内的境况,突然发现在独孤雪体内多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强行封印了独孤雪体内的魔脉。

    很明显,独孤云原本压禁在独孤雪体内的封印破解了。

    不由!

    独孤云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目光转向铁老,拱手感激道:“承蒙铁老神通解术,此等大恩,来日老夫必当报答!”

    “你要感谢的人可非老夫。”铁老淡然道。

    “额?”独孤云一愣,暗自惊惑,毕竟独孤雪体内的魔脉极其不简单,若无足够的修为与特殊法门,根本难以压解。

    想到于此,独孤云便追问道:“林辰呢?听说你们碰上他了?”

    “他?”独孤雪也愣了下,转头对独孤冲问:“冲师兄,林辰他人呢?”

    “听铁手大哥说,辰兄这次伤得不轻,正在闭关疗伤呢。”独孤冲回道。

    “什么?他怎么会受伤了呢?伤在哪里呢?伤得重不重?”独孤雪满是焦急担忧的问道。

    独孤云亦是大感惊奇,板着脸对独孤冲问道:“小冲!别跟老夫说你也是昏迷不醒?对整个过程一概不知。”

    “弟子的确是毫不知情,毕竟当时堕魔谷一片动乱,弟子修为不济,也被尸魁遭了暗算。”独孤冲弱弱回道,关于林辰的秘密,自然是闭口不言。

    “当真老夫好糊弄,还不快如实招来!”独孤云训斥道。

    “云长老息怒,弟子确实是一概不知。”独孤冲冷汗淋淋。

    “怪哉!”独孤云紧皱着眉头,疑惑重重的说道:“当时在堕魔谷历练之前,老夫早已细细勘察,并未发现这小子的行踪。这倒也罢,问题是在堕魔谷动乱,在老夫与剑云长老众长老严密眼线下,你们又是如何凭空销声匿迹?”

    “是传送阵!”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一席如阳光般的身影,脸上泛着灿烂的笑容,从内堂侧内徐徐而来。

    林辰!

    独孤云等众,集体一怔。

    独孤雪作为女子,心思慎密,尤其是对于钟情的男子,一下子留意到林辰嘴角残留的一丝血丝,满是担忧的问道:“你受伤了?还好吧?是谁下那么重的手?”

    “这个、、、方才我与林小兄弟对练,不小心出手重了。”铁手尴尬一笑。

    “你这也太过分了,就只会恃强凌弱!”独孤雪气呼呼的说道。

    恃强凌弱?

    铁手一脸苦涩,可真是冤大头了。

    “小雪师姐多心了,竟是对练,难免会有所损伤。何况我只是受了点小伤而已,不足一提。”林辰微微一笑,然后朝着独孤云恭身行礼:“弟子战虎,见过云长老。”

    “恩!”独孤云微微点头,细细扫视了眼林辰,大是惊愕:“好小子!你磕什么猛药了!你这修为未免突破得太匪夷所思了吧?竟然连老夫都有些看不透你了。”

    “小子这点修为,怎能瞒得过您老的法眼?”林辰讪讪一笑。

    “少臭屁!”独孤云白了眼,满是狐疑的问道:“本来你救了小雪,老夫该是感激你,可你这小子的行迹实在太古怪了,难道不该给个解释吗?”

    “小子的确是使了些小手段混入了堕魔谷,毕竟要对付我的人可不少,自然得谨慎些。”林辰回道。

    “那你这小手段可真够厉害,竟能瞒天过海,避过重重眼线。”独孤云大是惊疑。

    “说笑了。”林辰正色道:“弟子向来行事谨慎,察觉到堕魔谷异动,便心生退意。说来还真是好运,弟子一时歪打正着,闯入了一个未知密地,然后便莫名其妙的传送出堕魔谷。”

    “莫名其妙?”独孤云紧皱着眉头,但细细想来,牛魔竟然敢跟全正道叫板,自然是为自己留有退路。逻辑上并无问题,只是疑点多多,而且林辰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而铁老可是不满了,沉吟道:“云长老,若非是老夫的弟子出手相援,你估计是永远都见不到你的宝贝孙女了!你不感恩倒罢了,竟然还在口口逼问!你这是把他当是恩人?还是个犯人?”

    “是啊爷爷,你就别再问了,就是林辰他有些秘密,但也总得给人留点隐私权吧。”独孤雪晃着独孤云的手撒娇道。

    “好好,爷爷不问了。”独孤云笑道,满满的慈爱,然后手中现出了一瓶金色的药瓶,看得出极其珍贵,递给林辰说道:“小子!别说老夫不近人情,这是老夫所珍藏的一枚金纹丹,具有强大的疗伤功效,亦可瞬间让你恢复元气,等同于你第二条生命。就是老夫也不舍得用,当然用不上自然是最好,现在就当是给你的报偿,感谢你出手相救,让我爷俩团圆。”

    “这、、、这实在太贵重了,再而作为同门师兄弟,本该互相帮助,理所当然。更何况小雪师姐还是我的好朋友,朋友有难,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林辰受宠若惊。

    “别婆婆妈妈的,给你就收下!”独孤云硬塞到林辰手中。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辰汗然,心中却是暗暗窃喜,能让独孤云如此珍藏的丹药,绝对是枚上品玄丹。

    “好了,人你也见了,老夫身子不适,没空招呼,各位请自便。”铁老突然开口道。

    “铁老且慢。”独孤云一口唤住。

    “还有何事?”铁老神情淡然。

    “关于小雪的事,你能不能、、、”独孤云几分担忧。

    “老夫向来清修,不问世俗烦事。”铁老淡然道。

    “拜谢!”独孤云拱手致谢。

    “老夫无福消受!”铁老似乎对独孤云极为感冒,目光转向林辰:“小辰,为师不会干涉你的自由, 无论未来修途如何艰难,都不要轻言放弃。走好自己的路,坚守本心,不必在乎世俗的眼光如何看你,但求问心无愧。”

    “是,弟子谨听师尊教诲。”林辰恭身行礼,造化之恩,重如泰山。

    “恩,去吧,他日得空,便回来见见为师。”铁老道了声,便拄着拐杖,幽幽离去。

    待铁老离去,铁手歉意一笑:“各位抱歉,家父向来喜欢清静,不便招呼外客,若有不周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该说抱歉的是我们,是我们打扰了师尊清静。”林辰说道:“如今屠魔历练落幕,我们也该回师门复命了,打扰了。”

    “恩,保重,有空再与你好好切磋切磋。”铁手笑道。

    “一定!”林辰回以一笑。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