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印!

    盘山重印,带着绝强威能,以雷霆万钧之势,凶狠轰击魁王。

    轰轰!~

    延绵激震,气流轰荡,魔光溃散。

    本是重创的魁王,状态急剧下滑,已经很难再去抵挡镇魔印的威力。一轰之下,魔能沉固,转运不得,魁王只得凭借强悍肉身,苦苦相撑。

    “碧舞九天!”

    云月厉喝一声,婀娜身姿,如谪仙出尘,柳剑如舞,一道道充斥着幽蓝碧炎的剑气,伴随着玄火令的威力,凶狠无情的蹂蹑着魁王。

    镇魔印轰压,玄火加身,魁王苦不堪言。

    “剑心纵横!”

    剑影疾驰如剑,漫天剑气,如同狂风暴雨般,疯狂激射向魁王。剑气犹如铰刀,一寸寸切割着魁王败裂的魔躯。

    嚎嚎!~

    魁王痛苦惨嚎,血肉横飞,却依旧不甘放弃抵抗,黑瞳不断释放魔芒。只是在这种状态下,想要命中敌手,更是难上加难。

    而魁王之所以的强大,能够受牛魔的摆布,本身就是借于了魔阵与魔炎的力量。

    这时!

    林辰暗中转运魔阵,引聚出魔阵强大的力量。

    毕竟,想要扭转局势的话,就得强化魁王的体魄与战力。

    而魔阵竟能掌控魁王,自然而然,林辰也能掌控魁王的行动意志。

    云月较为敏感细心,隐约感觉,周遭魔气,突起异动,竟是主动开口道:“二位,魔气似有异变,切莫轻敌大意!”

    剑影正值气盛,疯狂挥霍漫天剑气朝着魁王轰射过去,朗声大笑:“小月!这畜生已是残兵败将,不成气候!只若你们能够稳制住这畜生,我必可将它挫灭!”

    “言尽以此,后果自负!”云月语气冷淡。

    独孤天狼却是神情振奋,施威镇魔印,仿佛带着滚滚雷鸣声,威沉沉的轰压着魁王,大声朗道:“剑影兄弟!你尽管大展身手,我自会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

    剑影一笑,目光一凛。

    眼下!

    魁王已是遍体鳞伤,战体防御几欲崩溃,剑影便暗暗冷笑:“呵呵,该死的东西,是时候终结你这个魔畜!”

    咻!~

    一剑惊绝,御剑擎空,漫天剑气,充斥着霸道恐怖的威能,铺盖天地。甚至连流动的空气,也变成了火辣辣的剑气。

    剑势!

    不断加剧,汹涌如潮,疯狂肆虐,引得四方狂风呼啸,虚空似乎被无形的剑气,纷纷撕裂开来。

    剑气如海,浩瀚奔腾。

    轰然!

    整方虚空,带动着一阵阵不可揣测的威能,似有绝世神兵出世般,剑气漫天激鸣。连着下方魔群厮杀中的所有灵武强者,手中挥舞的利器,也是大受影响,恐惧激颤。

    “好恐怖的剑气,我只怕是一辈子都赶不上了!”独孤天狼惊叹,望尘莫及。

    “虽然让人生厌,但剑影的剑道天赋,的确惊人!”云月亦是暗暗心惊。

    此刻!

    虚空剧变,璀璨剑光,漫天剑气纵横,剑影的身形模糊如幻。

    剑势,酝酿已久。

    “破天!”

    一声怒喝,漫天剑气,瞬间召唤一体,迅速凝聚出一道擎天剑体,深长数十丈。璀璨剑光,强烈闪烁,顷刻间照亮了整片黑暗。

    轰轰轰!~

    虚空爆震,魔宫轰动,呈蜘蛛网般纵横交错迸裂出一道道鸿沟,一阵阵恐怖的剑道威能,宛若浩劫来临般,笼罩所有。

    强大!霸道!威慑!

    潮流涌动的魔群,在这绝强剑威的震慑下,像是意识停止般,纷纷凝固,惶惶不安,惊恐不已。

    而厮杀中的灵武众强,亦感窒息,心惊肉跳。

    砰砰!~

    如天柱般的巨大剑体,强烈轰鸣,一阵阵剑气涟漪,滚滚震荡。

    咻!~

    一声惊天动地般的撕裂声,巨大璀璨的霸道剑体,带动着毁天灭地般的威能,雷霆般劈斩而出,虚空  好似变得薄如白纸,扭曲出密密麻麻的裂缝。

    破天!破天!

    剑可破天,惊啸苍穹,绝强剑气,擎天威能,好似将整方空间,斩割出一道巨大深长的切口。

    “收!~”

    独孤天狼当机立断,迅速撤回镇魔印。

    “吼!~”

    魁王怒吼一声,负压突然减轻,浑身燃烧着烈焰,咆哮挺起了魔躯。

    然而!

    魁王难得解困,只是惊恐所见,一道足以粉碎一切的擎天剑体,如同开天辟地之势,霸道无匹的暴斩而来。

    这一剑!

    剑影可是倾尽所能,所蓄积最强的一剑,威力无疆。若是不出意外,足以粉碎魁王。

    然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异变发生了。

    轰!~

    四方虚空惊震,弥漫四周的魔气,好似受到召唤般,竟是倾巢涌入魁王。随着一股强大浩瀚的魔能,自从魁王体内爆发。

    下一刻!

    魁王浑身轰震,体内如同*般,一股股强大邪异的赤红色烈焰,如同积压千年的火山,疯狂爆发出来。直接压盖过玄火,一举吞噬。

    “呃!?”

    云月顿时花容失色,以她最引以为傲的玄火令,竟然不敌魁王凭空爆发而出的魔炎,瞬间便被魔炎吞没,化为乌有。

    “当心!”云月失声惊呼。

    可惜!

    剑影的破天一剑,已然出势,若是就此回收,必遭重噬。

    “破!~”

    剑影暴喝一声,劈天一剑,斩破虚空,粉碎魔流,当头轰斩向魁王。

    却不知!

    魁王在魔阵浩瀚浑厚能量的灌注下,本是败裂的魔躯,竟是飞速愈合,更是呈几何倍的强化。体内充斥的魔能,暴增十倍以上。

    魔魂载体!

    林辰借于魔阵,释放出强大恐怖的魔道意志,直接融合魁王的意志,两者合为一体。

    “吼!~”

    魁王如雷爆吼,双臂如斗龙,充斥着强大浩瀚的魔炎威能,一身变得铜墙铁壁,魔臂如柱,滚荡着汹涌魔炎,竟是迎着擎天剑体,直面交锋。

    轰!~

    擎天剑气轰斩而下,却被两道如巨大铁钳般的魔掌,稳稳夹住。

    随着!

    一阵阵狂暴恐怖的能量,伴随着色彩斑斓的光芒,如同狂风暴般,咆哮横扫八方。虚空纵纵破裂,漫天飞石瞬间化为齑粉。

    吼吼!~

    啊啊!~

    满片惨嚎惊叫,混乱交织,魔宫内魔群与人影,漫天纷飞。

    轰隆!~

    轰隆!~

    一阵阵狂雷般爆炸轰鸣,本是支离破碎的魔宫,随着迸裂的地石,竟是层层塌陷。成群成群的灵魁,不  幸卷入地缝,碾成粉末。

    众灵武强者,驾驭法宝,一边抵挡波及,一边惊惶闪避,乱成一糟。

    哪怕是云月与独孤天狼,亦是不堪负重,节节迫退,神情骇色。

    却见!

    狂暴乱空,一尊巍峨如山的威影,如同定海神针般,置身于狂澜骇浪中,依旧稳如泰山,矗立天地的强势霸道。

    显然!

    剑影那威力无穷的破天一剑,并没有成功挫败魁王。

    更难以置信的是,魁王竟然稳稳抗住了剑影至强一剑。

    继而!

    魁王怒吼一声,双臂如雷震,激震出浩瀚魔炎。如同滔天骇浪般,竟是沿着擎天剑体,凶猛至极的席卷吞噬过去。

    魔炎所至,剑光黯然。

    轰轰!~

    滚滚魔炎,咆哮吞舞,如龙如蟒,缠绕着擎天剑气,凶残至极的一路侵蚀过去。

    “呃!?”

    眼见浩瀚魔炎,凶狂席卷而来,剑影脸色骇变。

    “魔畜!休得猖狂!”剑影怒喝一声,疯狂御能灵能,如潮般的剑气,顺着擎天剑体,迎着吞噬而来的浩瀚魔炎狂射过去。

    咻!咻!~

    剑气如梭,激射不绝。

    纵然剑气犀利,却是难挡浩炎,几乎是无孔不入般,以狂暴的姿态,冲破重重的剑气,疯狂咆哮冲击过去。

    剑影面露恐色,完全想不明白,本是快要破败,不成气候的魁王,为何会平白无故的爆发出一股强大恐怖的力量,甚至比起初见那时,还要强上十倍以上。

    “解!~”

    剑影惊喝一声,心知魔炎的厉害,若是任其侵蚀,必然侵害自身。

    所以!

    剑影哪怕是抵着反噬伤害,也要斩断魔炎的侵蚀。

    散!

    擎天剑体,瞬间瓦解。

    剑影立遭重噬,张口喷出腥血。

    然而!

    凶猛魔炎,并非就此罢休,反而变得更加强盛。带着滚滚怒火般,铺天浩炎,奔腾如海,席卷覆盖八方,咆哮冲击向剑影。

    剑影惊恐万状,暴喝道:“金钟印!”

    轰!~

    璀璨金芒,闪耀震放,如同大山般金灿灿的金钟大印,携载在强大威能,当空震击。

    轰轰!~

    虚空延绵激震,横裂八方,飓流轰荡。

    金钟印的威力,果是不俗。

    镇压而下,咆哮魔炎,终于受阻,在金钟印下四方扩散暴荡开来。

    饶是如此,滚滚魔炎,依旧凶猛不绝的冲击着金钟印,引得阵阵轰鸣。

    剑影疯狂御动灵能,苦苦相撑,惊惶呼救:“你们还在愣着作甚!再不出手,我们都得命丧魔手!”

    闻声!

    云月与独孤天狼,终于惊醒过来。

    “镇魔印!”

    独孤天狼暴喝一声,擎山重印,镇压虚空气场,朝着魁王暴轰过去。

    眼见!

    镇魔印将至,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

    魁王魔瞳一凌,森冷魔光闪烁,一股强大摄人的魔威震放而出。卷动出滚滚浩瀚魔炎,竟是凝聚出一尊魔印出来。

    魔印!

    独孤天狼三人集体惊住了,从魁王交手到现在,可未曾见魁王施展过魔印绝技。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