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枫败了!”

    “刚才很明显,对手根本没有动用灵力,修为绝对没有达到灵武,但半步灵武肯定是走不了了。”

    “半步灵武,在整个天剑域可不多,而且都颇有名气!可这人看起来平庸无奇,无门无派的,不会是位游侠吧?”

    ······

    众人神情骇然,望着眼前神情冷酷的林辰,突然感到深深的敬畏。看来在这天荒城,不是随便每个人都能招惹的。

    “额?怪哉?我怎么也感觉是越瞅越熟悉了呢?”独孤冲紧皱着眉头。

    “怎么熟悉?”独孤雪问。

    “感觉有那一瞬间,那家伙的背影与辰兄颇有神似。”独孤冲情不自禁的说道:“只是看起来两个人也相差太远了吧,难道只是我的错觉?”

    “也许吧,要不你去探探他的底?”独孤雪道。

    “别整了,哥哪是他的对手,要真误会的话,我可不想落得跟影枫这般下场。毕竟这家伙就算不是辰兄,但敢在龙凤楼闹事,想必背景不俗。我一个御兽阁长老小儿的身份,在这整个天荒城还真排不上号。”独孤冲摇头道。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独孤雪打击道。

    此刻!

    林辰一脚跨过影枫,两眼冷视着影舞,一步步走去。

    影舞不见,吓得面色蜡白:“你、、、你想做什么!别过来!告诉你,我父亲可是影龙门主,你敢欺负本小姐,我父亲定将你粉身碎骨!”

    “笑话!”林辰嘲讽道:“方才我与影枫比武之前,可是你信誓旦旦的说以自身灵石作为赌注,在场可都是见证,你身为影门门主爱女,难道想要违背信言?损你影门的信誉,丢你父亲的脸?”

    “我、、、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还要不要脸!”影舞委屈得哭了。

    “这人也真是的,再怎么说也是个女人,竟然跟一个女人这么较真!”

    “是啊,本来心里还对他几分敬佩,没想到是这么小肚鸡肠!”

    “这家伙也太不把影龙门主放在眼里了。”

    ······

    众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见影舞一副委屈色,林辰依旧冷漠无情,沉声道:“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做人都要讲信誉,要讲原则!”

    刚说完,一道冷酷的声音传荡而来:“堂堂八尺男儿,竟然当街欺负一位美丽的小姐,还好意思谈什么原则!”

    循声望去!

    一席白色身影徐徐而来,墨发如黑,长眉若柳,面如冠玉,身如玉树,风流倜傥,一身贵气,俊貌非凡,气宇轩扬。

    “公孙浩少爷!”

    “浩爷可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盛得护花使者的美誉。”

    “这小子完了,竟然会在龙凤楼碰上浩爷!”

    ······

    众人唏嘘不已,天荒城作为公孙世家的地盘,而公孙浩又作为天才级人物,焚云谷长老亲传弟子,身价非凡。

    最重要的是,这公孙浩可是灵武境强者,以二十岁年龄达到一转灵武境,这可是非常少有的,深得公孙世家的器重。

    “麻烦大了,这公孙浩可是出了名的风流,花言巧语,擅于捕获女子芳心,只要是有姿色的美女,都难逃他的魔掌!”独孤冲语气沉重的说道。

    “如今天荒城内,群英荟萃,就是他身份不凡,也不敢轻易惹事吧?”独孤雪道。

    “如果是在别处,公孙浩得掂量几分,但眼下是在龙凤楼前,他只要想找理由,多得是借口!”独孤冲正色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感觉那家伙也不是个软柿子!”

    “恩?”林辰蹙眉,见到公孙浩循步而来,气势迫人,心下微惊,来者必是灵武境无疑。但林辰现在占着理,倒也不惧。

    而影舞一见到公孙浩,似乎认得,连忙奔了过去,娇声道:“公子,你来得正巧,这家伙胆敢龙凤楼前滋事,欺负羞辱我这么一位弱女子,还望公子能为小女做主。”

    “果然够犯贱的!”林辰暗哼一声。

    公孙浩双目微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上上下下打量着影舞,一手挑着影舞那如弯月般的下腮,刁侃一笑:“姑娘请放心,本少最看不惯的就是不懂怜香惜玉的低俗人了,本少自会为你做主,待会若是赏脸的话,就请姑娘入龙凤楼共饮一杯,本少自会吩咐雅座招待于你。”

    “多谢公子,那小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影舞拘身行礼,得意不已的冷瞥着林辰。影枫治不了你,难道连公孙浩也治不了你吗?

    旋即!

    公孙浩目光变得冷厉起来,趾高气扬的质问道:“阁下是谁?师承何派?胆敢在龙凤楼生事,也不好好打听,这龙凤楼是什么地方!”

    “无名无姓,无名无派!”林辰淡然道。

    “好个嚣张!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历来胆敢在龙凤楼闹事的人,向来没好果子吃!”公孙浩沉冷道,强龙难压地头蛇,竟然还有人胆敢在天荒城不给他公孙浩的面子。

    “呵呵,奉劝阁下在为无关他人出头之前,请你好好先问清楚,孰是孰非!”林辰冷笑道:“方才我本在楼阁休顿,这几个影门弟子,却是仗势欺人。本来就是他们滋事在先,我已百般忍让!可不知他们却是势不饶人,的更是放言以灵石为赌注,与我立下斗约!如今我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赢下这一战,我现在讨回属于我的战利品,可谓名正言顺!”

    顿了下,林辰又加重了语气,沉声道:“如今各宗名门弟子,荟聚天荒城,是非公道,自有定论。阁下可要好好考虑清楚,别一时冲动损了你们公孙世家的名誉!”

    林辰辞色锋利,说得公孙浩难以反驳,面红耳赤。

    “你是在威胁本少?”公孙浩面色森沉。

    “不是威胁,只是奉告!”林辰理直气壮。

    公孙浩愤恼不已,冷声道:“说吧,你们之间立了多少灵石为赌注?本少就以双倍的赌注,陪你再赌一场!”

    “五十颗中品灵石,两百颗下品灵石!”林辰回道。

    “额?”

    公孙浩一愣,这灵石分量可不小,若是双倍的话,对他来说杀伤力还是挺大的。而这影舞的姿色,只能算是中上,若是强行出头的话,还真是不值。可如果就这么退缩的话,丢得可就是他与公孙世家的脸面了。

    果然是红颜祸水,公孙浩心中懊悔不已,早知如此,就不该强行出头,弄得骑虎难下的局面。可细细瞅着林辰,身上毫无灵气波动,以自己一转灵武巅峰修为,对付林辰简直易如反掌。

    想到于此!

    公孙浩面色骤冷,神情傲慢的朗道:“很好,那本少就以双倍的灵石作为赌注,你若能正面接下本少一掌,就算你赢了,敢不敢受?”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讨回应有的战利品而已!你我无冤无仇,我并不想惹是生非!”林辰淡然道,林辰倒不是怕公孙浩,有变身丹在手,林辰随时都可以改变容貌,隐藏身份,总之不能输了一口气,输了原则。

    “哼!不管你有多大的理由,在龙凤楼闹事就是你的不对!本少现在是以自身的名义,以公孙世家的威信,跟你斗一场!”公孙浩冷哼道。

    “没兴趣!”林辰直接回绝。

    “你是懦夫吗,方才你那副嚣张劲哪里去了!”公孙浩语气霸道。

    “我只是遵循自己的原则而已,有理在身,谈何嚣张?”林辰讽刺道:“倒是阁下,有些强词夺理,行事过于霸道了吧?”

    “本少只是看不惯你欺负你一个弱女子而已!”公孙浩恼火不已。

    “可你口中的这位弱女子,却是蛮横无理,不识大体,不知礼数,自恃宗门身份,挑拨离间,仗势欺人!像是这种刁蛮无理,小肚鸡肠的女人,阁下若为这种女人出头,我真替你感到不值!”林辰冷嘲热讽的说道。

    “混账!在公孙浩少爷面前,还敢羞辱本小姐!”影舞愤怒至极。

    “只要是威胁我的人,不论性别,我绝不会妥协让步!”林辰沉冷道,态度强硬,他不是非得跟一个女人过不去,而是影舞的行事方式太过蛮横。

    “你少在那绕弯子!本少没这功夫跟你浪费口舌,当着所有人的面,本少就问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斗约!”公孙浩怒色道。

    “强龙难压地头蛇,若是我侥幸赢了,你又赖账?或是有借着你们公孙世家的势力来打压我,那这场比斗又有何意义?”林辰讥讽道,有意刺激。

    “大丈夫一言九鼎,本少绝不会拿自己与公孙世家的信誉开玩笑!但若你不幸败了,你就得当众向本少与这位小姐跪地道歉,然后自废修为,滚出天荒城,就问你敢不敢!”公孙浩面色阴狞,有恃无恐,难道凭他灵武境修为,还会对付不了一个真武境?

    “成交!”林辰爽口应道。

    “额?真接了!”

    “这小子是狂妄过头了吗?方才已经明明白白证明,他绝对没有达到灵武境!”

    “难道这家伙也想借着林辰的风头,以真武境修为,叫板灵武境强者吗?看来有些人为了出名,连命都不要了!”

    ······

    众人惊声议论,评头论足。

    “够爽快的!这风格跟辰兄实在是像极了,太对哥口味了,待会怎么也得拉上喝上几杯!”独孤冲大赞。

    “他、、、”独孤雪欲言又止,一双美眸紧紧凝视着林辰,似乎极力想要寻找出一些破绽,可无论怎么看,与心中想得差别也太大了。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