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派!

    恢弘大殿,明珠璀璨,富丽堂皇。

    一席威严尊影,沉寂端坐,一身焰色束袍,方脸宽额,眉如远山,鼻如鹰勾,紫铜的脸膛有棱有角,仿若石雕,无形间散发出上位者之势。

    此者,正是天云派的现任掌门天云,拥有五转灵武境修为,正静候佳音。

    “掌门大人!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一位中年男子匆匆入殿,正是天云派的二长老元成。

    天云眉头一皱,缓缓睁开双眼,注视着神色惶然的元成沉吟问:“元老,何事如此惊慌?”

    “掌门大人,云长老他出事了。”元成忙道。

    “什么!?”天云惊震立身,沉喝道:“说!出什么事了!所有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据幸存下来的弟子所言,今日云长老率众弟子入月华门,弟子残风不辱使命,连胜告捷!可玄明那厮,卑鄙无耻,败不认账,心狠手辣,出手灭杀残风,更意图伤云长老性命,将旗下弟子一网打尽!幸得云老料知,猜意到玄明的意图,先行出手,奈何寡不敌众,只得与众弟子一同奋战,最终云老以死相护,我派才得以幸存一位弟子,及时赶回通风报信!”元成愤然道。

    “大胆!”天云震怒,但很快又冷静几分,颇为心疑,又道:“不对!以本座对玄明了解,此者向来光明磊落,不喜引起两派纷争,不可能在月华门内对云老下杀手!对了,那位回来报信的弟子呢?”

    “那位弟子已经伤重不治,在与我交代完毕之后,便已不幸身亡。”元成痛心疾首,恭身道:“掌门大人,人心叵测,事关师门利益,玄明那个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何事做不出来!如今云老与众精锐弟子枉死,践踏我门威,意图挑起两门纷争!今日是云老枉死,他日月华门便是要灭我天云派,好巩固他月华门的地位!掌门大人,事到如今,若不再主动采取措施,不久将可能会给我天云派带来灭顶之灾!”

    天云沉思良久,满脸怒意,沉吟道:“元老!你速去知告门中其他几位长老,命在外历练弟子,务必赶回门中!真假与否,定要寻月华门讨个说法!”

    “是!~”

    元成拘身行礼,匆匆离开大殿。

    同时!

    在某处幽暗的未知地窟中,暗不见光,魔气弥漫。

    地窟上方,伫立着一尊狰狞魔像,栩栩如生,凶神怒目,感觉像是活了一般,整个地窟充斥着沉寂压抑的气息。

    忽而!

    一道面容不清的黑袍者,朝着魔像恭身行礼道:“回禀圣使,虽然计划出了差池,但比起预期反倒更胜完美。”

    “恩?”一声沉吟,魔像抖震,一对墨绿色幽瞳闪烁而起,森光凛凛,整个地窟顷刻间变得阴冷起来,魔风凛冽。

    “是的,云鸿已惨陨在月华门本部,据说是不幸死在月华门清月长老亲传弟子手中。至于归途路上的天云派弟子,已被我教弟子悉数灭杀,为仅存一人,被老朽控制,已按照原计划,向天云派传知假讯,想必不久之后,两派必然会有纷争,我教便可坐收渔翁之利!”黑袍者面色阴霾的回道。

    “桀桀,云鸿竟然死在月华门中,真是天助我也!”魔像狞笑道:“只若两派争斗,本座便可趁虚而入,攻破剑灵阵,唤醒黑龙之魂!”

    “圣使大人神通广大,必可大破剑灵阵,凯旋而归,壮我教宏业!”黑袍者恭维道。

    ······

    灵天洞府,仙雾氤氲,烟霞灿烂,周遭皆以白玉铺成,灵秀不尽。蒙蒙白雾中,存在着一片白潭仙池,平静如镜,仙雾萦绕,盈盈奇异光辉,交织印络,如虚似幻,很有仙境的韵味。

    此处,便是月华门的至高圣地,星月灵洞。

    星月池下,林辰浑身赤条条的侵泡着,全身肌肤闪烁着盈盈光泽,灵池中一丝丝灵气,滋润着林辰的血肉之躯。而林辰本身肉体适应力极强,自主吸炼着灵气,钢筋铁骨般的身体,皮肤细微蠕动着,在修复治愈的同时,进一步精炼着他的血肉筋骨。

    “呃?”

    朦朦胧胧中,林辰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只觉浑身透凉,发现自己竟在侵泡在奇异的水潭里面,而且这水潭的灵气极其充沛。

    更为惊奇的是,在这水潭里面,林辰感觉蕴藏着强大纯净的星辰之气。

    林辰兴奋不已,虽不知此水潭为何地,但对自己体质精炼大有益处。在此修炼的话,吸炼星辰之气将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下!

    林辰立马运行《星辰武典》功诀,不运行还好,这一运行,感觉星辰之气吸炼起来畅通无比。而且现在应该是时至夜幕,可以清晰得感应到四周的星辰之气极其活跃。

    “妙!”

    林辰惊喜万分,想来这水潭独有奇特,能够吸引星辰之气。

    此等好事,林辰岂能错过,便酣畅淋漓的转运《星辰武典》,沟通星辰之气,以自身为中心,引聚星辰之气,吸炼入体。

    可能是林辰侵泡了这白潭的缘故,一身肌体细胞时刻保持活跃状态,在吸炼星辰之气的时候,浑身毛塞顿开,百穴畅通,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顺畅,水到渠成。

    啪!啪!~

    肌皮跳动,像是钢板在撬动般,随着纯净星辰之气的渗入,林辰的全身肌体开始剧烈蠕动起来,血液沸腾,筋骨剧动,气穴凝旋。

    吸炼!强化!吸炼!强化······

    如此不断精炼强化着,林辰整个人犹若化作一颗璀璨星辰,光辉交印,将全身皮肤衬托得宛如玉石,闪烁着奇异璀璨的光泽,就像是一颗珍珠似的。

    随着战体的强化,林辰的九脉真气,也在不断精炼着,浩瀚如洪的九脉真气,周天循环,奔腾如潮,流转九脉百穴,最终汇聚丹田,涌入真元。

    林辰只觉腹中似有干柴烈火在燃烧,燥热无比,阴阳二气快速环绕,每环绕一圈,真元便强实壮大一分,水涨船高,节节攀升,层层凝实。

    “痛快!太痛快了!”林辰心情激奋,就像是沙漠里的旅人,饥渴已久,忽得甘露的滋润,疯狂而贪婪得吸炼着星辰之气。

    林辰一时修炼兴奋,哪里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轰动。

    只觉,月牙峰上,星月悬挂,满尽星空,忽然一道道奇异的七彩光幕,泛着璀璨星辉,宛若闪耀的阳光,倾洒笼罩着整座月牙峰。

    “好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星月奇景,百年难遇,这是给我们月华门带来的祥瑞福光吗?”

    “神奇!太神奇了!你们快修炼试试,竟有非凡奇效!”

    ······

    月华门上下,皆被星月奇景惊动,而月牙峰内的灵气也达到了从所未有的精纯充沛。机遇难得,众弟子岂会错过,毫无顾忌,纷纷坐关。

    “恩?”

    几处灵府,玄明与月华门众长老闪身掠现,展望星空,皆被这天地奇景惊住。尤其是月牙峰上的灵气,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浩瀚精纯。

    星月灵洞!

    玄明等众面色惊怔,感受到灵气来源于星月灵洞,心惊之余,立马飞往星月灵洞。

    星月灵洞!

    此刻早被漫漫星笼罩,瑰丽的色彩,光转琉璃,似有无数星痕,交织飞舞。感觉就像是置身于奥妙无尽的星河中,星光璀璨。

    惊而!

    循着星月池展望过去,便见一道宛如七彩玉石般赤条条的身影古井无波般盘坐在水面上,一身光彩琉璃,星辉交印,浑身星光聚拢,看起来就像是一颗璀璨明亮的星辰。

    “这···”

    玄明他们面面相觑,震骇万分。

    “琉璃星体,乃我门至高大乘之境!我应该没有眼花吧?”一位长老失声惊呼:“清月长老,你这是从何时寻来的宝贝?”

    “我···”清月愕然无言,震惊良久,无奈而道:“要让诸位遗憾了,此子并非是我旗下弟子,方才我已细细盘问过我门下弟子林樱。据说此人名叫林辰,是他同族堂兄,现今是御兽阁的得意弟子!”

    “林辰?御兽阁弟子?怎么感觉此人似乎有点印象?”

    “我记得了,这不是当年碧云门最得意吹捧的双系武脉天才?可听闻此人继隐龙秘境之后,武脉尽断,沦为废体,后来在门中犯了事,被碧海大长老逐出师门。”

    “那他怎么跑到御兽阁去了?”

    “唉~如此瑰宝,却惨遭被逐,若是碧海大长老得知,不得懊悔万分?”

    ······

    众人惊愕至极,传闻中的九脉废体,竟拥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惊人天赋。

    关于林辰的身份,玄明早有意料,只是在听到清月亲口解释之后,心中难免有几分失落感,两眼凝视着林辰的说道:“此子该是修炼了某种神秘功法,与我门功诀大有相似之处,但绝非是琉璃星体。”

    “呼~”

    众人深呼了口气,还好不是,但若真是琉璃星体的话,那林辰的天赋就真得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

    “不对!”一位长老突然肃色道:“竟然此子并非是我门弟子,如今以他之手,灭杀云鸿师徒二人!以天云派的行事作风,必然不会善摆甘休!”

    “这还不简单,竟然他不是我们月华门的弟子,届时天云派寻上门来,把他交出去不就了事了?”又一位长老说道。

    “不可!”玄明一本正经的说道:“此子虽非我月华门弟子,但却不惜出手解我门燃眉之急,待我月华门有重恩,我等岂能忘恩负义?更何况,是残风先行修习魔功,为正道不容,理应当诛。而云鸿更是徇私包庇,借清理门户之名,心狠手辣意图杀我门弟子,更是不道不义在先,林辰杀他亦是在于情理!于天云掌门,也并非是不通事理之人!”

    “那若是天云掌门不辨事理,狠心对我月华门不利,那当如何?”清月不由问。

    “走一步算一步吧!”玄明叹然道:“虽然此子不是我月华门弟子,但众目睽睽之下,已然坐实了他的身份。如今也算是我们月华门弟子,又占理在先,我们岂能让步?”

    “门主英明!”

    众人吟道,他们心知肚明,要是得知月华门请了外援,更加脸上无光。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