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正冷眼厉目,暗藏杀机,若是林辰有半分虚言,只怕立马变成死人。

    “回鲁前辈!”林辰不卑不吭,正色道:“在下林辰,曾是碧云门的一位弟子。至于独孤小姐这事,说来凑巧,晚辈在外历练,途中巧遇独孤小姐!当时见独孤小姐,似乎误食了某种灵物,自身体质难以承受。晚辈情急之下,便先行封住她武脉穴道,然后及时送往御兽阁求助。”

    顿了下,林辰又继续解释:“而晚辈终究不是御兽阁弟子,无人引路,情况危急,晚辈只得出此下策,希望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恩!”

    听到林辰的解释,鲁正气势收敛了几分,然后扬掌御动灵力,微微渗透入独孤雪的体内循视,皱眉道:“好强的灵气,难怪她会无法承受。不过也算是幸运,你能够及时封住她的武脉要穴,否则性命难保。”

    “那前辈可有神通救治?”林辰即问。

    “她体内日月积累的药物灵力太强,若我出手救治,风险巨大。唯独云长老出手,才可妙手回春。”鲁正肃然道:“事不宜迟,随我去见云长老。”

    “这个···人我已经送到了,晚辈能不能···”林辰讪讪一笑。

    “你不能走!你是唯一知情者,若是云长老追问其缘由,你必须得给他个合理的解释!”鲁正说道:“你放心,我们御兽阁善恶分明,也懂知恩图报,若你真是小雪的福星,云长老自会赏赐于你!倘若是你刻意诱导小雪误食灵物,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额···”林辰直冒冷汗,关于独孤云的脾气,可是如雷贯耳。

    鲁正不再多言,双手结印,一道异光耀出。

    啾!~

    一声尖鸣,烈焰席空,一足烈焰巨鸟,掠空而出。

    “火烈鸟!”

    林辰立马认了出来,那可是罕见的灵兽,其烈焰天赋神通,随便一口都能让一位高段真武境高手瞬间灰飞烟灭。

    鲁正轻身跃上火烈鸟,道:“上来吧,此处距离御兽阁本部尚有三十里之远,我们必须得尽快赶到御兽阁。”

    “是~”

    林辰抱起独孤雪,惶然跃了上去。

    “嘎嘎!~”

    火烈鸟摆头叫着,表示很不情愿。

    “走!~”

    鲁正喝斥一声,火烈鸟吓得乖乖妥协,扬翼掠去。

    这灵兽果然不同凡响,比起孤鹰,速度快了许多。

    嗖!~~

    劲风凛冽,穿过重重迷雾。

    俯视下去,万兽园深部,群山连亘,奇山兀立,峰峦高耸,山势险峻,苍翠峭拔,云遮雾绕。逶迤绵延,蔚为壮观。

    豁然,陡峭之处,徒现空中楼阁,布局精致,有番古典之美。各种飞禽盘空飞舞,时而掠入云雾,时隐时现,宛若一片仙家福地。

    御兽阁!

    虽然不是定义为宗门,阁中弟子也不像一般宗门那般,弟子广数,但御兽阁的整体实力,却是远胜于碧云门。而御兽阁中的弟子,大多都是家族传承性,因为御兽阁的最初创建者,是由五大名家联盟创建。

    这五大名家,分别是司马世家、独孤世家、鲁家、陆家以及马家。这五家都是以血脉代代相承,以司马世家与独孤世家,底蕴最为深厚。

    而御兽阁,分为内阁与五堂,内阁作为核心,其内阁弟子,都是出尖拔萃,地位极高,得御兽阁重点培养,享誉最好的资源。

    外五堂,也算是外阁,五家分据,分别为战龙堂、玄虎堂、飞鹰堂、铁狼堂以及最后的火蛇堂。而独孤世家,便是坐镇玄虎堂。

    眼见,御兽阁中,只见有建筑群,却不见半分人影。只能说明在御兽阁中,有强大阵法隔绝,外敌难窥虚实。

    “此地便是御兽阁本部,而你并非是御兽阁弟子,护阁阵法会对你有些排斥。但你放心,只要你能抛除杂念,稳守心神,自然能够安然入阵!”鲁正提醒道。

    “是!~”

    林辰应道,盘坐下来,缓缓闭上双眼,固守心神,心无旁骛。

    鲁正双手舞印,御动火烈鸟,尖鸣彻空,于人带兽,化作一道光虹,划破虚空,极速掠去。

    果然!

    在冲入御兽阁的时候,林辰的心神便遭到某种异力冲击,只是有鲁正施法庇护,冲击强度减轻诸多。林辰便死守心神,不起波澜,雷打不动。

    鲁正心下好奇,侧目望了眼林辰,暗暗赞道:“这小子的心性,倒是非同一般,只可惜不是我们御兽阁弟子。”

    忽而!

    恍惚之间,鲁正传音而道:“到了!”

    林辰闻声惊醒,满是好奇的睁开双眼,印入眼帘,一道霸气恢弘的府邸印入眼帘,两足猛虎石像,栩栩如生,怒目而视,威武坐镇,带来一种强烈的心灵震慑感。

    府邸门前,高高挂着一道金色牌匾,木入三分的刻着三个大字——玄虎堂!

    笔势苍劲,龙飞凤舞,大有气吞山河之霸势。

    “好一个玄虎堂!”林辰情不自禁的赞叹。

    “你非御兽阁弟子,在此地不得喧哗!”鲁正沉声道。

    “额,晚辈是情不自禁。”林辰尴尬一笑。

    “静静等候,我已传告云长老。就算你是小雪的恩人,在见到云长老的时候,切记不可无礼!”鲁正正色道。

    “晚辈明白。”林辰回道,这独孤云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谁敢去招惹。

    不时!

    “我的宝贝孙女呢!”一道苍老焦虑的声音响彻而来,不及林辰反应,一道鬼魅残影,瞬息闪掠过来,直接夺过林辰怀中的独孤雪。

    乍见!

    那老者生得老当益壮,鹤发童颜,身穿虎纹黄袍,气息内敛。从林辰手中夺过独孤雪的时候,从头到尾没感觉到任何一丝的气息。

    金丹境强者,非常人理解。

    林辰惊应过来,立马恭敬行礼:“晚辈林辰,见过云长老。”

    可独孤云压根就没理会林辰,双瞳精光闪闪,像是扫描仪般,细致入微的在独孤雪体内扫视着,然后没好气的叹呼道:“我的宝贝孙女啊,你为何要如此贪功冒进啊,这不枉费了爷爷多年的苦心。”

    独孤云备是心疼,转眼盯视着林辰,叱问道:“小子!就是你救了小雪?”

    “晚辈只是举手之劳。”林辰谦虚一笑。

    “那你可知小雪她服用了什么灵物?”独孤云气势汹汹,这哪是对待恩人的对待,感觉就像是在审问罪犯。

    “千···千年黑心莲。”林辰惶然回道。

    “什么!?这千年黑心莲乃是魔教产物,遗迹多年,如何寻来?又为何会服下这株魔物?再而,小雪因为服用千年黑心莲,从而激发了体内暗积的药物灵气,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如何封禁的了小雪武脉穴道!你若是不给个合理的解释,老夫一巴掌拍死你!”独孤云怒气腾腾。

    面对独孤云的质问,林辰郁闷不已,道:“云长老请息怒,晚辈的确没有这能力,且是独孤小姐吉人天相,承得贵人相助,才得以争取救援时机。眼下,独孤小姐情况危急,云长老若心有疑问,不妨等独孤小姐无恙,自会向您解释!”

    这一声,总算减轻了独孤云的怒火,冷哼道:“那你这小子就在这给老夫好好待着,要是敢离开半步,老夫立马折断了你这双腿!”

    “是···”林辰冷汗淋淋。

    独孤云轻哼一声,又对鲁正说道:“有劳鲁长老了,这小子也不必你照看,量他也不敢走!”

    “是!~”鲁正拱手作揖。

    独孤云狠狠瞪了眼林辰,便带着独孤雪,闪掠而去,瞬间没了踪影。

    “呵呵,祝你好运。”鲁正似非似笑,他也是惧怕独孤云的脾气,生怕遭殃,便驾驭火烈鸟,御空离去。

    林辰满是郁闷,自己拼死要活的援救独孤雪,不仅没有得到好脸色对待,甚至还被威胁了,早知道就不管这混事了。

    “真背!”

    林辰暗哼一声,干脆便闭上双眼,静静等待。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

    “兽武盛会临近,我们可不能再输给战龙堂那些嚣张的家伙!”

    “没错,这一次出外历练,可得捕只大家伙回来,挫一挫他们的锐气!”

    “嘿嘿,我战兽可是快要到进化期了,要是运气好夺颗兽晶回来就能进化了!”

    ······

    几位玄虎堂弟子,说说笑笑的走了出来。

    “咦?那家伙是谁?”

    “瞧这身装扮,不像是我们玄虎堂的人啊?”

    “这小子好像没有兽气,难道是我们玄虎堂在外招收的弟子?”

    ······

    那几位弟子满是惊奇,其中一人,细细凝视着林辰,皱眉道:“奇怪,我怎么感觉这小子有点熟悉呢,似乎在哪里见过?”

    “哪里见过?”

    “好像是在上一届隐龙盛会的时候。”

    “隐龙盛会?不会是我们御兽阁挖来的人才吧?”

    “不!不对!天!我可算想起来了!这小子好像是林辰!”

    “林辰?那个武脉被废的垃圾?他不是被碧云门给逐了出来吧?怎么跑到我们御兽阁来了?这不是侮辱我们玄虎堂吗?”

    “过去问问!”

    那几位御兽阁弟子,一听到是林辰,便气焰嚣张的走了过去。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