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了!又巧了!

    这迷宫是有多小啊,这概率也能碰到一起,而且都一窝端进死胡同了。

    “嘿嘿,二位可真巧啊。”林辰满脸笑意的打了声招呼。

    独孤雪反应过来,见到林辰安然无恙,内心是莫名的惊喜,却又冰着脸怒斥道:“好你个林辰!竟敢挡本小姐的道!”

    “可真冤枉啊,我刚也是从外边逃进来呢,你要是想往里边冲的话,那就别想了,绝对死路一条,说来我是在救你啊!”林辰欲哭无泪,道:“不过,看这情况,我们又落入死胡同里面了,也不知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狗血的麻烦?”

    死胡同!

    独孤雪面如死灰,这的确又被封死了。

    “废物!”陆明怒斥一声,正憋着满肚子的闷火无处可泄,一见到林辰的时候,立马将矛头指了过去,愤然道:“就是你这阴险的废物把我们引到了这鬼地方,先前更是害师妹中毒,你现在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

    “天知道会陷进这鬼地方,你们要跟上来,怨得了我?要真要怪的话,怪就怪你师妹一开始就选错了道!”林辰郁闷不已。

    “你···”独孤雪面红耳斥,这刚入古墓前,的确是她选得道。

    “师妹!过这边来!”陆明叫道。

    “呵呵···”独孤雪冷笑,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姿态。

    “额?”

    林辰眉头一皱,看独孤雪与陆明之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甚至感觉独孤雪似乎对陆明很感冒。最重要的是,司徒风这家伙竟然不见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陆明哑然,自己先前所做的无耻恶作,的确是让独孤雪彻底丧失了好感。便将怒火发泄到林辰身上,扬起战刀,面色凶恶的叫道:“废物!你是要自己了结!还是我亲自动手!”

    “呵呵,我的命真有那么好拿吗?”林辰嗤之以鼻,有武尸这个超级王牌在,别说是陆明,就是再加上司徒风联手,也不是林辰的对手。

    “小小气武境,也敢如此张狂,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位碧云门第一天才有多大的本事!”陆明面色骤冷,怒火狂飙,这独孤雪欺负自己就算了,难道连一个气武境还虐待不了吗?

    “那就试试看呗!”林辰不以为然,手中现出赤炎剑,然后激活狂脉,体内战气飙升。毕竟陆明有四转真武境修为,不敢轻视。

    “受死!”

    陆明扯着嗓子怒喝一声,疾驰如电,带着凌冽劲风,狂腾而来。

    咻!~

    战刀掠虹,劈刀断浪之势,直面斩向林辰。

    本来林辰想要躲让的,可感觉陆明释放出来的刀气,竟远比想象中的弱了许多。惊疑之时,挥动赤炎剑,迎锋交刃。

    赤芒!

    锋芒如虹,带着炽烈之气,凌冽剑势,迎着霸道刀锋直击过去。

    “恩!?”

    陆明面色惊愕,就在即将对碰那刹,陆明明显感觉到那凌冽剑气中,竟不合逻辑的爆发出超越气武境层次的强大威力,尤其是在可怕的剑势,摄人心脾。

    不错!

    就是剑势,小小气武境竟然领悟出了剑势。

    “势么?”独孤雪眸光闪亮,大吃一惊。

    铛!~~

    刀剑激碰,锋芒化乱流,漫天凌冽劲气,交织如网般朝着四面震肆开来。

    结果让林辰心惊的是,陆明竟然完全接不住自己这一剑,踉跄着被震退了出去。

    “真武?”陆明错愕不已,满脸困惑的吟道:“不!不对!你的剑气并无真元!这···这根本不合逻辑,你磕了猛药不成?”

    而林辰亦是惊惑不已,还想着全力以赴去对付陆明呢,没想到竟然这么弱,便乐呼呼的笑道:“嘿嘿,我说陆师兄,你就是看不起小弟,可放水也别放得那么夸张啊?”

    噗!~

    独孤雪忍不住笑了,心情好转了许多。

    陆明气得满脸涨红,本来还想拿林辰做出气筒的,也想着能挽回独孤雪对自己的印象,可让他气得吐血的是,这林辰竟然那么难啃。

    “废物!别太嚣张!方才我只是使了二层之力而已!若是我施展全力的话,对付你简直易如反掌!”陆明恼怒至极,他的确只有两层之力。

    “噢。”林辰直接无视,目光转向独孤雪,问道:“敢问独孤小姐,这事你管吗?”

    “他的生死,与我无关!”独孤雪冷冰冰的回道。

    “咦?”林辰惊愕不已,笑眯眯的对陆明说道:“陆师兄,看来你真惹你师妹生气了,那这样的话,咱们也别再客套了。”

    “师妹,你···”陆明语塞,谁叫他之前对独孤雪做了猪狗不如的事呢?没办法,现在只能将这股火发泄在林辰身上了,咬牙切齿道:“真以为我治不了你这废物!”

    “来!~”林辰负剑而立,趾高气扬。

    “混账东西!去死!”陆明暴怒,大步奔雷,力沉势猛,每一步都似乎震动着地面,活生生像是头发怒的雄狮。

    天地霸斩!

    漫天刀气,伴随着凌冽罡风,如同狂风暴之势,朝着林辰凶猛席卷过去,这可是陆明最为得意的招式,无孔不入。

    “华而不实!”林辰冷哼一声,这陆明的招式看似华丽凶猛,铺盖四方,敌人难作遁逃,但这威力比想象中差太多了。

    咻!~

    剑气如虹,闪烁着斑驳刺眼的剑光,宛若雷霆贯空,锋芒毕露,如同飞舟破浪之势,撕破重重罡风刀气,纵横驰聘,所向披靡,神勇无挡。

    破!破!破!~

    剑不可挡,击破重重劲流,直捣黄龙,强势突入,直面对向陆明。

    残阳如血!

    剑光如皓日,斑驳耀眼,暗藏无穷杀机。

    咻!~

    刺光之中,一道凌冽无比的剑气,如同长虹破刃之势,在光斑中撕裂下来,直逼陆明的心口凶狠横切过去。

    陆明只觉胸前一凉,惊惶之下,闪退后移,匆匆提刀护身。

    铿锵!~

    锋芒交对,火星四射,陆明再是不敌,憋不住震出一口血,脚跟摩擦地面连连迫移,整张脸发白无血。惊怒万分,就是再不济也是真武境,可竟然连一个小小气武境都招架不住,他这是恨啊。

    “天才之名,果然实至名归!”独孤雪亦是暗惊不已,心知林辰的确没入真武,却能拥有不输真武的实力。

    更难以置信的是,林辰似乎还显得游刃有余,并未倾尽全力,就算让独孤雪对上林辰,也未定有十足的胜算。

    陆明愤恼至极,望了眼不动声色的独孤雪,叫嚷道:“师妹!这废物没你我想象得如此简单!而且此子包藏祸心,卑鄙无耻,又非同门之人!唯今之计,只有你我联手,才能诛了这东西!”

    见独孤雪无动于衷,陆明又叫道:“师妹!我知道你现在恨我!是我无耻!是我犯浑了!但你想过没有,若是这废物步我后尘的话,你该如何应对?你想过没有?”

    后面这话,倒是让独孤雪神色有些些许的变化,目光不由瞥了眼林辰。可内心细细想来,林辰与秦瑶可是传闻中的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若论美貌的话,独孤雪甚至要略输一筹,应该不至于会侵犯自己。

    林辰则是眉头一皱,淡淡一笑:“陆师兄,你到底对独孤小姐做了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不妨说来听听?”

    “废物!给我闭嘴!”陆明怒斥一声,又苦口婆心的对独孤雪说道:“师妹!人心叵测!这废物行事卑劣,绝非光明磊落之人!我知道是我一时糊涂,对不住你!但只要你愿意与我联手诛了这废物!我定会自刎谢罪!”

    “自刎谢罪?陆师兄这话说得可真重,不过我算是有点明白了。只是想不明白,这世间怎么会有你这种无耻的人渣!”林辰面色一沉,道:“独孤小姐!我知道你我曾经有点误会,但想必你更清楚我的为人!至于这个卑鄙无耻的东西,还是让我代你清理门户吧!”

    “混账!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陆明怒色道。

    “连你师妹都无视你,你觉得你现在是什么东西?哎呀,都一个死人了,我还跟你扯那么多废话作甚!”林辰说着,突然身形一闪,带着凛冽杀机,欺身而至。

    “呃?”

    陆明还没反应过来,一道流虹般的凶凌剑气,已快逼近心口。

    “滚!~”

    陆明怒起一刀,掠斩过去。

    “铛!”得一声!

    电花火石,陆明踉跄步退。

    “哈哈!真是弱爆了!”林辰得意大笑,剑舞如影,酣畅淋漓,漫天如网剑气,延绵不休的对陆明展开猛攻。

    “师妹!~”

    陆明扯着嗓子叫了声,仓皇挥舞着战刀,抵挡着林辰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可状况不济的他,岂是林辰的对手,面对着狂暴不休的剑气,让他有种双拳难敌四脚的无力感。

    反之!

    林辰却是大展手脚,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嘶嘶!~

    一剑又一剑,在陆明身上勾画着,裂出纵纵血口,衣衫羳裂,浑身鲜血淋淋,痛怒万分。

    “师妹!你我始终同门,何须无情!”陆明吼道。

    独孤雪闭眼,冷漠无情,等于是默认了陆明的死刑。

    陆明绝望了,在林辰疯狂剑势哆哆相逼下,一退再退,退到退无可退。

    咻!~

    一剑惊鸣,如同死神的呼啸,直破防线。如毒蛇般森冷剑锋,亲密吻向陆明的喉咙,一剑穿吼而过,鲜血染红了长剑。

    “呃···”

    陆明面孔僵硬,喉咙里卡着难以吐言,整张脸惨白无血,鲜血止不住的从口中涌出,死不瞑目的愤愤瞪着林辰。

    “陆师兄,承让了!”林辰邪邪一笑。

    陆明整张脸紧绷,浑身剧烈抽搐,在极度绝望与愤怒之下,两颗眼珠子直勾勾凸起,转眼便迅速断了生机。

    独孤雪微微望了眼,却依旧冷漠。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