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暗道暴震,一股强劲恐怖的血煞魔能,如同雷霆重锤般,狂暴凶猛的直面冲击向玄冥。

    虽然玄冥有着强悍的血魔战体,也能够吸收血煞魔能,可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血煞魔能。所聚集的攻击威能,足可堪比半仙威能。

    是的!

    玄冥根本没想到,在阵禁外等待他的会是如此可怕的能量攻击,即便是早有防备,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抵抗血煞魔能的爆发冲击。

    “不!我是无敌的!”玄冥怒吼一声,竟然退无可退,只能全力抵抗。

    结果可想而知,就是玄冥拥有强悍的血魔战体,一时间也承受不住如此强大恐怖的血煞魔能暴击。

    顷刻间!

    玄冥形神激震,一阵阵蛮古般的力量狂暴轰击而来,体内如敲锣打鼓般,气血鼓荡。就连一身强硬的皮骨,在强劲血煞魔能的雷霆冲击下,亦是急剧绽裂开来。

    “嚎!~”

    玄冥痛吼一声,难以承载威能冲击,鲜血狂喷,纸鸢似地跌宕翻飞,猛翻筋斗,随波逐流,跌跌撞撞,踉跄冲落回血魔洞。

    同时!

    整片黑魔潭,强烈震动,滚滚狂暴恐怖的血煞魔气,伴随着沸腾般的黑水,一阵阵强烈冲击着封魔剑阵。

    轰轰!~

    延绵激震,整片封魔剑阵结界屏障激烈颤动,甚至呈现出一丝丝的裂纹,一股股强劲可怕的血煞魔气直溢而出。

    “守住!”

    “守住!”

    “纵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黑魔潭,绝不可让任何凶物闯出封魔剑阵!”

    ……

    夏侯天南叫吼,极力释放体内的龙脉战气,稳护着封魔剑阵的防御。

    而镇守在封魔剑阵中的众黑风战士,亦是不留余力的守护着封魔剑阵,苦不堪言。一些耗损巨大的黑风战士,便难以承受,活生生被强劲的威能反冲给震死。

    所幸!

    夏侯天南早有防备,每一个阵点都备有替补,能够及时补位稳住封魔剑阵。

    “好可怕的力量,这不像是有异宝出世吧?黑魔潭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非,黑魔潭下真藏着可怕的凶物?”

    “也不知道涉入黑魔潭中的几位师兄,境况如何?”

    ……

    四周众人,窃窃私语,噤若寒蝉。

    他们该庆幸得是,没有跟着闯入黑魔潭,否则这一波血煞魔气爆发就足以让他们瞬间粉身碎骨。

    而玄冥的血魔战体也确实强悍,硬是承受了如此巨大的爆发攻击,竟然没能直接击垮玄冥,反而有部分的血煞魔能滞留体内所用。

    嘭!~

    乱石狂飞,浑身鲜血淋淋,伤痕累累,狼狈万分的玄冥,猛地破石而出,置身于狂暴混乱之中,疯狂大笑:“哈哈!本少没死!本少终于重生了!本少的血魔战体是无敌的!谁也不能摧毁本少!谁也不能再阻挡本少强势崛起的脚步!”

    “是吗?”

    一道冷不丁的声音响彻而来,就在玄冥满腔热血的时候,突然间被泼了一盆的冷水。

    “呃?!”

    玄冥神情错愕,心生不祥,甚至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咻!~

    残血破空,细若游丝,犀利无极,直线破空,势如劈竹,锐不可当。似乎早就算计好了般,就在玄冥翻身之时,凌厉狠绝的突袭而来。

    没错!

    正是林辰的血魂真体,融合掌控于天武侯的龙尸战体,充聚着强大无比的血魔之力,集于至强一击,直取玄冥的致命要穴。

    哧!~

    残血如虹,犀利之劲,瞬间贯穿玄冥的丹田,寂血锋芒,像是刺破纸皮似的,轻而易举的从血肉中破穿而出。

    “这…”

    玄冥形神僵硬,如遭雷击,感觉全身突然间像是麻痹了般,动弹不得。面色惊滞,张口结舌,惊恐万状,愤恨不甘。

    灵弑!

    正是灵弑!

    玄冥早就领教过灵弑的杀伤力,可以直接威胁到自己的血魔战体,所以玄冥处处都在防备着灵弑的侵犯。

    可这一次!

    玄冥在遭受强大的血煞魔能爆发冲击之时,虽然远不致命,却是身负重创,而且对林辰的突袭也是没有作出防备。

    而林辰的意图很简单,竟然灵弑能够攻破玄冥的血魔战体,只要制造出能够攻破玄冥防线的机会,林辰就能趁机直取玄冥的致命要穴。

    噗嗤!~

    鲜血喷溅,林辰干脆利落,凶残至极的绞裂玄冥的丹田,将丹田内的血魔洞直接挑了出来。

    同时!

    一枚枚血针,再锁住玄冥的浑身要穴,彻底断了玄冥的翻身念头。

    是的!

    血魔丹乃是上古血魔的核心力量,也是上古血魔最致命的弱点,只要被夺取了血魔洞,就会丧失所有的能力。

    这一刻!

    玄冥满脸惊恐,痛苦万状,可以绝望的感觉到,自身体内的气机正止不住的流失。原本自以为强悍无敌的血魔战体,迅速弱化。

    从天堂到地狱,玄冥好似经历了人生的巅峰,又瞬间被打入了谷底,实在无法接受惨败的事实。

    “不…不可能…我…我的血魔战体可是无敌的…你怎么可能攻破得了我的血魔战体…假象…一定是假象…”玄冥痛恨不甘,两眼布满血丝,死死怒视着林辰。

    想要反抗,却是感觉全身像是凝固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呵呵,万物本来就是相生相克,没有永恒的无敌!”林辰冷冷一笑,淡然道:“你自负的以为你的血魔战体是无敌的,可偏偏我手中的利器,却是你的致命克星!”

    “不…我不甘心…我不接受…”玄冥恨恨切齿,怒然道:“若非是你使诈,本少岂会败给你!”

    “兵不厌诈,唯有胜者!”林辰讥屑道:“还有你本该已死,现在让你重生体验了一把,甚至让你手刃了往日的劲敌,你该感到知足了。”

    知足?

    玄冥还没走上人生的巅峰,怎么能知足?

    “你也不是想要得到上古血魔真正的力量吗?放了我,我会帮你得到噬血珠。”玄冥咬牙道,这是他最后唯一求存的筹码。

    “噬血珠?”林辰皱眉。

    “不错,噬血珠乃是尸神教圣物,可以吸摄所有的精血为用!”玄冥强忍着痛苦与怒火,极力蛊惑着林辰:“如果你想要完全拥有真正的上古血魔之力,就必须得借于噬血珠的力量。”

    “听起来好像是个好东西,只不过我不感兴趣而已,而且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我也会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取,就不劳你费心了。”林辰轻笑道。

    “你…”玄冥愤怒至极。

    “请你明白,你是死在鬼王的手里,而我只是帮你解脱而已。”林辰冷瞥了眼,便猛地一掌锁住玄冥的脑门。

    夺魂!

    邪魂侵蚀,夺取玄冥的灵魂记忆。

    而玄冥原本已死,不过是因鬼王被林辰灭杀,印记解除,玄冥的残魂才能趁机觉醒,但也终究改变不了死亡的事实。

    如今!

    血魔战体能力丧失,玄冥的残魂自然也失去了原有的能力,等于是个孤魂野鬼而已,哪里抵挡得了林辰的邪魂侵蚀。

    “不!~”

    “你这狗贼!你会遭到报应的!”

    “我就是变成阴魂厉鬼,也绝不会放过你!”

    ……

    玄冥凄厉惨叫,意识迅速丧失,魔魂记忆直接被林辰强行夺取。

    作为万魔宗的绝顶天才,林辰若是真想要窃取噬血珠的话,还是有必要窃取玄冥的灵魂记忆,这样就能在万魔宗自由行动了。

    旋即!

    夺取了玄冥的魔魂记忆后,林辰便将玄冥留下来的血魔战体给丢入龙魂戒中进行保养。

    毕竟,作为世间最强大的上古血魔,还是有必要进行*研究。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