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那是幻觉吗?这也真实的太可怕了吧?那些血怪到底是什么怪物?竟能逼得正魔两道联手,甚至是不堪一击!”

    “还有这魔方,真是邪的诡异,竟能摄取我的心神,切断我的意识,将我强行带入幻象。若非是我心境还不错,否则就得困入幻境,甚至得被魔化,后果不堪设想。”

    “依我看,应该就是这魔方暗中搞鬼了,不过太邪门了,得好好研究研究才行。”

    ……

    林辰暗捏了把冷汗,可是心有余悸。

    要是自己也像黑虎一样被魔化,还是在南龙阁,估计就是死路一条了。

    毕竟是在黑风城,是绝对不允许有魔族的存在,而林辰本身也是位魔修者,自然是难以遁形。

    虽然只是一时失神,但林辰感觉像是捡回了一条命似的。

    却不知!

    因为林辰的失神与异动,早就被人给盯上了。

    “异宝择主,小兄弟,看来机缘不浅啊。”一道轻和的笑声传来,一位看似衣冠楚楚,长得倒还算是英俊的青年踱步而来。

    看这服饰,应该是来自夏侯世家子弟。

    但以“剑城”的灵魂记忆中,却对此人毫无印象,看来此者在夏侯世家也没有多大的地位与存在感了。

    不过修为倒也不差,拥有一转化龙境。

    而夏侯世家的人,在黑风城都是心高气傲,盛气凌人的,现在却主动跟林辰套近乎,明显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想来真是郁闷,好不容易撤掉“剑城”的身份,避开是非,现在换了另一个身份,竟然又被麻烦给缠上了。

    没办法,林辰也没想到这魔方竟然如此厉害,险些就连自己的心神都得被困在幻象里面了。失神了那么久,怎么会不引人注意呢?

    而且现在林辰的身份非常低调,这位青年自然想要借以身份占林辰的便宜。

    即便明知对方不怀好意,但林辰还是客客气气的问道:“敢问兄台是?”

    “在下乃夏侯杰。”青年微微一笑,贼溜溜的双眼却是一直盯着林辰手中的魔方,又道:“我看小兄弟与我算是有缘,不如就交个朋友如何?”

    “能与杰兄结识,是在下的荣幸。”伸手不打笑脸人,起初林辰也是客气的。

    “客气了。”夏侯杰表里不一,眼珠子可是一直没从林辰手上的魔方移开过,便笑道:“竟然是朋友,那兄弟我也就直白说了。就是在下喜欢研究些古玩,突然觉得兄弟你手上的魔方甚是有趣,不如就让给我如何?当然,你在异宝阁所消费的灵石自然会由我买单。”

    在夏侯杰看来,林辰并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只要不是剑宗弟子,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何况自己已经亮出了夏侯世家的身份,聪明人的话自然会识趣让出异宝,避免是非。

    林辰皱眉,狐狸尾巴这么快就露出来了。

    见到夏侯杰那副虚伪的笑容,林辰觉得甚是恶心,但也不想激化矛盾,便歉意一笑:“杰兄,真不好意思,既然这异宝与我有缘,自然就更不能随意转让了。”

    闻声!

    夏侯杰两行剑眉都没皱到了额头上,没想到林辰竟敢回绝自己,这不是直接打自己的脸吗?”

    “这么小气,可就不像是朋友了。”夏侯杰整张脸阴沉了下来,变脸比翻书还快。

    “那就得看是不是真心的朋友了?”林辰淡淡讽刺。

    “难道你觉得我还不够真诚吗?”夏侯杰的脸色有些难看。

    “真诚是在心里,不是写在脸上的。”林辰淡然道:“如果是真心朋友的话,见朋友承得机缘,你应该祝贺才是,而不是想要贪图朋友的机缘。”

    见林辰不吃这一套,夏侯杰觉得脸面挂不住,也就不再对林辰客气了,冷声道:“小子!本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本少就问你一句,你这魔方是让还是不让?”

    “听杰兄的意思,我要是不让的话,你还能抢不成?”林辰讥屑道。

    抢?

    以夏侯杰的身份,还没大胆到敢在南龙阁闹事。

    “那小子是谁?好端端怎么惹上杰少了?”

    “估计是同时看上一件异宝了吧?”

    “这小子看来也没什么特别的,竟敢在这里得恼杰少,这不是自寻麻烦吗?不就是一件异宝而已,难道还能比自身性命重要?”

    ……

    众人窃窃私语,颇感好奇。

    面对林辰的质问,反倒让夏侯杰骑虎难下,颜面大失,冷凛道:“小子!你应该是第一次来黑风城吧?本少不妨提醒你一句,在黑风城能低调就尽量低调,免得惹祸上身!”

    “惹祸上身?那可真有意思了,南龙阁竟然是对外开放的,现在我寻了件异宝,还得受人威胁?那以后谁还敢来这南龙阁淘宝?”林辰刻意提高语调。

    夏侯杰慌了,冷哼道:“小子!别乱说话!本少只是以真诚的态度跟你结识,是你不给本少的面子!至于你手上的异宝,你能得到它是你的缘分,本少只是一时兴起想要跟你转让而已,可从未威胁过你!你别趁此机会,侮辱本少的人品,诋毁南龙阁的声誉!”

    “你是不是真诚我不知道,那我现在不让可以了吧?”林辰冷瞥了眼。

    “你…”夏侯杰哑口无言。

    南龙阁!

    能够成为天剑域最大的商会中心,对外讲得就是声誉,别说是夏侯杰,就是夏侯燕舞也没有逼人转让异宝的特权。

    所以,夏侯杰自然不敢扰乱南龙阁的秩序。

    一般来说,若是没有身份背景的人,恰好碰上夏侯世家的人,只要是夏侯世家的人开口了,一般都会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偏偏,夏侯杰碰到的可是林辰这块刺头,注定是要吃瘪了。

    “没话说了是吧?那就告辞!”林辰懒得多言,撒身而去。

    “等等!”

    “杰少还有何事?”

    “本少再问你最后一次,愿不愿意转让?”

    “不让!”

    林辰头也不回,跨步离去,气得夏侯杰整张脸都快要抽筋了。

    “可恶!竟然如此嚣张,这么不给本少面子,那本少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咽得下这件异宝!”夏侯杰恨然道,绝对是记仇的主。

    虽然南龙阁有规定,谁也不得破坏南龙阁的规定秩序,更不能损坏南龙阁的声誉。但只是明面上的,可暗地里就不一定了。

    比如像是现在的林辰,他可以成功取走这件异宝,至于能不能走出黑风城,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不!

    林辰刚付费取走魔方,离开南龙阁之后,夏侯杰果然是暗中尾随了过来。

    以林辰的能力,自然可以轻易摆脱夏侯杰。但想着此次前去黑魔潭,强者如云,竞争激烈,正想着换个方便好使的身份。

    正巧,夏侯杰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而且像是夏侯杰这种卑劣小人,林辰也一向是毫无好感。

    “竟然咬着我不放,那我就让你后悔也来不及!”林辰暗哼一声。

    竟然黑魔潭的信息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也成功得到了魔方异宝,自然是没必要再留在黑风城,所以林辰现在是往城外的方向走去。

    而夏侯杰则是暗中尾随,阴霾暗笑:“呵呵,不好好待在城里,竟敢急着跑去城外送死!本少倒要看看,在城外你还敢怎么跟本少嚣张!”

    即后!

    两人一前一后,一明一暗,踏出黑风城。

    而林辰此去的方向,正是南荒魔林。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