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姓巫的女人桀骜不驯,若不用手段制服,只怕不仅无法利用她,解决你我的大祸,还会逼三江盟对我们动手。”

    彭木盯着摧心婆婆的脸色,不紧不慢地说道。

    前不久,摧心婆婆失误之下,击杀了魔门四道中,灭魂道的道主「魔天无法」断苍生的独子,因而惹来灭魂道的江湖追杀。

    这次逃入天府,没成想,断苍生也恰好在此,相遇之下,二人一度被断苍生追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昨日巧合之下,发现断苍生正领着魔门同道与正道激烈大战。

    摧心婆婆遂心生一计,趁乱抓走了巫媛媛,打算利用她来胁迫三江盟的力量,替她阻止断苍生的报复。

    摧心婆婆很清楚,这事光靠胁迫没用,还得巫媛媛的配合,所以纵然掌控着巫媛媛的生死,却也不敢对她太过分,免得误事。

    可是听彭木一说,摧心婆婆又觉得深有道理。

    虽然接触时间短,但她看得出来,巫媛媛绝对是个犟脾气。自己抓了对方,还妄想让对方帮忙说服三江盟助她一臂之力,确实不太可能。

    摧心婆婆看着脸色阴邪的徒弟,嗤笑道:“徒儿,你自小就是个鬼灵精,主意甚多。方才你说要用手段制服巫媛媛,说说看,有什么好手段?”

    彭木笑道:“师傅,人性本贱,我们对巫媛媛以礼相待,只会让她有恃无恐,绝不会对你我心存感激之心。所以徒儿的意思,倒不如反其道行之。”

    摧心婆婆:“如何反其道行之?”

    彭木笑得更邪恶了:“那个女人自恃为天下十美,冰清玉洁,徒儿偏偏就要将她打落尘埃!师傅,你不如就作壁上观吧,让徒儿好好调教她,不出几日,保管让她言听计从。”

    摧心婆婆脸色一变:“不行,此女的身子不能破!一旦将来放她回去,三江盟的人少不了要检查,届时必会惹来三江盟的滔天杀戒,我警告你别乱来!”

    彭木虽然心中不忿,但脸上却笑呵呵道:“师傅,我何时说过要破她身子?只要不做到最后一步,外人如何发现得了。

    那女人既然高傲,就要从根本上打碎她的高傲。

    徒儿有分寸的,事情不做到最后一步,那个女人贪生之下,必定不敢泄露,届时我们就有了要挟她的把柄,岂不是反客为主!”

    摧心婆婆听得呆住,她倒没想过这些,细细思考之下,虽然明知徒弟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但仍不得不承认确有道理。

    可是这样的事,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高高在上如九天仙子的女人来说,未免太残酷了一些。

    当然,摧心婆婆是根本不在乎的,她只在乎最后的结果,遂笑道:“徒儿,就算为师答应了,但只怕你的行为也瞒不过其他人。”

    彭木笑得狠毒,斜了远处的卓沐风等人一眼:“这还不简单,届时杀光就是。”

    摧心婆婆闭目思考,彭木紧张又期待地看着她。

    过了片刻,就听摧心婆婆道:“你的心思我明白,为师若为男子,见到这种女人,怕也会忍不住。好,为师就给你这个机会,务必办得漂亮!”

    彭木听得狂喜,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脸色涨红,****道:“师傅放心,徒儿的手段,保管让巫媛媛服服帖帖。”

    他一刻也不想耽误,站起转身,仿佛一头饥渴难耐的饿狼,一步步走向期待已久的猎物。

    那种眼神,那种笑容,令巫媛媛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身体仿佛被抽干了力气,看向摧心婆婆,发现后者不理不睬,分明是默许了彭木的某些行动。

    远处的其他人不是瞎子,见到这一幕,亦是神情各异。

    男子们脸色数变,不忿中夹杂着焦虑嫉妒。两位女子则是一个怜悯,一个冷笑。

    卓沐风和胡莱却比所有人都急。

    尤其是卓沐风,老巫和华为峰对自己不错,难道他要看着巫媛媛被人羞辱?脑中着急地想着对策。

    正在这时,忽见巫媛媛拔出腰间的秀剑,想也不想,一剑就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因为她的功力被封,摧心婆婆不认为她还有威胁,懒得去管她的兵器,其他人亦然。

    其实彭木已经想到了这疏忽的一点,正打算先除掉对方的兵器,却发生这一幕,当场令他骇然大惊。

    正欲冲出解救,本来对这边置若罔闻的摧心婆婆却更快一步,人影一闪,跨越十数米距离,已先一步击飞了秀剑,剑锋距离巫媛媛的雪白脖颈仅有半寸之遥。

    摧心婆婆怒吼道:“你疯了不成?”

    巫媛媛冷然道:“我没疯!你的徒弟只要敢动我一根汗毛,就算我暂时被制住了,只要我有力气,不是杀他就是自杀。你们休想来要挟我,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不活了!”

    巫大小姐真的是吓坏了,被逼到绝境,彻底豁了出去。当然,也是想到某人曾经以贴身衣物威胁她,吸取了教训,这次先发制人。

    摧心婆婆一张老脸青红交替,没想到对方如此刚烈。

    先前的动作可不是演戏,她确信只要迟上片刻,这位天下闻名的美人必定香消玉殒,那时就完蛋了。

    也正是这样的震慑,导致摧心婆婆不敢再默许彭木的计策,盯着一脸死志的巫媛媛,气得浑身哆嗦:“果然是巫冠廷的女儿,你够狠。”

    转身返回,不忘对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彭木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滚走,别污了巫大小姐的眼睛!”

    “师傅……”

    彭木大叫一声,得而复失的感觉让他的心被掏空一般,打算劝解师傅,说这只是巫媛媛的搏命之举,只要瓦解对方的意志便可以。

    但摧心婆婆根本不再听他的话,断喝道:“收起你的龌龊心思,一旦出了岔子,你我都得死!”

    话说到这份上,彭木也没辙了,又气又怒,盯着巫媛媛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只能转头离开。

    巫媛媛双脚发软,刚才还不觉如何,但现在回想生死一瞬的感觉,浓浓的后怕便浮上心头。

    再让她来一次,也不知是否还有勇气,但总算暂时避开了一劫。

    巫媛媛并没有开心的意思,只要一日不脱离魔爪,便一日不能松懈,她知道不能坐以待毙。

    被人保护的大小姐,历经数次生死磨难,终于开始学会思考,学会靠自己去解决问题。

    其他人也被巫媛媛的举止吓了一跳,面面相觑。

    卓沐风忍不住暗中称赞,没想到这妞还挺有勇气。不过此举也彻底得罪了彭木,对方心怀不甘,必然还会想办法卷土重来。

    无数次的危机,早就让卓沐风形成了一套自救的思维,自从被抓后,他便一直在暗中观察摧心婆婆和彭木,企图找出二人的破绽。

    刚才的一幕,意外让他有些收获,或许能好好利用。

    众人继续在深山老林中前行,遇到了药材,便由彭木去采摘,放入木盒子,然后扔给卓沐风等人背着。

    卓沐风找不到打开木盒子的时机,也没心思去偷药材,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脱身。

    到了晚上,见几个俘虏各自轻声聊天,摧心婆婆和彭木靠在远处的树干上休息,估计心情很糟糕,也没理会几人。

    卓沐风暗暗观察了许久,确定没有问题,立刻附在胡莱耳边,对他嘀咕了几句,又迅速移开。

    胡莱登时张大嘴巴,又连忙闭上,见摧心婆婆和彭木没注意,长出一口气,转头看着卓沐风,脑壳有点生疼。

    都这样了,这位老大还想搞事,还要他当出头鸟?

    卓沐风给他一个眼神,你想自救还是等死,选一个。

    胡莱挑眉,意思是,老大你有把握吗?

    卓沐风直视着胡莱,其实心中没底,但眼神却是泰山笃定。

    被他的气势感染,加上此前数次扭转乾坤,已经让胡莱对卓沐风产生了一种自信。

    想到若不主动出击,等待自己的或许真是死路一条,胡莱咬咬牙,眼神亦变得坚定起来。

    老大,我听你的!

    接收到对方的意思,卓沐风闭上了眼睛,思考着接下来的步骤。

    第二天,一切照旧。

    又到了中午时分,众人在一处山脚下休息的时候,卓沐风站起身,对着彭木赔笑道:“大侠,我想去解个手。”

    彭木看也不看他:“憋着!”

    卓沐风可怜兮兮:“可我快憋不住了,就怕拉在裤子上,会影响前辈和大侠的心情。”

    彭木咔咔握拳,身旁的摧心婆婆并未睁开眼睛,只是淡淡道:“陪他一起去。”

    这几人还有利用价值,再不屑,总不能遏制他们的基本需求。

    闻言,彭木只好不情不愿地站起来,率先走向不远处的转角。

    卓沐风当然只能去对方指定的位置。

    但他的聪明就在于,原先休息时,故意落后几步,恰好是巫媛媛在中心,而他与摧心婆婆师徒成对角。

    所以除非彭木绕远路走过来,否则他都能借势经过巫媛媛身边。

    对方没有脑抽风,当然不会绕远路,果然顺着就近的转角去了。

    卓沐风悄然看了胡莱一眼,迈步走了出去,没走几步,早就已经得到吩咐的胡莱眼珠子一转,立刻翻滚在地,大叫道:“哎呀,疼,我的肚子好疼啊……”

    突如其来的一下,导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巨大的声音掩盖中,卓沐风与巫媛媛相隔两拳,迅速念道:“莫旷城外,玉佩肚兜。”

    之后若无其事地走过。

    本在思考的巫媛媛,先是娇躯一僵,而后猛然间抬起头,看着前方的背影,美眸中浮现出不可思议的惊愕之色。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