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范宁参加了鲸县简短而热烈的开县仪式后,便和鲲州知府赵覃一起前往鲲州。

    临行前,范宁对首任知县罗柠道:“对鲸县而言,存在意义要远远大于它对朝廷的贡献,当然,鲸州有丰富的资源,红松、琥珀木甚至金砂都很丰富,这里的蜂蜜也不错,你们甚至可以酿松子蜂蜜酒,在京城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总之一句话,鲸州冬季漫长,气候寒冷,如果你能做到让百姓安居乐业,那你就是个非常有作为的县令,之前我对吏部说过,鲸州和鲲州,百姓若能安居乐业,那就是县令最好的评价,你明白了吗?”

    罗柠躬身道:“感谢殿下教诲,卑职知道该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县令,一定不会辜负殿下期望,让百姓安居乐业!”

    范宁又和蒙伍等其他送行人员一一挥手告别,这才登上大船,大船启动蒸汽机,发出一声长鸣,跟随着鲲州知府的官船前往鲲州,这次还有两名鲲族人和范宁一起同行,他们真的去遥远的楚国,体验异国的气候和环境。

    蒸汽船很快,一天后便抵达了汉县,现在这里是鲲州府治,有人口一万五千户,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大城。

    鲲州府管辖包括鲲州本岛、秋田城、鲸岛以及外部群岛,目前鲲州总人口五万五千户,约三十万人口,驻军三千人,如果包括鲸县的一千驻军和秋田城的一千驻军,那鲲州府的驻军就达五千人。

    另外还有三万日本劳工常年负责采矿、伐木和采金。

    “鲲州目前还是主要以农业、畜牧业、养殖业和矿业为主,农业是汉县、魏县和唐县,北方的晋县是畜牧养殖,养羊超过五百万只,南面鲲南半岛的齐县主要是伐木和养殖珍珠,还有鲸县,也主要以伐木为主。”

    知府赵覃和范宁同乘一船,一路给他介绍鲲州的情况。

    “现在鲲州每年产小麦四百二十万石,稻米百万石,除了自己留用外,其他二百万石粮食都输往京城,每年还送去五十万只羊、十万头牛、七百万两白银、黄金五十万两,铜两百万斤,硫磺七十万斤,养马是由朝廷直管,具体我们不知情,不过矮种马是我们的,每年从秋田运去京城达三万匹。”

    “秋田那边情况怎么样?”

    “应该还算稳定吧!秋田那边几座大银山,我们和藤原家族合采,按照五三二分配,我们拿五,藤原家族拿三,日本皇室拿二,十五万矿工由他们提供,但十几万矿工的吃住和工钱由我们负责,秋田那边产出的稻米基本上都被矿工耗用了,但我们每年却能从秋田拿回五百万两白银。”

    范宁点点头,“这个协议还算比较公平。”

    “正是因为大家都有利,所以合作很稳定,一两百年都不会有什么变故,不过那时银矿也该枯竭,我们可以把秋田还给日本。”

    范宁又笑问道:“刚才我听你说到齐县,齐县怎么养殖珍珠?”

    “殿下有所不知,鲲南半岛上全部被森林覆盖,只有沿海有很少的平地,所以齐县人口也只比晋县多一点点,但鲲南半岛海域却盛产上等珍珠,我们怕竭泽而渔,所以一方面采珍珠,一方面又人工养殖珍珠。”

    “怎么采,要潜入海底吗?”

    “对!日本有专门的采珠女,我们就募集她们来采。”

    “采珍珠既然是募集采珠女,那齐县的百姓做什么呢?”

    “他们负责人工养殖珍珠,先培养小贝,然后把它们放入浅海中,几年后就能收获珍珠了,然后用砂轮打磨珍珠,然后打孔、镶嵌,齐县的珍珠饰品在京城卖得很火爆,叫做鲲珠,连皇后和太后都有佩戴,当然,太后和皇后佩戴的是最好的天然海珠,我们叫做极品鲲珠,一颗就价值上千贯。”

    说得范宁颇有兴趣了,他问道:“齐县那边有码头吗?”

    “当然有,殿下要去看看吗?”

    范宁点点头,“我们先去齐县!”

    .........

    天气晴朗,船队在海面上劈波斩浪航行,远远一条黑线,正是鲲南半岛。

    这时,海面有几艘五百石的小船,上面插一面黑色旗帜,赵覃指着小船道:“那就是采珠船,每船有十几名采珠女。”

    “我们靠上去看看。”

    赵覃顿时脸露尴尬,支支吾吾道:“殿下,还是上岸再看吧!现在有点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范宁一时不解。

    赵覃满脸尴尬道:“现在采珠女都是赤身,船上没有男子,我们过去不妥。”

    范宁呵呵一笑,“这是她们的风俗?”

    赵覃点点头,“开始我听说时,认为她们有伤风化,但送她们过来的日本官员说,这是她们的风俗,采珠时不能穿衣,但采珠回来后会穿上衣服,所以我特地下令,采珠女下海时,渔船不得去骚扰。”

    “那就不打扰她们了。”

    船队远远从采珠船旁驶过,正好有几名采珠女从海中上船,她们个个皮肤黝黑健美,但确实没有穿衣服,范宁的随从听说有不穿衣服的女子,纷纷从船舱里跑出来看稀奇,只可惜采珠女都躲进了船舱,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们收入如何?”范宁又问道。

    “她们收入和采珠数量有关,海珠对她们来说不值钱,她们要的是粮食和布匹,现在要铜钱,她们在日本时,采上一颗海珠能得一斤米,我们给五斤,所以她们都愿意替我们采珠,能力强的采珠女,一天能挣十贯钱,可惜她们一般活不过三十五岁,所以大部分都终身不婚,挣的钱都是养父母和兄弟,很可怜。”

    范宁点点头,她们这样潜水,肺部都是会出现大问题,说到底她们是用生命来挣钱,日本海边很多穷人家的女儿都会走上这条路。

    他叹了口气道:“如果她们不愿回去,可以留下来,然后要限制采珠年限,不能超过十年,满十年后就让她们去养殖海珠,我们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卑职明白!”

    船队很快到齐县码头,提前得到消息的县令、县丞等一班官员已在码头上等候,众人见了礼,簇拥着范宁向县城内部走去。

    齐县位于鲲南半岛最南面,如果从日本北面来鲲州,第一座县城就是齐县。

    齐县是座人口小县,但县城却不小,城池周长约二十里,有两千户人家,大部分都住在城内,城外则主要以种田和打渔为生。

    县城内街道和房舍都很整齐,基本上是砖木结构房子,每家每户房舍都很大,商业主要集中在城南一带,有座占地约百亩的瓦子,里面酒楼、客栈、商铺、妓馆、茶馆、小吃铺,基本上都有,但规模都不大。

    “鲲州居然出现瓦子了?”范宁打量着瓦子大门笑问道,上面写着‘鲲南瓦子’四个大字。

    “现在各个县都有了,汉县还有两座瓦子,商业很繁华。”

    逛了一圈瓦子,范宁又深入县城,他却发现家家户户都传来‘嗡嗡’之声,蒋县令解释道:“殿下,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加工海珠的作坊,有的是转圆抛光打眼,有的是镶嵌做首饰,县城一半的百姓都是以此为生,剩下的是商业、养殖、伐木、种田、打渔,齐县的产业就这么多。”

    这时,范宁看见街头有一家珍珠加工铺,一名男子正在埋头打磨珍珠,他好奇地走上前,仔细观察男子操作。

    砂轮机是脚踏式,和纺纱机一样,用脚踏来带动轮子飞转,轮子上装有细砂磨石,是一种非常精细的工作,要全神贯注,不能有一点分心。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