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肥啊。

    马克除了用这个来形容之外已经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

    还是那句话。

    千万不要低估罗杰斯队长在超凡世界之中的影响力,在罗杰斯队长身亡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超凡世界中的巫师、魔法师、炼金术师……等一系列超凡巨头纷纷在公开场合感慨,以罗杰斯队长的品格,只要稍稍引导一下不出三十年,超凡世界便会多出一位巨头。

    无他。

    超凡世界在信奉武力的基础上更加敬佩那些品质优良的人士,哪怕他是一位普通人……

    莎朗说完之后,听到意大利皇族几个字眼的爱丽丝抬头皱眉问道:“意大利皇族沃尔图?他们怎么会?”

    吸血鬼意大利皇族的沃尔图一族是恪守着吸血鬼不得暴露这条线的,谁敢越界谁就要死。

    莎朗摇了摇头说道:“不太清楚,后来姑姑去了霍格沃茨回来跟我妈妈赫莉说起过,据说在此之前,沃尔图一族被一名在超凡世界有着人形天灾之称的家伙给袭击狠狠的羞辱而且把他们的圣物给抢走了,姑姑当时就笑了笑之后就否决了沃尔图皇族的邀请了。”

    莎朗话语落下。

    坐在首位上的马克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低下了头。

    一直在听着莎朗说话的爱丽丝等人瞬间将目光丢向了已经有起身迹象的马某人身上。

    众女虽然没有说话,但此时无声却胜似有声。

    马克抬头看去笑了笑道:“都看我干什么?是,沃尔图皇族是我揍的,那块麻布一样的裹婴布也是我拿走的,你们不是早已经知道了吗?”

    爱丽丝表情一阵诡异。

    凯特抿了抿嘴唇看向马克摇头说道:“不,我想爱丽丝他们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有个人形天灾的名头了?话说你不是一直自诩自己是中立混乱阵营的一员吗?人形天灾这名头可不是中立阵营的,这是赤果果的邪恶阵营之中的。”

    马克顿时没好气的回道:“鬼知道这头衔是怎么套到我头上去的,想当年我从东国结束任期飞回来的时候,一帮老帮菜还打算禁止我入境呢。”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我回来了。”

    “就这么简单?”

    “当然。”马克看了一眼听到那群老帮菜名字之后有些大惊小怪的里尔淡淡的说道:“杀就杀不了我,囚禁又囚禁不了,一帮老帮菜觉得自己是自取其辱之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杀和囚禁肯定对马克是没有用的,毕竟当时九妹还在身边,七彩光芒一出,什么巫师禁咒,什么魔法师禁咒,什么禁忌炼金手段?别闹了,体系都不一样怎么能发生碰撞?

    再者说了。

    当时的那群老帮菜也不敢杀了马克,马克如果一死的话,不说别的,那位海洋的女儿绝壁会发疯……

    众女依旧面面相窥。

    马克赶忙朝着莎朗转移话题道:“现在呢,卡特女士有考虑怎么逆转光阴了吗?罗杰斯队长可是回来了,以罗杰斯队长在超凡世界的威望,亲自登门去一趟霍格沃茨,想必那位白胡子会邀请家庭巫师维度和女巫维度的人联手为卡特女士施展禁咒逆转卡特女士的光阴。”

    莎朗眼前一亮。

    这件事情是她之前从未听过的,她原本以为这一次和罗杰斯队长见面之后,为了能和罗杰斯队长弥补他们失去的岁月,卡特姑姑也许会重新考虑意大利皇族的橄榄枝呢。

    听了这么久一直没有说话的罗杰斯队长听到卡特有机会逆转光阴亦是忍不住的问道:“霍格沃茨在哪里?”

    相比较于急促的罗杰斯队长,在超凡世界中待得时间最长的爱丽丝微微皱眉的说道:“由魔法师、巫师、女巫三大巨头联手施展的禁咒?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马克笑道:“你天天在上高中当然不知道了。”

    爱丽丝直接给了马克一个白眼。

    不过话说回来,能一年复一年的上高中这也说明了一件事情,爱丽丝的模样可一直保持在二十年华呢。

    这么一想,爱丽丝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马克随后看向罗杰斯队长说道:“当然有这门禁咒,估计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超凡世界里面有多少面子,如果你过去找那位伦敦白胡子的话,这件事情的成功率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了。”

    这门叫做【逆转岁月】的禁咒还是马克当年在家庭巫师的图书馆里面偶然看到的。

    以前这门法术刚刚创造出来的时候至多算是一高等级法术,远远不是禁咒。

    但还是那句话。

    时代在变化。

    以前这门法术不是禁咒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魔法师、巫师、女巫还没有分家。

    据说。

    只是据说,这门法术的创作者便是魔法师、巫师和女巫一起联手创造出来的,有些经不起推敲的证明表明,创出这门法术的魔法师、巫师和女巫便是他们三家的开山大佬。

    之后因为种种没有记载的事情,三家彻底分开了,准确的来说是一分为二。

    魔法师定居了英伦,至于巫师和女巫则是联手瓜分了西方的其他地方。

    根据马克当时的推测。

    魔法师和巫师还有女巫分道扬镳的原因很容易推测。

    铁定是在创造这门法术的时候,巫师和女巫之间产生了情愫,导致了魔法师质壁分离。

    在之后。

    这门自从创造出来就从未使用过一次的高等法术便被三家不约而同的升级成了禁咒最后束之高阁……

    可怜的魔法师。

    马克在心中为之默哀了三秒。

    有小道消息,传说在这门法术没出世之前,魔法师和女巫是一对的,但在法术出来之后,女巫和巫师走到了一起。

    耶稣基督。

    魔法师的脑袋上岂不是绿油油的一片了?

    不过这也印证了许多事情,为什么当年巫师和女巫满世界被人追杀的时候,身为超凡世界一员的魔法师见死不救而是忙着在英伦建设自己的维度了。

    再次为你默哀,可怜的魔法师先生。

    在之后。

    宴席匆忙的结束了。

    无他。

    罗杰斯此刻的心估计都飞到伦敦那边去了,马克也做了个人情打开了传送门送走了客人们。

    随后。

    马克瞥了一眼被众女护在身后的闺女笑了笑自顾自的朝着后院走去。

    凯特问道:“你干嘛去?”

    马克头也不回的摆摆手道:“喝多了,睡一会。”

    凯特、众女、莱丽丝:“……”

    全本小说网_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好看的全本小说免费阅读网

    http://www.ykhouse.com/